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成者王侯败者寇

第四十章 成者王侯败者寇

        …

        “大难临头?”

        赵桓有些不敢相信他自己的耳朵,“不是大捷嘛,怎么转眼间就变成大难临头了?”

        缓了一会,赵桓请教道:“孩儿不知祸从何来?还请父亲明示。”

        赵佶压下负面情绪,道:“你是不是忘了,汴梁城是在谁手上丢的,又是谁集满城军民的金银财帛奉给金人,还欲献他们的妻女给金人了?”

        “这……”

        赵桓顿时满脸通红!

        但很快赵桓就理直气壮道:“孩儿那也是没有办法的权宜之计,孩儿那时想,先将金人打发走,然后再重整河山报此大仇。”

        “你没有办法,韩擎有办法,你要给金人奉臣民的金银绢帛、献臣民的妻女,韩擎却保住了臣民的金银绢帛和他们的妻女,你试想一下,臣民是拥戴你,还是拥戴韩擎?”赵佶老实不客气地说道。

        “朕乃皇帝,九五之尊,韩擎不过一臣子,焉能跟朕比?”赵桓大声道。

        赵佶悠悠地说道:“别忘了,你这个皇帝已经被金人废掉了。”

        听言,赵桓原本已经升上去的气势,立即就散去了,“是啊,我已经不是皇帝了。”

        “朕之皇位乃继承于父亲您,传自于赵氏先祖,合理合法,岂是金人说废就废的?”

        很快,赵桓就又恢复信心道:“只要朕回到汴梁城,那皇位就还是朕的!”

        赵佶恨铁不成钢道:“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呐,咱们再也回不去汴梁城了!”

        “为什么回不去?”赵桓不解。

        赵佶看着赵桓反问:“金人已经将咱们赵氏废去,若是有朝一日,你能回去继续做皇帝,你会不报此大仇?”

        “我……”

        赵桓已经无数次暗中发誓,倘若他能回去,他一定要效仿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必跟金人报此奇耻大辱。

        从赵桓的神色当中,赵佶就已经看透了赵桓的心思。

        “你能想到之事,金人焉能想不到?”赵佶道。

        赵桓沉默了。

        片刻过后,赵桓一咬牙,道:“那我就不报此仇了,只要金人能让咱们回去,我可以不记恨金人。”

        “你所说的,金人会信吗?”赵佶问。

        “我可以发誓。”赵桓道。

        赵佶越发的后悔将皇位传给赵桓这个愚蠢的儿子了。

        赵佶并不是没有好儿子。

        赵佶的第三子郓王赵楷,跟赵佶一样是个琴棋书画皆有所成的人,他自小聪明伶俐,善画花鸟,他画的花鸟就像是活着的一般。

        几年前,赵楷隐姓埋名去参加科举,一举夺取了进士第一名,文人对他极为推崇。

        赵佶的第五子肃王赵枢,有过目不忘的才能。

        去年,赵枢出使燕云时,他与大臣沈元用一起,被软禁在燕京愍忠寺里。

        闲暇无聊,赵枢和沈元用在寺中游逛,偶然遇到一座唐人碑,有三千多个字。

        沈元用朗诵了一遍。

        赵枢且听且行,似乎漫不经意。

        回到住处后,素以强记闻名的沈元用,想向赵枢夸耀其聪敏,于是取纸默写碑文。

        记不住的地方,沈元用就空缺着,共有十四字空缺。

        写完后,沈元用将碑文交给赵枢。

        赵枢看完,随即取过笔来补足沈元用没记住的十四处地方,又改正了沈元用写错的四五处地方,然后放下笔,改换话题,毫无夸耀之色。

        沈元用骇服。

        赵佶的第六子景王赵杞,自赵佶到金营以来,他每天都陪伴在赵佶身旁,夜不解带,食不食肉,无微不至的照顾赵佶。

        如今,赵杞年纪轻轻的,却已是须发皆白。

        赵佶心想:“我真是昏了心智,才在大好年华将皇位传给儿子,又瞎了眼,将皇位传给这个最愚蠢、最不适合当皇帝的儿子!”

        可事已至此,赵佶也只能是捏着鼻子教导赵桓,毕竟,赵桓才拥有皇帝的身份,别的儿子再好,也代替不了赵桓。

        赵佶整理一下情绪,然后道:“你试想一下,你如果回去继续当皇帝,不报此大仇,你何以号令天下,天下人又会敬服你嘛?到那时,你有可能遵守你发过的誓言吗?我能想到这些,金人又岂能想不到?所以,金人是绝对不会相信你的誓言的。”

        赵桓这才明白个中关键,进而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过了好一会,赵桓才看向赵佶,求助道:“难道我父子真回不去汴梁城了吗?”

        赵佶走到赵桓身前,摸着赵桓的头,说:“痴儿啊,回不去,对咱们赵氏之人来说,才是幸事,咱们赵氏之人若是回去了,那才是真正的大祸临头了啊。”

        赵桓这回是彻底懵了,他不解道:“为何回去了也是大祸临头?”

        赵佶看向汴梁城方向,悠悠地说道:“因为那里已经变天了,不是咱们赵氏说得算了。”

        赵桓明白赵佶的意思,但他还是反驳道:“二百年赵氏,岂是别人说替就替的,肯定有忠于咱们赵氏的臣子,说不准,韩擎就是忠于咱们赵氏的臣子。”

        赵佶看向赵桓,诛心道:“你我亲父子,你尚且怕我抢回我传你的皇位,更何况两方世人?”

        金人第一次南下时,赵佶将皇位匆匆传给赵桓,他自己转身就跑了。

        李纲、种师道等人打退金人之后,已经尝到皇位甜头的赵桓,担心赵佶复辟,便让李纲将赵佶骗回来,然后就将赵佶软禁了起来。

        赵佶过生日,请赵桓过去喝酒想缓解一下父子之间紧张的关系。

        赵桓来后,担心赵桓多疑,赵佶先喝了一口酒以身试毒,然后才将那杯酒双手捧到赵桓面前,可赵桓那都没有喝下那杯酒——匆匆问候了赵佶一声,赵桓转身就走,之后继续软禁赵佶。

        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出了金人第二次南下打破汴梁城一事,赵桓肯定是要将赵佶软禁到死。

        想想,他们亲父子因为皇位都如此,更何况韩擎这个外人?

        赵桓如遭雷击!

        见赵桓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赵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虽说时势造英雄,可那韩擎,能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能从一个中低级的武将爬到城中头领之位,又能压住那么多致力压住武人的文官,可见其必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枭雄。”

        顿了顿,赵佶断言:“跟金人去北方,咱们赵氏之人尚有一命之机,若是回城,韩擎必然要屠咱们赵氏满门。”

        “咝~”

        赵桓还是有些不信道:“他真敢如此?难道就不怕天下人唾弃他吗?”

        看了看门外,赵佶压低声音道:“你莫要忘了,咱们赵氏的江山是怎么来的。”

        赵桓心神巨震:“黄袍加身!夺柴氏孤儿寡母之江山!”

        赵佶很少见的郑重道:“成者王侯败者寇,他韩擎若是能得这天下,肯定有都是人会为他正名,退一步说,就是不正名,那又能如何?世人要得是安居乐业,谁能给他们安居乐业,他们就会支持谁来坐这江山。”

        这回,赵桓完全懂了,他慌张道:“那我父子岂不是没有机会了?”

        “傻儿子,自从你被金人废掉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没有机会了,谁会让你这样的人再当皇帝统治天下,哪个新君又会不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

        赵佶看向北方,心道:“我嘛?就看那个我可能最看走眼了的儿子到底怎么样了。”

        想起赵构,赵佶又有些后悔:“早知今日,我该对他们母子好一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