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你们也配坐这天下

第五十章 你们也配坐这天下

        …

        现如今,在名义上,韩擎已经不是汴梁城的最高领导人了,最高领导人是赵谌这个十岁的孩子。

        这时候,难免有些人会糊涂,不知道该站在哪边,或者以为韩擎真和赵宋是一边的。

        那怎么办?

        能怎么办,释放明显的信号,让别人看清楚形势,然后选择站队呗。

        所以,刚立了赵谌,韩擎就在此刻当着满城军民的面对赵佶、赵桓说:“汝妻子我养之,勿虑也!”

        “汝妻子我养之,勿虑也!”这话其实是曹操杀粮官王垕时说的。

        但世人多认为,“汝妻子我养之,勿虑也!”这话是曹操对那些被他夺了妻子的人说的。

        比如:

        何进的儿媳尹氏。

        她和前夫有一个儿子何晏。

        尹氏和何晏被曹操接管了。

        还有吕布手下大将秦宜禄的妻子杜氏。

        她和前夫有个儿子秦朗。

        曹操也接管了杜氏和秦朗。

        也就是说,“汝妻子我养之,勿虑也!”这本是奸雄在做事心狠手辣之余还有那么一丝丝人情味的话,被当成了霸占别人妻子的宣言,使其人尽皆知。

        而在这个场合,韩擎对赵佶和赵桓说了这话,那么就好像是在对赵佶和赵桓说:“你们放心的待在金营吧,你们的妻子我韩擎接管了。”

        已经没有比这更大逆不道的话了。

        韩擎这摆明了是在告诉在场的所有人,老赵家的江山我接管了,老赵家的妻女我也接管了。

        韩擎的心迹表露无疑。

        那有人可能会问:韩擎既然不想藏着自己的野心,那立赵谌干什么?立赵谌还有意义吗?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立赵谌很有政治意义。

        曹操拥立刘协,难道没有人知道曹操是欲夺取天下的枭雄吗?

        当然有人知道,甚至人尽皆知。

        可曹操还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在短时间内迅速壮大起来,要不是曹操在赤壁之战中败给了孙刘联军,曹魏早就一统天下了。

        所以说,暴露自己的野心与立赵谌为帝并不冲突,两者都是为壮大韩擎的实力服务的。

        这么说吧,韩擎在立了赵谌之后,这么快就释放出了自己有问鼎天下野心的信号,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一、坚定那些拥护自己的人的信心,不让他们误会自己,然后改换门庭。

        二、逼那些中立的人站队。

        三、拉那些还忠于赵宋的人过来。

        有人可能会担心,韩擎这么做,不会有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

        现在汴梁城内的军民能离得开韩擎吗?

        答案显而易见。

        离开了韩擎,汴梁城中的军民立即就会分崩离析,进而可能不仅要像之前一样被金人拿着屠刀勒索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有可能被已经被激怒了的金人屠城。

        在这种情况下,韩擎暴露自己的野心,是最恰当也是最安全的——换一个时期,肯定会有很多人口诛笔伐韩擎,甚至打着什么“清君侧”或是“匡扶宋氏”之名直接领兵诛杀韩擎,而现在,谁敢漏出这个念头,哪怕只是说韩擎个“不”字,不想再被金人勒索、屠城的满城军民非得把那人生吃了不可。

        所以,韩擎如果不趁现在这个好机会尽可能的壮大自己为将来逐鹿天下做准备,那韩擎也太傻了。

        除了给汴梁城中的军民释放明显的信号以外,韩擎这其实也是在告诉金人:“以后别再拿老赵家的人来烦我了,他们已经没用了。”,同时在告诉老赵家的人:“你们不要再舔着脸给我下旨了,我肯定不会听你们的旨意行事的。”

        赵佶、赵桓没想到,韩擎不仅抗他们的皇命,还如此明目张胆的要接收他们老赵家的江山及接手他们的妻女。

        “乱臣贼子!”

        泥人尚有三分土性,赵桓可以忍受金人任意欺辱,但却不能忍受昔日臣子的背叛和侮辱。

        看着冲自己咆哮的赵桓,韩擎放下赵谌,掷地有声道:

        “一个,骄奢淫逸,好大喜功,惹出祸端后,只思退位逃跑。

        另一个,愚蠢胆小,治理国家如同儿戏,胡虏前来,只知对无辜军民掠脂斡肉,以祖宗之财、无辜妻女贡献胡虏苟活性命。

        你们也配坐这天下?”

        韩擎毫不留情的揭短,让赵佶和赵桓又羞又耻的同时,也让赵佶和赵桓哑口无言——事实如何,现在已有公断,甚至可以对他们父子盖棺定论了。再者,他们到底因何落到今天这般地步,他们自己心里难道还真没点逼数吗?

        韩擎不再看赵佶和赵桓这两个自此已经可以彻底退出历史舞台的无关轻重的小人物,而是看向刚刚赶来的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朗声道:

        “粘罕、斡鲁不,不要再耍这孩童一般的懦夫手段,汴梁城就在这里,你们大可亲率大军来攻,看我韩擎与汴梁城的三百万军民能否守得住!”

        完颜宗翰打马上前,道:“韩擎,你身为统帅,不能与国存亡,却窃据孤城,僭称大号,若不降附,将有后悔!”

        完颜宗望也打马上前,道:“韩擎,你占据孤城负隅顽抗,岂有出路?我主有令,凡是归顺之人,都可以给官做,凡是不归顺之人,必举大兵讨伐,你千万不要执迷不悟,心存侥幸!”

        韩擎冷冷一笑,道:“手下败将,也敢大言不惭?”

        完颜宗翰眼一眯,道:“如此说来,汝是准备负偶顽抗到底了?”

        韩擎微微一笑,道:“也不尽然。”

        完颜宗望眼睛一亮,问道:“你欲如何?”

        韩擎道:“听闻你二人弓马娴熟、武艺高强,我以一敌二,我三人就在这城前一战,你二人诛杀我,汴梁城群龙无首,任尔等攻取,我诛杀了你二人,尔等群狗无头,到时候我亲率大军杀出城去,定叫你们这些金狗全都有来无回。”

        韩擎挑衅道:“就是不知你二人有没有胆与我一战?”

        韩擎话音一落,刘彦宗就赶紧劝道:“二位元帅切不可中他激将之计!”

        萧庆也道:“我听闻,这韩擎力能扛鼎,骁勇善战,经历大小上百战,击杀过上千人,本身却连小伤都未曾受过,与他比斗,实属不智,二位元帅万万不可上当!”

        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年轻时的确是骁勇善战的悍将,可他们如今已经年近半百,早就过了武将的巅峰期,更可况他们早已不亲自上战场多年了,而且二人(尤其是完颜宗望)因为沉迷于女色身体也不太好,怎么可能是刚近二十岁的悍将韩擎的对手?

        不论是完颜宗翰,还是完颜宗望,都不是冲动无智之人。

        所以,虽然明知不应战多少会有损士气,但完颜宗翰还是不上当道:“休呈口舌之快,来日战场相见。”

        言毕,完颜宗翰便打马回去了。

        完颜宗望等人紧随其后,也都打马回去了。

        赵佶和赵桓倒是不想回去,可由不得他们,两个魁梧的金兵打马上前,一人提起一个放在马鞍上,就将他们带走了……

        趴在马背上的赵佶和赵桓还没走远,就听见城墙上的将士们大喊:“大王威武!大王万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