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今生不嫁有钱人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到家了

第四百六十一章 到家了

        走出机舱,李佳楠和李舒几乎同时来了句脏话,没办法,这风也太硬了吧,让这俩刚从羊城归来的游子非常的不适应。

        本来是穿了厚衣服的,结果发现还差一条围巾和一顶棉帽子。

        留下李舒等行李,    李佳楠自己飞快的冲了出去,然后收到了热情且温暖的欢迎。

        是非常的温暖,继母姜女士一见到她就把手里的毛皮围脖递了过去。

        今天的迎接队伍由李向阳带领姜继母跟李建文跟着,上来就嘘寒问暖,李佳楠感动得不行,还是家里好呀,冷是冷了点,    可是亲人在呀,光看着就舒心。

        等到了李舒,    几个人一起出了机场,李建强站在一辆白色面包车前面等着呢。

        见到李佳楠,李建强有些不自在。高兴当然是高兴,可因为之前的事,被唐萧在电话里教训时的话都还记着呢,现在很难坦然面对妹妹。

        李佳楠看到哥哥有些尴尬的姿态,主动上去抱了抱人,然后抱怨道:“你咋不提醒我家里降温了呢?差点没把我冻死!”

        李建强嘿嘿的笑了两声,回答道:“哪年冬天不这样?哪降温了?”

        不等他再说,面包车的门打开了,嫂子林微微探出头来,笑道:“小楠,别装外宾,怕冷还不进来,在外面墨迹啥呢!”

        李佳楠没想到嫂子也跟着来了,嘴里回了句······

        书友们个个都是人才!快来「起%点    读    书」一起讨论吧

        走出机舱,李佳楠和李舒几乎同时来了句脏话,没办法,    这风也太硬了吧,让这俩刚从羊城归来的游子非常的不适应。

        本来是穿了厚衣服的,结果发现还差一条围巾和一顶棉帽子。

        留下李舒等行李,李佳楠自己飞快的冲了出去,然后收到了热情且温暖的欢迎。

        是非常的温暖,继母姜女士一见到她就把手里的毛皮围脖递了过去。

        今天的迎接队伍由李向阳带领姜继母跟李建文跟着,上来就嘘寒问暖,李佳楠感动得不行,还是家里好呀,冷是冷了点,可是亲人在呀,光看着就舒心。

        等到了李舒,几个人一起出了机场,李建强站在一辆白色面包车前面等着呢。

        见到李佳楠,李建强有些不自在。高兴当然是高兴,可因为之前的事,被唐萧在电话里教训时的话都还记着呢,    现在很难坦然面对妹妹。

        李佳楠看到哥哥有些尴尬的姿态,主动上去抱了抱人,    然后抱怨道:“你咋不提醒我家里降温了呢?差点没把我冻死!”

        李建强嘿嘿的笑了两声,回答道:“哪年冬天不这样?哪降温了?”

        不等他再说,面包车的门打开了,嫂子林微微探出头来,笑道:“小楠,别装外宾,怕冷还不进来,在外面墨迹啥呢!”

        李佳楠没想到嫂子也跟着来了,嘴里回了句走出机舱,李佳楠和李舒几乎同时来了句脏话,没办法,这风也太硬了吧,让这俩刚从羊城归来的游子非常的不适应。

        本来是穿了厚衣服的,结果发现还差一条围巾和一顶棉帽子。

        留下李舒等行李,李佳楠自己飞快的冲了出去,然后收到了热情且温暖的欢迎。

        是非常的温暖,继母姜女士一见到她就把手里的毛皮围脖递了过去。

        今天的迎接队伍由李向阳带领姜继母跟李建文跟着,上来就嘘寒问暖,李佳楠感动得不行,还是家里好呀,冷是冷了点,可是亲人在呀,光看着就舒心。

        等到了李舒,几个人一起出了机场,李建强站在一辆白色面包车前面等着呢。

        见到李佳楠,李建强有些不自在。高兴当然是高兴,可因为之前的事,被唐萧在电话里教训时的话都还记着呢,现在很难坦然面对妹妹。

        李佳楠看到哥哥有些尴尬的姿态,主动上去抱了抱人,然后抱怨道:“你咋不提醒我家里降温了呢?差点没把我冻死!”

        李建强嘿嘿的笑了两声,回答道:“哪年冬天不这样?哪降温了?”

        不等他再说,面包车的门打开了,嫂子林微微探出头来,笑道:“小楠,别装外宾,怕冷还不进来,在外面墨迹啥呢!”

        李佳楠没想到嫂子也跟着来了,嘴里回了句走出机舱,李佳楠和李舒几乎同时来了句脏话,没办法,这风也太硬了吧,让这俩刚从羊城归来的游子非常的不适应。

        本来是穿了厚衣服的,结果发现还差一条围巾和一顶棉帽子。

        留下李舒等行李,李佳楠自己飞快的冲了出去,然后收到了热情且温暖的欢迎。

        是非常的温暖,继母姜女士一见到她就把手里的毛皮围脖递了过去。

        今天的迎接队伍由李向阳带领姜继母跟李建文跟着,上来就嘘寒问暖,李佳楠感动得不行,还是家里好呀,冷是冷了点,可是亲人在呀,光看着就舒心。

        等到了李舒,几个人一起出了机场,李建强站在一辆白色面包车前面等着呢。

        见到李佳楠,李建强有些不自在。高兴当然是高兴,可因为之前的事,被唐萧在电话里教训时的话都还记着呢,现在很难坦然面对妹妹。

        李佳楠看到哥哥有些尴尬的姿态,主动上去抱了抱人,然后抱怨道:“你咋不提醒我家里降温了呢?差点没把我冻死!”

        李建强嘿嘿的笑了两声,回答道:“哪年冬天不这样?哪降温了?”

        不等他再说,面包车的门打开了,嫂子林微微探出头来,笑道:“小楠,别装外宾,怕冷还不进来,在外面墨迹啥呢!”

        李佳楠没想到嫂子也跟着来了,嘴里回了句走出机舱,李佳楠和李舒几乎同时来了句脏话,没办法,这风也太硬了吧,让这俩刚从羊城归来的游子非常的不适应。

        本来是穿了厚衣服的,结果发现还差一条围巾和一顶棉帽子。

        留下李舒等行李,李佳楠自己飞快的冲了出去,然后收到了热情且温暖的欢迎。

        是非常的温暖,继母姜女士一见到她就把手里的毛皮围脖递了过去。

        今天的迎接队伍由李向阳带领姜继母跟李建文跟着,上来就嘘寒问暖,李佳楠感动得不行,还是家里好呀,冷是冷了点,可是亲人在呀,光看着就舒心。

        等到了李舒,几个人一起出了机场,李建强站在一辆白色面包车前面等着呢。

        见到李佳楠,李建强有些不自在。高兴当然是高兴,可因为之前的事,被唐萧在电话里教训时的话都还记着呢,现在很难坦然面对妹妹。

        李佳楠看到哥哥有些尴尬的姿态,主动上去抱了抱人,然后抱怨道:“你咋不提醒我家里降温了呢?差点没把我冻死!”

        李建强嘿嘿的笑了两声,回答道:“哪年冬天不这样?哪降温了?”

        不等他再说,面包车的门打开了,嫂子林微微探出头来,笑道:“小楠,别装外宾,怕冷还不进来,在外面墨迹啥呢!”

        李佳楠没想到嫂子也跟着来了,嘴里回了句走出机舱,李佳楠和李舒几乎同时来了句脏话,没办法,这风也太硬了吧,让这俩刚从羊城归来的游子非常的不适应。

        本来是穿了厚衣服的,结果发现还差一条围巾和一顶棉帽子。

        留下李舒等行李,李佳楠自己飞快的冲了出去,然后收到了热情且温暖的欢迎。

        是非常的温暖,继母姜女士一见到她就把手里的毛皮围脖递了过去。

        今天的迎接队伍由李向阳带领姜继母跟李建文跟着,上来就嘘寒问暖,李佳楠感动得不行,还是家里好呀,冷是冷了点,可是亲人在呀,光看着就舒心。

        等到了李舒,几个人一起出了机场,李建强站在一辆白色面包车前面等着呢。

        见到李佳楠,李建强有些不自在。高兴当然是高兴,可因为之前的事,被唐萧在电话里教训时的话都还记着呢,现在很难坦然面对妹妹。

        李佳楠看到哥哥有些尴尬的姿态,主动上去抱了抱人,然后抱怨道:“你咋不提醒我家里降温了呢?差点没把我冻死!”

        李建强嘿嘿的笑了两声,回答道:“哪年冬天不这样?哪降温了?”

        不等他再说,面包车的门打开了,嫂子林微微探出头来,笑道:“小楠,别装外宾,怕冷还不进来,在外面墨迹啥呢!”

        李佳楠没想到嫂子也跟着来了,嘴里回了句走出机舱,李佳楠和李舒几乎同时来了句脏话,没办法,这风也太硬了吧,让这俩刚从羊城归来的游子非常的不适应。

        本来是穿了厚衣服的,结果发现还差一条围巾和一顶棉帽子。

        留下李舒等行李,李佳楠自己飞快的冲了出去,然后收到了热情且温暖的欢迎。

        是非常的温暖,继母姜女士一见到她就把手里的毛皮围脖递了过去。

        今天的迎接队伍由李向阳带领姜继母跟李建文跟着,上来就嘘寒问暖,李佳楠感动得不行,还是家里好呀,冷是冷了点,可是亲人在呀,光看着就舒心。

        等到了李舒,几个人一起出了机场,李建强站在一辆白色面包车前面等着呢。

        见到李佳楠,李建强有些不自在。高兴当然是高兴,可因为之前的事,被唐萧在电话里教训时的话都还记着呢,现在很难坦然面对妹妹。

        李佳楠看到哥哥有些尴尬的姿态,主动上去抱了抱人,然后抱怨道:“你咋不提醒我家里降温了呢?差点没把我冻死!”

        李建强嘿嘿的笑了两声,回答道:“哪年冬天不这样?哪降温了?”

        不等他再说,面包车的门打开了,嫂子林微微探出头来,笑道:“小楠,别装外宾,怕冷还不进来,在外面墨迹啥呢!”

        李佳楠没想到嫂子也跟着来了,嘴里回了句走出机舱,李佳楠和李舒几乎同时来了句脏话,没办法,这风也太硬了吧,让这俩刚从羊城归来的游子非常的不适应。

        本来是穿了厚衣服的,结果发现还差一条围巾和一顶棉帽子。

        留下李舒等行李,李佳楠自己飞快的冲了出去,然后收到了热情且温暖的欢迎。

        是非常的温暖,继母姜女士一见到她就把手里的毛皮围脖递了过去。

        今天的迎接队伍由李向阳带领姜继母跟李建文跟着,上来就嘘寒问暖,李佳楠感动得不行,还是家里好呀,冷是冷了点,可是亲人在呀,光看着就舒心。

        等到了李舒,几个人一起出了机场,李建强站在一辆白色面包车前面等着呢。

        见到李佳楠,李建强有些不自在。高兴当然是高兴,可因为之前的事,被唐萧在电话里教训时的话都还记着呢,现在很难坦然面对妹妹。

        李佳楠看到哥哥有些尴尬的姿态,主动上去抱了抱人,然后抱怨道:“你咋不提醒我家里降温了呢?差点没把我冻死!”

        李建强嘿嘿的笑了两声,回答道:“哪年冬天不这样?哪降温了?”

        不等他再说,面包车的门打开了,嫂子林微微探出头来,笑道:“小楠,别装外宾,怕冷还不进来,在外面墨迹啥呢!”

        李佳楠没想到嫂子也跟着来了,嘴里回了句走出机舱,李佳楠和李舒几乎同时来了句脏话,没办法,这风也太硬了吧,让这俩刚从羊城归来的游子非常的不适应。

        本来是穿了厚衣服的,结果发现还差一条围巾和一顶棉帽子。

        留下李舒等行李,李佳楠自己飞快的冲了出去,然后收到了热情且温暖的欢迎。

        是非常的温暖,继母姜女士一见到她就把手里的毛皮围脖递了过去。

        今天的迎接队伍由李向阳带领姜继母跟李建文跟着,上来就嘘寒问暖,李佳楠感动得不行,还是家里好呀,冷是冷了点,可是亲人在呀,光看着就舒心。

        等到了李舒,几个人一起出了机场,李建强站在一辆白色面包车前面等着呢。

        见到李佳楠,李建强有些不自在。高兴当然是高兴,可因为之前的事,被唐萧在电话里教训时的话都还记着呢,现在很难坦然面对妹妹。

        李佳楠看到哥哥有些尴尬的姿态,主动上去抱了抱人,然后抱怨道:“你咋不提醒我家里降温了呢?差点没把我冻死!”

        李建强嘿嘿的笑了两声,回答道:“哪年冬天不这样?哪降温了?”

        不等他再说,面包车的门打开了,嫂子林微微探出头来,笑道:“小楠,别装外宾,怕冷还不进来,在外面墨迹啥呢!”

        李佳楠没想到嫂子也跟着来了,嘴里回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