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拯救诸天单身汉在线阅读 - 1766【老友重逢】

1766【老友重逢】

        从七月初到八月末,项南一直周转各地,为《笑拳怪招》做宣传。所到之处,都是受到热烈欢迎,在南韩、东瀛等地也不例外。

        而项南精通的多门外语,在他外出宣传的过程中,着实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尤其到了南韩、东瀛两地,    他一口流利的韩语、日语,让那边的观众都非常惊奇。

        他们没想到项南一个外国人,居然能把他们的语言,说得如此流利。这就让他们油然而生一种亲近感、自豪感。宣传的效果,自然就事半功倍了。

        宣传期间,项南还收到了十几部片约。像第一影业机构、罗维影业、思远影业等诸多公司,都向他发出了合作邀请。

        项南考虑之后,接受了思远影业的邀约。

        因为他之前拍得《醉拳》、《蛇形刁手》,其实都是当年思远影业投资、制作的。项南抢了人家的项目,    现在就还人家一个人情。

        思远影业老板吴思源,想请项南拍摄《南北醉拳》,算是《醉拳》续作。

        讲得是苏花子、黄飞鸿师徒创出名头后,激怒了北派的醉螳螂千醉翁,跑来岭南与师徒俩为仇。最终经过一番苦战,师徒终于制服千醉翁,粉碎了他想称霸武林的阴谋。

        项南片酬打了个七折,收了七十万港币后,利用这两个月的宣传期,抽空帮吴思源拍完了这部电影。

        上映之后,票房居然不错,总共拿下四百三十万港币,对得起吴思源付得七十万港币片酬。

        而这部电影之后,更多电影公司希望跟项南合作。

        原因是《南北醉拳》,其实就是《醉拳》的仿作,就这还能拿到四百余万港币。那如果仿拍《蛇形刁手》、《笑拳怪招》,岂不是也能发一笔横财。

        所以项南的片约就更多了。不过,项南不欠那些人的情,    也就没答应他们的要求。只是跟朱牡谈妥,会找时间,帮他完成剩下三部电影的拍摄。

        ……

        九月份,项南继续跟学校请假,随后开始筹备拍摄新片——《败家仔》。

        这部电影是元飚的代表作,当年上映时引发不小轰动。

        它也被誉为是咏春拳的最佳教学片,比《葉问》系列的口碑还要好。项南精通咏春拳,不在舞台上好好展现一把,就未免太可惜了。

        为了拍好《败家仔》,项南也是精益求精。

        单是服装、造型方面,就相当考究。演员一律剃光头,好方便贴辫子。不像《蛇形刁手》、《笑拳怪招》里,明明说是清朝年间,但每个人的发型都非常敷衍。

        而电影一精益求精,成本自然就水涨船高。

        在当时,四五十万港币,就能拍摄一部电影。但如果精益求精的话,怕是四五百万港币,都能够花得轻轻松松。

        好在项南有了《笑拳怪招》的成功打底,所以嘉禾也对他抱有信心,    愿意拿出更多投资,所以《败家仔》的成本最终上到四百万港币。

        在当时而言,算得上是一笔大制作了。

        制作班底,项南还是尽量选熟人。如任世官、林政英、钱月生等人,毕竟之前有过合作,彼此都有了默契。

        实际上,因为动作片危险系数比较高,所以非常考验武师的默契程度。否则一个闪失,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也因此,成名的动作明星,往往都有自己固定的班底。比如成家班、洪家班、刘家班、袁家班等等。

        项南自然也想成立自己的班底,所以他也在借着拍戏,考察和招募适合的人选。

        任世官、林政英、钱月生等人,能演能打,还能做武术指导,在他看来就是很好的招募对象。

        ……

        《败家仔》从九月中期正式开拍。

        十月份,项南请假回了趟内地。

        原来他大哥宁勇结婚,所以不得不回去。

        宁勇今年已经二十八岁,正连级干部,也到了适婚的年龄。

        经由领导介绍之后,他和卫生连的一位医生相亲,恋爱。经过半年的相处,觉得彼此合适,于是决定结婚。

        项南对此自然是举双手欢迎。二十八岁,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该结婚了。

        为了祝贺大哥、大嫂百年好合,永结同心,项南也是送出了一份厚礼,电视、冰箱、洗衣机、录音机等全套家电,把嫂子都乐得不行。

        虽然她看上的是宁勇这个人,但如果有这么多家当,自然就更好了。

        婚礼上,项南还见到了前来参加婚礼的钟跃民、张海洋、袁军等人。

        “跃民哥、海洋哥、袁哥,好久不见了。”项南笑着问候道。

        “小宁伟,你现在行啊。我听说怎么着,你跑香江拍电影去了?”张海洋笑着问道。

        项南点了点头,“是拍了几部电影。”

        “拍得怎么样?”袁军好奇的问道,“拿回来,让咱们看看呐。”

        “就是几部功夫片,胡打烂闹的,卖了几百万港币吧。”项南笑道。

        “嚯~”钟跃民一听,都有些吃惊,“几百万港币?!我们连一年的军费,也没有这么高吧。”

        “那你能分多少钱?我听说这空调、电冰箱、洗衣机,都是你帮着置办得。”张海洋好奇的问道。

        “也就百八十万吧。”项南都少说了一大半了。

        即使如此,依然让哥儿几个一脸震惊。

        他们这些连级干部,一月工资才八十元。项南是百八十万,差了四个数量级呢。

        “小宁伟真的出息了啊!”钟跃民感叹道。

        “了不起,了不起,我早就觉得他不是一般人。你们想想看,哪个十岁的孩子,敢跳出来抓小混蛋儿啊。”张海洋也笑道。

        “是啊,宁伟真的不错,给咱们大院儿露脸。”袁军也笑道。

        ……

        “对了,跃民哥、海洋哥、军哥,你们跟我哥都差不多大,你们什么时候解决人生大事啊?”项南笑着问道。

        “我没考虑过。还没玩够呢,玩够再说吧。”钟跃民一听,笑着摆摆手。

        “你该不会还惦记着秦岭吧?”宁勇疑惑的道。

        秦岭是钟跃民在陕北插队时认识的姑娘,聪明、漂亮,而且活得通透。跟她在一起,钟跃民觉得特别舒服,特别默契。

        只不过,他入伍之后,离开陕北。秦岭也离开了陕北,两人已经快十年没再见面了。

        听他这么说,钟跃民脸上闪过一丝苦涩,没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