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说几句。

说几句。

        …

        首先谢谢之前打赏我的朋友。

        谢谢“书友20201026000401068”、“书友151009174222574”、“时雨依然”、“星辰雨辰”、“半夜别起床”、“当朝庸人”、“书友20200923170253477”、“书友20170717034909536”、“书友150809132709688”、“风岚之殇-1”、“楚慕羽”、“dsbghost”、“彡彡三”、“里里599”等道友大力支持。

        跟几位道友解释一下。

        我不是没看到诸位道友的大力支持,相反,我每天都会看几十遍后台,您几位的打赏,我都在第一时间看到了。

        只是我想看看,在冷处理的状态下,这书有一个什么样的成绩,有多少人打赏,有多少投票,有多少人追读,这样以便我对这本书能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这才没有在第一时间感谢你们。

        这里我首先对几位大力支持我的道友说声抱歉,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了。

        ……

        第二件,说一说我那本切了的娱乐文吧,也就是《我真是混娱乐圈的》。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太愿意面对这个问题。

        因为切书真是实非我本人的意愿。

        那本书,我从准备,到放弃,一共花了三个月近一百天时间。

        它一共给我带来了两千多一点的稿费。

        跟大家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去除我自己用小号给自己打赏的钱,我还得赔钱。

        那书往下继续写,一个月多说也就能赚两三千块钱左右。

        最近起点又改稿费规矩了,均订不够500的,连全勤都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那书一个月可能连两千都赚不到。

        我真是有一大家子人要养,孩子刚上小学,她自己一个月都得花三五千。

        我真抗不住了,才切的那本书。

        我知道,那书成绩之所以不好,是因为被和谐怕了的我为避免被和谐而将人物名改得太过面目全非了,使其流失了大量的读者,这是我的问题,是我那时太自信也太想当然了,我总结,我检讨,我吸取教训。

        这里我不想多解释什么了。

        如果非要我说,那我只能说:一本书太监,每一个盗版读者都不是无辜的,那书哪怕再多两三百个人订阅,我也不会选择切。

        ……

        第三件,说点大家不知道的事吧。

        我之所以切了那本娱乐文,原因之一就是我以为我找到了一条赚钱的路。

        那时,有几个读者,看我混了六七年,还那么逼惨,就跟我说:“大鸟,你去写包月吧,以你的名气和文笔,一个月最少能赚两三万。”

        那几个读者骗我了吗?

        没有。

        我建了群,三四天时间,就有五六百人加我,等着看我写书,不少人都先给我钱,有人还一次性的就给我好几个月的钱,甚至有人直接发大包给我。

        从他们的期待中,从当时来人的速度当中,我预计,我要是真写,一个月两三万,应该是有很大可能的。

        可问题是,那书我写不了。

        我原以为包月文可能就是比主站尺度稍大一点。

        正好,我一直受这所困,无法全力去写我想写的东西。

        于是,我满怀期待的去准备,去写作。

        可我错了。

        那边的读者想看的跟我想写的差很多。

        说实话,他们想看的,我能写,我估计拥有多年写作经验的我应该能比大部分写那样书的作者写得好。

        可问题是,我不敢触犯法律,我害怕,我进去几年后,家破人亡,关键影响到孩子的未来。

        而且,我多少还有点文人的小清高,我以我的职业自豪,我不想因为生活所迫就一丁点底线都不要了。

        最后,已经穷凶极恶的我,还是顶住了金钱的诱惑,没有真的走出那一步。

        我把钱全都退了,跟那些支持我的人说对不起,我辜负他们了,然后我默默的开了这本新书——《挟天下》。

        跟大家说这些,我不是想标榜我自己什么,可能如果不是查到了三到十年,进去了有可能会影响孩子的前途,我就真走出那一步了。

        我现在只想好好写一本书,一本不用赚太多只要别让我再活得像条狗的书就行——我希望这本书能稍稍给我点尊严,不用在外面,在外面我可以不要脸,我不需要炫耀,我也不是为得到别人的夸赞而活着的,但在家里,在孩子面前,我希望我能像一个正常的男人、正常的父亲,不会再出现孩子跟我要什么我都满足不了的情况,甚至连孩子的学费都交不起。

        我对写书这个行业有热情,有期待,我是真心喜欢写书这个行业,从入行开始的这七年时间里,我笔耕不缀,一直在写,一直满怀期待,哪怕这个行业一遍又一遍的辜负我,虐我千百遍,我也真是待它如初恋。

        我从不后悔入写书这行,我只后悔在我还没有写出点名堂的情况下就娶妻生子背负上了我不可以推脱的责任,误人误己。

        七年不起,可能有人会觉得我没有天赋,应该换一个行业,不能再在这棵歪脖树上吊死了。

        但我不这么认为。

        首先,我已经快四十了,不论去哪个行业,都得从头开始跟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同起步、一同竞争,关键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赚到养家的钱。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我不相信我如此热爱并一直为之努力的行业会一直辜负我。

        人都只有一辈子,短短的几十年,别人的,怎么样,我不知道,我的,肯定会一直放在写作这个行业上,不论它未来如何,也不论我活得如何卑微,生命不息,我肯定写作不止。

        这是我的执着,也是我的信仰。

        这也就算是我的誓言吧,留贴为证。

        PS:

        写这段的时候,我中途去洗手间偷偷哭了一会。

        我不敢哭出声来,屋子太小,我怕,我哭出声来,别人会听见。

        我也想要点脸,尤其是在孩子面前,我不想让孩子觉得他的爸爸是个废物。

        ……

        最后,说一说我扒开我自己的伤口给大家看看的原因。

        作者是离不开读者的支持的,不,应该说,只有有读者有大量的读者支持,作者才能好好写书,才能不用去面对那些作者极不愿意面对的选择。

        我这书,这周是最后一周新书期了,我想冲一冲榜,获得好一点的成绩,然后拿到好一些的推荐,既为了改变一下我苦难的生活、改变一下我在家里低微的家庭地位,也为了能全心全意的写这本书。

        故而,求喜欢这本书的您在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多给我打赏点,多给我投点票,尽量追读这本书,以上这三个指标,关系到新书的成绩,关系到新书能否杀出重围,能否最终诞生。

        所以,我跪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