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章 不世之臣

第九章 不世之臣

        …

        接战之初,韩擎其实是留着手的,十分的力气,只用了两三分,他甚至都没拔出刀来,而是用刀鞘来打那些冲过来的人。

        可韩擎很快就发现,这些残兵败将的眼睛全都是红着的,半点留手的意思都没有,全是欲将韩擎诛杀而后快。

        继承于这个时代的韩擎的记忆告诉韩擎,这种时候,万万不能留情,否则只会害了自己。

        于是,韩擎不再留情,拔出刀来,就是毫不留情的砍杀。

        韩擎的刀,是不是大宋八个兵器库中最好的一柄韩擎不知道,韩擎只知道自己的刀肯定是大宋八个兵器库中最重的一柄——只是单手刀的它,总重量高达九斤六两六钱,比绝大多数的锤锏都重。

        这么重的刀,再加上韩擎力大无穷,往往被他砍中的人,都是一刀两断,非常血腥。

        如此,韩擎连十个人都没砍到,就再也没有人敢靠近自己了。

        而韩擎的亲兵,全都是吃饱了饭来的,面对这些饿得连走路都打晃的残兵败将,他们三个一组,配合默契,出手果断狠辣。

        再加上,亲兵有兵器在手,而残兵败将大多都是赤手空拳。

        往往一二十个残兵败将都不是三个亲兵的对手。

        退一步说,就算被残兵败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倒一两亲兵,很快就又有亲兵主动顶替被打倒的亲兵的位置,继续以三人一组的形势跟残兵败将战斗。

        残兵败将越打越害怕。

        结果,冲上来的残兵败将越来越少——好多残兵败将一看形势不好,便很机灵得退到了远处观望起来。

        不久,韩擎就带着自己的五百亲兵,将敢冲上来的残兵败将全都击杀或是打倒,平定了此次暴动,救出了户部的一众官吏。

        顺便说一句,在这个过程当中,韩擎亲手将之前鼓动残兵败将击杀自己的辛道宗和辛企宗两兄弟给斩杀了,让残兵败将看到了韩擎睚眦必报的一面,震慑住了所有的残兵败将。

        韩擎令亲兵将满营的残兵败将全都绑了起来。

        跑不出这个封闭营地又打不过亲兵的残兵败将,只能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任由韩擎处置了。

        韩擎也不去跟梅执礼请示,直接就处置:“押正以上的军官出列,站到左边去。”

        不少军官听言,垂头丧气的出列,然后走到左边站定。

        当然,也有不少耍小聪明的军官继续躲在人群中。

        让这些耍小聪明的军官偷着乐的是,韩擎竟然没再深究谁还是军官。

        韩擎对那些走出来的军官说:“刚才动手的军官出列,再往左站。”

        一些军官听言,出列,站到了最左边。

        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有不少军官抱有侥幸心理,明明动手了,就是不出列。

        韩擎依旧没有深究。

        韩擎又扭头对那些低级尉勇说:“刚刚没动手的人出列,站到右边去。”

        听见韩擎的命令,呼啦啦得站出去了好几千人,原地只剩下区区的几百人。

        看了看四拨泾渭分明的残兵败将,韩擎又说:“刚才打倒我亲兵的人出列。”

        还别说,真有十几个人勇敢的站了出来。

        等所有人都站定不变了,韩擎才宣布自己的处罚决定:“刚才动手的尉勇,打倒我亲兵的,每人罚十军棍,其余人等每人罚二十军棍。动手的军官,刚才打倒我亲兵的,每人二十军棍,其余人等每人四十军棍。没动手的,处罚翻倍,尉勇每人四十军棍,军官每人八十军棍。”

        韩擎还解释了一下:“犯上作乱是必须要严惩的,不过军人打仗就要打赢,打输了就是罪,故而,打赢了的从轻处罚,打输了的从重处罚。”

        没参与打架的人不干了,问韩擎:“我们又没参战,怎么也要受到处罚,而且比动手的受罚还多?”

        韩擎眼睛一瞪,骂道:“看到自己的袍泽在那里被人打杀,躲到一旁,不上去帮忙,你们还有理了?”

        亲兵对韩擎的命令是不打折扣执行的,韩擎一挥手,他们就分开去行刑了。

        不一会的功夫,营中就哀嚎一片,让人不忍听闻。

        吩咐人将那上百死伤处理好,韩擎才来到梅执礼身边,道:“大人,末将来复命。”

        梅执礼捋着胡须,笑道:“子举(韩擎的字)真猛将也。”

        残兵败将暴乱那一刻,梅执礼的脸都吓白了,他以为韩擎闯下大祸,保举韩擎的他肯定也要受到牵连。

        不想,韩擎只带着区区五百人就轻松镇压了四五千人的暴乱。

        至于死伤了一些残兵败将,那算什么?

        现在最不值钱的就是这些残兵败将的命了,甚至如果有选择,赵桓和一些宋臣都希望这些浪费宝贵粮食还随时都有可能惹出事端的残兵败将死光光了才好。

        所以,韩擎打死打伤一些残兵败将杀鸡儆猴,根本不是坏事,也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韩擎真能收拾这些残兵败将,以解朝廷之优。

        夸赞完韩擎之后,梅执礼又有些不解:“只是有一事,我不甚明了,子举为何要这般处罚他们?”

        韩擎将梅执礼请到一旁,小声说道:“大人,可不是说,金人走了,大宋就无忧了。金人走了,有可能还会再来。另外,还有西夏、吐蕃、大理、李朝、占城,他们也有可能会趁大宋虚弱来侵略大宋。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军队保护,早晚还得被别人欺凌。所以,我希望激发出来这些军人的血性,让他们将来可以保家卫国。”

        梅执礼这才明白韩擎的良苦用心。

        犹豫了一下,韩擎又道:“而且,末将觉得,金人这次怕是没那么容易离开,所以咱们大宋还是要做以防万一的准备的。”

        梅执礼一听,心就是一紧,他压低声音问:“子举是说,金人有可能会毁约?”

        韩擎沉声道:“不可不防矣。”

        梅执礼想了想,觉得金人虽然贪婪,但并不像是要毁约的样子,遂道:“子举过于小心了。”

        韩擎也没争辩,只说:“不是最好。”

        两人沉默了一会,梅执礼才提醒韩擎:“对了,刚才有不少军官没有主动走出来,此事你一定要慎重处理,否则有可能会让人觉得不公,进而再惹出乱子来。”

        “正想跟大人商量此事。”

        韩擎看向那些出列的军官,继续说道:“如今各营的编制都是乱糟糟的,不方便朝廷管制,末将想奏请陛下,按照现有的军官,对他们进行重新整编,以便朝廷控制他们。”

        初时,梅执礼还没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梅执礼就想通了,韩擎这是想将那些躲起来的军官一撸到底,“你不是不肯承认你自己是军官嘛,那你就去当个名副其实的低阶尉勇吧,你还别作别闹,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打碎了牙,你自己咽进肚子里去。”

        想明白这些,梅执礼越发的佩服韩擎:“走一步看三步,做事滴水不漏,真不世之臣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