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坚不受命

第四十五章 坚不受命

        …

        “大都督万岁!”

        听见将士们这山呼海啸一般的齐声呐喊,孙傅等忠于赵宋的人无不变色!

        “万岁”这个词可不是谁都能用的,那可是只有皇帝才能使用的专属代词。

        孙傅等忠于赵宋的人,不是不知道,喊出“大都督万岁”的很多人,可能都不懂“万岁”所代表什么。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最可怕,因为这代表“大都督万岁”是他们的心声,而不是某些人的阴谋。

        孙傅等忠于赵宋的人希望韩擎出言制止将士们的呐喊,哪怕这只是掩耳盗铃。

        然而——

        韩擎让孙傅等忠于赵宋的人失望了!

        虽说在听到将士们山呼“大都督万岁”时,韩擎脸上并没有异色,但韩擎也没有去刻意去阻止,甚至等将士们喊完,韩擎都没有提及此事,而是直接吩咐医护人员立即去救治伤兵、吩咐民兵去为战死的将士收尸、吩咐轮换的部队尽快换、吩咐民兵宰杀几匹伤马为将士们熬制肉汤、吩咐民兵尽快给将士烧热水泡脚。

        见同样在雨夹雪中站了一夜的韩擎,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只为将士们张罗个不停,将士们无不感动不已。

        唐恪走过来劝道:“大都督,今金人也退去了,您也下城墙休息一会吧,您要是病倒了,这满城军民可就失去主心骨了。”

        张叔夜和王琼也过来劝道:“大都督放心,我等肯定会照顾好将士们,您就放心下去休息吧。”

        韩擎本想说:“我没事,这点雪水病不着我。”

        可刚说出一个“我”字,韩擎就发现,自己身后的不少官员都已经打晃了,几个年老体弱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一般。

        这些文官也都是人才,真要是病倒了几个,万一再死上几个,那也是不小的损失。

        所以,话到嘴边,韩擎又咽了回去,然后改口道:“那都下城吧。”

        言毕,韩擎率先走下城墙。

        一众官员见状,如蒙大赦,纷纷跟在韩擎身后下了城墙。

        自这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在城墙上装大爷了,不论是谁,上了城墙以后,都肯定要与将士们同吃同住。

        真要是有谁想要自持身份搞特殊化,不用别人,那些文官都会骂得他从城墙上跳下去。

        守城氛围如此之好,将士们无不称赞大都督与将士们同甘共苦,韩擎的声望再创新高。

        ……

        金军自攻城以来,重点一直放在城东南一带,因为这一带城墙比较低矮,防御设施比较薄弱。

        金人一直持续不断地在用木柴、泥土等杂物,填埋护龙河,以至河南岸已被他们堆成土山,他们逐渐向河北岸蚕食。

        其中,有两座城楼最接近护龙河,因此情况一直很危急——一是惟字号城楼,一是乃字号城楼。

        金军常常给火梯、云梯、鹅车、编桥装上大轮,用皮革包裹起来,推至城下,企图从惟字号城楼和乃字号城楼登城。

        不过——

        在姚平仲、折彦质等人组织下,宋军将士用狼筅来防御或是用撞杆来防御。

        狼筅枝叶茂盛又长,刺出便可挡住全身,令金人的兵器刺不到自己,故而可以壮使用者之胆。

        在攻击时,韩擎给每枝狼筅后面配两个盾牌兵、两个长枪兵、几个拿短兵器的将士,让他们组城鸳鸯阵,能很有效的杀敌。

        而所谓撞杆,就是一根长可数丈的大木杆,头上包裹着铁或者铁钩,用来撞击或钩住火梯、云梯和编桥。

        自金军攻城以来,宋军在惟字号城楼和乃字号城楼,先后用撞杆击毁金军火梯、云梯、鹅车、编桥等数十座。

        关键,宋军将士配备了一定数量的轰天雷,一旦形势危险,他们就扔出轰天雷,肯定能扭转局势。

        金人一连攻了十几天之后,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不可能强攻下由韩擎统治的汴梁城。

        不仅金人看出了这一点,汴梁城中的军民也对守住由韩擎统治的汴梁城越来越信心满满。

        这一日,三二百金骑突然打着白旗来到城下。

        就在城中之人以为金人是来和谈的之时,突然有两个人被金人放下了战马。

        那两个人犹豫着裹足不前。

        最终,在金人的马刀的威胁下,那两个人才不得不走上前。

        姚友仲拿起望远镜一看,就是一惊,他连忙将一个心腹叫来,然后在他耳边说道:“快去告诉大都督,金人将皇上和太上皇押到城下了。”

        很快,有金人大声喊道:“城下乃你家皇帝和太上皇,他们有话对你们说。”

        一直以来,金人都没有祭出赵佶、赵桓这对法宝,原因有二:

        第一个,金人已经废掉赵佶、赵桓,甚至已经废掉赵宋了,他们不想打自己的脸,再承认赵佶、赵桓的身份。

        第二个,金人心知肚明,除非汴梁城中的人全都傻掉了,否则,是绝不可能听被废掉了的赵佶和赵桓的命令开城投降的。

        可韩擎统治的汴梁城实在是太难打了,金人这些天已经死伤了一万多人,仍是一丁点破城的迹象都看不到。

        万般无奈,完颜宗翰才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将赵佶和赵桓弄来试试,看看他们能不能叫开汴梁城的城门。

        在金人的逼迫下,赵桓满脸臊红道:“韩擎并非朕所封之大都督,他无权号令你等,亟开城门,朕有大事要入城宣布。”

        折彦质深吸了一口气,道:“大敌当前,为满城三百万军民计,请陛下和太上皇恕我等不能打开城门,我等定当坚守如初。”

        姚友仲则拔出宝剑,道:“国君应保国爱民,臣民应忠君守义。现京城军民以大宋国为重,宁死而不作金鬼。可陛下和太上皇竟如此弃子民于不顾,何颜见天下臣民?京城军民坚不受命,以死固守!”

        赵桓认出来了说话的二人是姚友仲和折彦质。

        姚友仲出身于将门,三世忠孝,声满华夏。

        自守御汴梁城到汴梁外城被金人攻破,姚友仲夙夜勤劳、食息不暇。

        在诸将中,姚友仲应该是最无负于赵宋的。

        那时,姚友仲往来于东、南两壁进行策应,直到汴梁外城失守,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姚友仲付出的苦劳都是最大的,他立下的功绩也是最大的。

        折家世代为大宋王朝镇守西北府州,在守边御敌的斗争中,折氏父子兄弟前仆后继,大多男子都不能活过四十岁。

        而折彦质本人,在听闻金人南下了之后,在第一时间率领府州兵勤王,与金人数次血战,虽然最后丢了黄河,但那是多种原因造成的,与他的忠心无关。

        这样的两个人都不听赵桓的命令了,还数落他们父子,让赵桓既失落,又羞愧不已!

        赵佶同样也是尴尬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