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入洞房

第六十二章 入洞房

        …

        该谈的,在城门口就谈明白了。

        该搞清楚的,在城门口就搞清楚了。

        关键,城上吊着的那些人是真拖不起。

        故而,高庆裔直接一抱拳,道:“如此,我等这就回去报于我家二位元帅,请他二人定夺。”

        宇文虚中一伸手,道:“请。”

        高庆裔也不废话,直截了当道:“我们走。”

        说罢,高庆裔转身就走。

        萧庆见状,立即就跟了上去。

        其他金人见状,也都跟了上去。

        原地只剩下张邦昌和孙觌踌躇不知该如何是好。

        宇文虚中见了,给了张邦昌和孙觌一个台阶,道:“张相公、孙舍人准备拜见大王?”

        宇文虚中此言一出,正准备离开的高庆裔等人立即就停下脚步。

        高庆裔道:“宇文御史如此,有失风度吧?”

        宇文虚中迎着高衣裔的目光,道:“张相公、孙舍人可是你大金之臣?”

        孙觌反应非常快,他立马道:“我和张相公皆宋臣,从未改换过门庭。”

        宇文虚中冲高庆裔微笑道:“张相公、孙舍人乃我宋臣,去拜见我家大王,有何问题?高大使难道想阻止?”

        守卫宣化门的折彦文,听见宇文虚中之言,很配合得一挥手,数百宋兵立即抽刀挺枪。

        高庆裔这次过来,也不是随便带的人——他带人来的目的,是想从中调和,促成议和,自然要带顺从大金的宋臣,不可能带李若水那样的硬骨头。

        而张邦昌是他们选得傀儡皇帝,肯定不是一个性格强势的人。

        至于孙觌,他可是替赵桓起草降表之人,他写的降表,言辞极尽华丽献媚。

        高庆裔本以为这样的两个人在关键时刻能帮他们大金说说话,使他们大金可以体面得撤离宋境。

        不想,张邦昌和孙觌竟然临战逃跑。

        “果然,这样的墙头草在关键时刻是靠不住的。”

        高庆裔深深的看了张邦昌和孙觌一眼,然后带着萧庆等人离开了。

        待高庆裔一行走远,张邦昌才有些担心道:“我二人如此,会不会给陛下和太上皇带来麻烦。”

        孙觌纠正张邦昌道:“是太上皇和无上皇,相公错矣。”

        见孙觌立即就靠过来了,宇文虚中暗中摇摇头。

        不过——

        宇文虚中也没有鄙视张邦昌和孙觌——形势至此,又有几人真有舍身成仁的气节?

        随宇文虚中和秦桧进入汴梁城后,张邦昌和孙觌立即就发现,曾经繁花似锦的汴梁城已经不再了,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甚至可以说是满面疮痍。

        可再仔细看看,张邦昌和孙觌又发现,现在的汴梁城虽然不再华美,但却有另一种韵味,顽强不息,踌躇满志,坚定不移。

        在张邦昌和孙觌看到城中人的神色之后,越发的觉得如此。

        不久,张邦昌和孙觌就随着宇文虚中和秦桧来到了韩擎的行营。

        在这里,张邦昌和孙觌看到了唐恪等很多熟悉的面孔。

        这突然一见面,张邦昌还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跟唐恪他们打招呼了。

        当初,因为金人要一个亲王和宰相去议和,赵桓耍了个心眼将张邦昌临时升为太宰,派张邦昌和赵构去金营商量议和之事。

        后来,赵桓任用了不少宰相,可大多都是以少宰之名担任宰相之实。

        如此一来,从名义上来说,张邦昌可是在场之人中身份最高的,尤其是在赵谌登基后没有重新升赏群臣的情况下。

        可张邦昌这个太宰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如今又一朝天子一朝臣,你让唐恪他们怎么承认张邦昌太宰的身份?

        还好——

        张邦昌很有觉悟,他主动冲唐恪一拜,道:“拜见唐相公。”,然后又冲其他人拜道:“拜见诸位相公。”

        见张邦昌挺懂事的,唐恪也代表众人还礼,道:“见过张相公。”

        孙觌随后也跟大家打了招呼。

        草草的与张邦昌和孙觌相见过后,唐恪便向宇文虚中和秦桧问起,高庆裔等金使来使的经过。

        宇文虚中和秦桧一一告之后,孙觌找了机会补充道:“金人这次可能是来议和的。”

        让孙觌很意外的是,众人听完,全然没有他之前所想的激动和兴奋,最多也就是有几人惋惜不已!

        其实——

        不是没有人觉得,重创了金人之后,他们该跟金人议和,结束这场战争。

        可这些人的建议却被韩擎给否决了,韩擎问这些想议和的人:“汝等觉得,金狗会提出甚么样的议和条件?而甚么样的议和条件又是我等所能接受的?”

        这些人异地处之,认为金人是不可能将他们已经吃下的河北、河东还给大宋的,已经被金人当成东西两府的燕云十六州就更不可能还给大宋了。

        而在他们看来,燕云十六州给金人也就给金人了,毕竟那是从大辽收复的,大不了就当白忙活了十几年,可河东、河北却万万不能给金人,那里可是中国固有的疆土,生活得全都是汉人,并且那里还有重要的战略价值。

        如此一来,大宋王朝和大金王朝就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了,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不经历战争打出一个最终结果,是绝解决不了的。

        韩擎又问:“还有,金狗屠戮我数城汉人百姓,勒索我汉人无数金银财帛,又抢掠我汉人女子,这些又该如何算?如何解决?”

        那些希望议和的人,顿时哑口无言。

        金人两次以大军南犯时,不但蹂践了河东、河北地区,覆灭了赵宋政权,还涂炭了开封及其附近州县,他们纵兵四出抄掠:东及沂、密,西至曹、濮、兖、郓,南至陈、蔡、汝、颖,皆被其害,他们杀人如麻,臭闻数百里,淮泗之间,荡然如洗。

        这样的血海深仇,除非是窝囊到家了,否则怎么可能不报?

        见无人说话,韩擎总结:“如今双方已结下生死大仇,拥有不可调和之矛盾,我等若是轻易放金狗离开,待秋高马肥,金狗定然卷土重来再来我中国抢掠,如此,自然要趁金狗势弱,痛打落水狗,使其轻易不敢南下。”

        道理讲不过韩擎。

        关键,在很多事上韩擎也不跟别人讲道理——韩擎认准的事,向来是独裁。

        没有办法,他们只能放弃议和,全力备战,争取打出一个韩擎能同意的停战条件来。

        见议和没有得到众人的回应,本想借机表现一下他自己的孙觌,立即就意识到议和在此时的汴梁中完全没有市场,他赶紧闭口不再提议和的事了。

        张邦昌和孙觌是宇文虚中带回来的,他觉得他有义务带张邦昌和孙觌拜见韩擎。

        因此,见韩擎似乎没在行营,宇文虚中便问身旁的胡舜陟:“大王去哪了?”

        胡舜陟看向内城方向,道:“被我等请回去入洞房了。”

        ……

        ……

        PS:求推荐,求打赏,求收藏、求推广,新书需要支持,麻烦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