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收复汴梁城

第三十八章 收复汴梁城

        …

        “金狗,还我全家命来!”

        “轰!”

        “俺叫刘树!”

        “轰!”

        “吾乃大将孙忠翊!”

        “轰!”

        “陛下,黄臣报效皇恩了!”

        “轰!”

        “金狗,纳命来!”

        “轰!”

        “轰!”

        “轰!”

        ……

        没良心炮虽然是攻坚的利器对防御工事能造成极大的破坏,但因为工业水平限制,韩擎让匠人造得没良心炮,其实就是一个大铁桶,与后世我军在抗战时期使用的简易没良心炮(即用汽油桶改造的没良心炮)相比,可能也就是稍微结实点,炸膛率没那么高,其它毛病该有的全都有。

        像,准头低,射程无法控制,等等。

        因此,靠没良心炮攻破那些比较狭小的防御工事,得靠运气。

        另外,还有那种特别坚固的防御工事,没良心炮,也没法攻破。

        这种情况下,就只能由死士带着数量旁大的炸药包冲了。

        成军之初,韩擎就注意招募死士,承诺给他们报仇或是报效皇恩的机会。

        平时,这些死士吃香的喝辣的,韩擎甚至还会派人给他们安排女人,为得就是让他们在关键时刻完成极端的任务。

        当然,也有事到临头变卦不想死的。

        那就对不起了,直接当场格杀勿论。

        不过话又得说回来,大多数死士之所以成为死士,并不是因为他们图韩擎给他们提供的那些酒菜和女人,他们是因为国仇家恨和忠君爱国才成为死士的。

        因此,真到了用他们的时候,大多数死士都是义无反顾的。

        金人被这些死士的气势给震慑到了,关键他们也真是守不住了。

        结果,也不知在谁的带领下,金人纷纷跳下城墙或是从城门逃了出去。

        见此,王德和蒋宣一边安排奋军将士分守各个险要之地严防金人再来夺取城墙、城门,一边组织人手拆除金人修得从城外上城的坡道。

        等最后的南熏门也被收复了之后,王德和蒋宣正好碰到一起。

        王德问蒋宣:“现在什么时辰了,到没到大都督给咱们的一个时辰期限?”

        身中三箭的蒋宣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刀上的血,说:“谁还有精力注意时间,就顾着杀人了。”

        王德一想也是,战斗太激烈了,真没法注意到底过了多长时间。

        王德叫过来一个腿快的亲卫,对他说:“去向大都督报捷,就说咱们南面已经结束战斗了,顺便问问大都督,另外三面需不需要咱们帮忙?”

        亲卫一路快跑来到了韩擎面前:“禀报大都督,我们南面已经结束战斗了,金人被我们打得已经不敢反攻了,我家王都统让我过来问问,另外三面用不用我们帮忙?”

        无独有偶。

        王德的亲卫话音刚落,王胜的亲卫也被韩擎的亲兵带到韩擎面前,他也道:“禀报大都督,我们北面已经打退金人了,金人现在闻风丧胆,根本不敢上前,我家王都统说,我们北面可以抽出两军人马支援另外三面。”

        韩擎听了,笑着对左右说:“好个王夜叉,好个王黑龙,自己碗里的肉吃光了,还想抢别人碗里的肉!”,然后对王德的亲兵和王胜的亲兵说:“去告诉王夜叉和王黑龙,他们全都超时了,如果不能守到午时将功赎罪,两罪并罚,我让他们一个去炊事班做饭、一个去马厩养马!”

        王德的亲兵和王胜的亲兵走后,韩擎对两个传令兵一招手,然后对他们说:“你们去问问何庆彦和陈克礼,王德和王胜想帮他们打这仗,他们用否?”

        传令兵刚走,唐恪和孙傅就联袂而来。

        一见到韩擎,孙傅就迫不及待的问:“大都督,怎么南北两面没动静了?”

        韩擎故作云淡风轻道:“把金狗打下墙了,还需要什么动静?”

        稳重如唐恪,都忍不住道:“这么快就夺回两面城墙了?”

        韩擎道:“都快到寅时了,他们全都超了至少半个时辰,这打得叫什么仗,还是平时训练得不够。”

        对于韩擎装得这个逼,唐恪和孙傅真不知怎么接好了。

        沉默了一会,孙傅问:“那东西两面呢?”

        韩擎道:“何庆彦那里已经冲上城墙了,估计再给他半个时辰,应该就差不多了。”

        “西面嘛……”

        韩擎眉头一皱,道:“陈克礼出师不利,交战之初被金人的铁浮图和拐子马冲乱了军阵,后来虽然成闵率领重甲步兵死战稳住了战线,但他们的攻击节奏被金军打乱了,从平推变成了大乱战,所以他那里恐怕会陷入苦战。”

        孙傅一听,急道:“那怎么办?”

        韩擎道:“我已经派我的亲军已经去支援陈克礼了,料想应该能在天亮前结束战斗。”

        说到这里,韩擎问唐恪和孙傅:“你们来我这里干作甚,赶紧回去休息,明天有你们忙的。”

        唐恪和孙傅不约而同想道:“我的爷啊,你这里打赢了,我们才有得忙,你这里打输了,万一被金人反攻进内城,我们还忙啥?”

        但话不能这么说,唐恪只能说慌道:“我已经睡一觉了,这时候处理政事又太早,就拉孙副史过来看看。”

        孙傅就要实在得多了,他道:“实在是睡不着啊,这一仗太重要了,你要是不让我看到结果,我什么心思都没有。”

        见唐恪和孙傅非要赖在这里不走,韩擎总不能让亲兵把他们拖出去吧?

        没办法,韩擎只能让唐恪和孙傅随便吧。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何庆彦的亲兵兴冲冲的来向韩擎报捷:“大都督,我们收复东墙了。”

        韩擎点点头,道:“去告诉何庆彦,他比王德和王胜晚了近一个时辰,比我规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半时辰,后面的仗,他如果打不好,我让他从尉勇重新干起。”

        唐恪和孙傅可没有韩擎这么严苛,他们一听东墙也收复了,全都喜形于色:“就剩西边了!”

        一直到天亮时,陈克礼才扯着一个金将进入韩擎的帅帐。

        进来后,陈克礼就跪下,道:“末将延误战机,还请大都督重重责罚。”

        见陈克礼都亲自来请罚了,韩擎就知道,肯定西墙也收复了,否则陈克礼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韩擎暗松了一口气,心道:“终于收复汴梁城了!”

        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自己也紧张了,韩擎看向陈克礼带来的金将,问:“你是何人?”

        金将用瘪嘴的汉语桀骜不驯道:“汝父赛里!”

        一听这个金将还敢骂自己,韩擎直接一挥手,道:“把他的牙全都给我拔下来!”

        听见韩擎的命令,立即有人上前给还在不停骂韩擎的完颜宗贤两个大耳光,直接就打掉了他两棵牙,然后拖着他就往下走。

        突然!

        韩擎想起这个赛里是谁了,遂问:“你是盖天大王完颜宗贤?”

        赛里大声道:“是我又如何?”

        韩擎听言,一呲牙,道:“把他给我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