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监守自盗

第三章 监守自盗

        …

        贲军之将,亡国之大夫,与为人后者不入,其余皆入。

        韩擎猜测,赵桓真正想给自己这支杂牌军的番号,应该是“贲军”,而不是“奋军”,因为,怎么看,都是代表残兵败将的“贲军”更适合当自己这支打了败仗的军队的番号。

        “可能是不愿意承认他自己失败吧,才把“贲军”换成了“奋军”。”

        不过,无所谓了,奋军也好,贲军也罢,都有激励自己的意思,挺符合自己现在的心境的。

        武义大夫赣州团练使奋军统制肯定不能跟侍卫步军司所属诸班直禁军主官步军都虞候相比,两者单是品级就差着三四品。

        可话又说回来,都这个时候了,那几品官职又有个毛用?金人还能因为你高几品,就不抢你的妻女、财物?

        这个时候,真正有用的是实力。

        你如果有实力,在这样的乱世,不仅能自保,还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只要你的实力够强,你甚至都能当皇帝。

        对此,有着十几年看和写历史小说经历的韩擎,太清楚不过了。

        所以,听内侍匆匆跑过来跟自己说,自己不再是侍卫步军司都虞候了而是武义大夫赣州团练使奋军统制负责统制自己刚刚聚集起来的那三千残兵败将,马上就要进入兵器库的韩擎,二话没说,就“感恩戴德”的领命了。

        送走内侍,韩擎走进了兵器库,随即就被眼前所见的东西给震惊到了!

        放眼望去,仅这一个库中的兵甲,就不下十万套。

        而刚刚带韩擎来的内侍,已经跟韩擎说得清清楚楚,这样的兵器库,大宋共有八个,里面的兵甲全部发放给百姓。

        韩擎眼珠一转,随即就把赵撙叫来,然后小声对他说:“陛下刚才派人传来旨意,让我趁乱藏起两万套兵甲以防不测,你速去找来五十稳妥之人挑出两万最好的兵甲藏到一个稳妥的地方。”

        想了想,韩擎又补充道:“再把能找到的枪头全部打包带走。”

        赵撙听罢,小声问道:“大哥,弓弩、羽箭,陛下要不要?”

        韩擎心想:“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遂道:“要,越多越好。”

        赵撙领命,立即着手去办此事了。

        韩擎拿着鸡毛当令箭,将能找到的车马全都强行征用了。

        你是权贵,不给?

        不好意思,在这个混乱的时期,根本没有权贵,刀枪说得算,更何况韩擎手上还有赵桓的命令。

        关键的关键,此时城内局面非常混乱。

        云骑桥、明达皇后宅、孟昌龄家、神卫营、蓝从熙家、五岳观等地,都被人纵火。

        大火将附近数千间民房全部都烧着了。

        这些火,并不是金兵所放,而是宋军溃兵以及城内不法之徒所放。

        浓烟大火中,百姓们四处奔逃。有的从城东往城西跑,有的从城西往城东跑。路上相遇,皆茫然不知该逃往何处。

        混乱中有不少父子走丢,有不少夫妇走散,甚至还有全家不堪苦难自缢而死者。

        溃兵们乘纷乱之际,恣行劫夺,肆无忌惮。

        有些溃兵甚至披头散发伪装成金人,专门袭击豪宅,不少后族贵戚王公大臣富商巨贾之家都遭到了侵害。

        一些公卿士大夫,为掩盖其身份,不得不换上布袍草衣,混迹于百姓之间;一些出身于贵戚之家的女子,为掩盖其面目,不得不将泥土抹在脸上,衣衫褴褛,类似乞丐。

        也有许多百姓从内城东西角门往外城跑——他们想找机会逃出汴梁城。

        人们扶老携幼往外逃,结果有不少老人和孩子被挤死或踩死。

        后来,在汴河与蔡河两岸,有不少被遗弃的老人和婴幼尸骸堆聚在一起,仿佛修罗场,两河岸边,不断传出哀号之声,令人所不忍闻。

        在这种情况下,韩擎带着数千骄兵悍将只抢些车马,谁敢不给?

        在威逼和强抢下,被韩擎弄来了八百多辆车马。

        不过韩擎并没有把这些车马调给为民众分发武器的将士,而是将这些车马全都调给了赵撙他们,让他们用这些车马尽快运走兵甲、弓弩、羽箭、枪头。

        现在,城里到处都是乱糟糟的,几乎每个人都在抱头乱跑和东躲西藏,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哪还会去管韩擎的小动作?

        结果,还真就被韩擎趁乱偷走了两万套最好的兵甲、不计其数的弓弩和羽箭以及足以武装十万士兵的枪头。

        这还不算,韩擎又假公济私的给自己这三千来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换上了一套最豪华的装备。

        换完装之后,至少从表面上看,自己这三千来人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

        后来,韩擎在发放兵甲的时候,愕然发现,看守粮仓的人竟然全都跑光了,不少民众正在趁乱偷粮。

        韩擎带人赶跑了那些民众,然后分出一千人守卫起粮仓来。

        等给百姓分发完兵器,韩擎更是亲自带人守卫起粮仓来。

        韩擎这么干,当然不是因为韩擎有责任心,而是他准备监守自盗。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宋金进入和谈阶段,汴梁城中的人全都在担心金人会突然冲进城来屠城,根本就没有人顾及到韩擎这里。

        就在这段时间,韩擎一边让赵撙带着那八百多辆车马不停得偷粮仓中的粮食,一边开始整军。

        韩擎整军,与别人不同。

        首先,韩擎不是用这个时代的练兵之法整军,而是用后世的练兵之法训练将士的服从性。

        另外,韩擎将自己这三千来人分成了三部分。

        第一部分,对自己的命令,毫无保留执行的——这部分人其实很少,将将才五百来人。

        第二部分,与金人有血海深仇,对金人恨之入骨,有死志,又不愿意服从韩擎命令的——这部分人更少,连二百都不到。

        第三部分,也就是剩下的一千三百来人——这些人都是积年鋲痞,有的甚至就是汴梁城中的泼皮不久之前才被强征入伍的,他们的特点是顺风浪逆风投,根本就靠不住。

        对于这三部分人,韩擎区别对待。

        第一部分人。

        韩擎用心训练、用心交流、用心呵护。

        具体点就是,韩擎不仅照搬后世我军训练新兵的方法训练他们,还给他们灌输后世我军总结出来的军人思想,每顿都跟他们在一块吃完全相同的饭,每晚都会亲自去给他们查房盖被子,有谁病了,都会去派人“请”郎中过来给他们看病。

        还带着他们运粮、藏粮。

        总之一句话,韩擎把他们当成自己的教导队和心腹来培养和对待。

        第二部分人。

        韩擎并不强迫他们训练,愿意练就练,不愿意练就不练,就是想天天躺在营房中睡觉都没有问题,韩擎完全顺着他们的意,让他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同时,韩擎还对他们推之以恩,不论是对他们自己,还是对他们的亲人,都给于最大程度的关照。

        第三部分人。

        韩擎只是简单的训练了一下他们的服从性,让他们能听得懂最基本的命令,知道集合、跨立、散开、跟着大家走什么的。

        没事的时候,韩擎会跟他们在一块坐一坐,聊聊时事和荤段子什么的。

        他们偶尔溜出去,韩擎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

        后来,韩擎干脆在这些人中挑出一些消息灵通又机灵的,把他们放出去充当自己的耳目。

        几日后,景王赵杞与谢克家离开金营回到城中,他们高举着一面黄旗,旗上写着“两国通和”四个大字,给城中的人带回来了完颜宗翰的承诺:“若城破日,不许杀掠。”

        至此,担心金人会屠城而提心吊胆的人们,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久,终于有人想起了粮食对于此时汴梁城中的人的重要性,他们赶紧把此事禀报给了赵桓。

        赵桓立即派户书梅执礼来查看粮食。

        得知此事之后,韩擎立即集合人马,让他们将那套豪华装备全都穿戴起来列好队迎接梅执礼的视察。

        这里,韩擎耍了一个小花招,他将自己那五百站如松、精气神俱佳的教导队放在最前面,挡住那些只会跨立还站不直的鋲痞,营造出来了一军精锐的假象。

        梅执礼已经很久没看到这么精锐的宋军了,因此他眼前当即就是一亮。

        又听韩擎说:“那日,末将看见有人趁乱抢粮,害怕这上百万石粮食被乱民哄抢一空,或是被大火烧毁,就自发的带人守卫起粮仓来,因这几日城中太过混乱,末将不知该向谁汇报,故而没有及时上报,还望大人恕罪。”

        梅执礼对韩擎的做法大加褒奖,并将此事报告给了赵桓。

        赵桓觉得韩擎很有责任心,手上还有一支三千人的精锐没准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便给韩擎连升七级,让韩擎成为正七品的武功大夫摸到了高级武官的门边。

        不过——

        遗憾的是,赵桓没让韩擎再继续守卫粮仓,而是派户部的人和他的亲卫接管了粮仓,将韩擎和韩擎的三千人马调去拱卫皇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