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第六十七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

        “将他们运粮的车给我扣下。”

        听韩擎说要扣车,唐恪有些犹豫道:“这……是为何?”

        韩擎反问:“你说为何?”

        唐恪苦着脸说:“大王可是不想金人撤走?还准备跟金人决战?”

        这不难猜测,韩擎先是扣下金人的民夫,现在又要扣下金人的车子,目的肯定是不让金人带着他们抢掠和勒索的金银财帛撤走,既然不让金人撤走,那自然就是还想跟金人打了。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韩擎掷地有声道。

        韩擎已经下定决心了,唐恪还能再说什么,说了也改变不了独裁的韩擎,还是竭尽全力往韩擎规划的方向努力吧。

        唐恪不再说这个话题,而是又道:“张太宰和孙舍人从金营回来了,他们说想拜见大王,现在他二人就在殿外,不知大王可有时间一见?”

        韩擎问:“他二人可有事要禀报?”

        迟疑了一下,唐恪道:“他二人可能是带来了太上皇甚么话。”

        说完,唐恪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韩擎的神色——他很怕韩擎会大发雷霆,毕竟,韩擎已经明确表示过了自己不会再鸟赵佶和赵桓了。

        让唐恪欣慰的是,韩擎根本没有情绪波动,而是在想了想之后,道:“叫他二人进来。”

        唐恪既然将张邦昌和孙觌领来了,自然就是希望韩擎能见一见张邦昌和孙觌。

        这倒不是说唐恪心向赵氏,而是唐恪判断,张邦昌和孙觌带回来的消息,没准会对他们这个政权有益。

        唐恪清楚,韩擎肯定是看出来了他的意思,才选择接见张邦昌和孙觌的。

        “在刚刚取得了一场可以奠定胜负的关键大捷的情况下,摄政王还能有如此敏锐的判断,并从谏如流听我之劝,关键并未因此事有可能涉及到赵氏而恼羞成怒,实属难得。”

        “霸道些没甚么,怕就怕刚愎自负,那样就危险了,还好,摄政王只是霸道,不是刚愎自负。”

        “……”

        唐恪带着对韩擎的满意去将张邦昌和孙觌叫了进来。

        唐恪没有跟张邦昌和孙觌返回来,而是直接就去处理扣车一事了。

        唐恪如此,

        一来,是因为韩擎交代的事,他必须要不打折扣的完成。

        二来嘛,有些事不该他听的,他绝不能乱听。

        ……

        唐恪出去不久,张邦昌和孙觌就猫着腰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进来后,张邦昌和孙觌不约而同的跪拜道:“罪臣张邦昌/孙觌叩见大王。”

        让张邦昌没想到的是,孙觌又补充了一句:“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被张觌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张邦昌有些尴尬了,他张了张嘴,想学孙觌也喊一句“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可话到嘴边了,张邦昌却怎么也喊不出口——他终究是比孙觌有些底线的。

        可张邦昌又实在是没有胆子触怒韩擎,他只能将屁股撅得比孙觌更高,希望韩擎能看出来他不是反逆只是做不到孙觌这么彻底。

        韩擎看了看屁股撅得高高的孙觌,又看了看屁股撅得更高的张邦昌,道:“你二人在金营受苦了,起来罢。”

        张邦昌和孙觌听言,恭恭敬敬的站了起来。

        虽然韩擎没有提他所犯之罪,但心虚的孙觌,起身后,立即又拜道:“启禀大王,非是下臣愿意替太上皇写降表,实是他人皆不愿意写,怕背此骂名,太上皇悲愤交加,怨大臣不与国分忧,下臣才挺身而出,下臣初稿只是请和称藩而已,但金人不喜,太上皇说‘事已至此,当卑辞尽礼,勿计空言,朕欲亟归。’,下官才与吴承旨、何少宰共同起草了最终降表。”

        起草降表的事,是孙觌最大的政治污点,他很怕这个巨大的政治污点会影响他的仕途,所以他赶紧先解释一下。

        孙觌有政治污点,张邦昌又何尝没有政治污点?

        见孙觌打开了这个话题,张邦昌紧随其后道:“金人欲立邦昌,邦昌文不能像大王般提笔安天下,武不能像大王般上马定乾坤,又与国无大功,岂敢窥视大位,故抵死不从,望大王明鉴!”

        说罢,张邦昌就一拜在地。

        看了提心吊胆的张邦昌和孙觌一会,韩擎展颜一笑,道:“你二人不在城中,不知我已恕所有人之罪,故你二人不必为往事担忧,往事已矣,今后多多尽力便是。”

        张邦昌和孙觌皆是极会察言观色之人,哪能不明白,韩擎的意思是,现在改朝换代了,你们在大宋王朝的那点黑历史,在我这不是个事,只要你们好好干,一切好说。

        听了韩擎此言,张邦昌和孙觌在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对未来期待起来!

        孙觌迟疑了一下,拜道:“禀报大王,下臣有机密之事要禀报。”

        张邦昌一听,也连忙拜道:“启奏大王,臣也有机密之事禀报。”

        机密之事,那肯定就是不能说给第三个人听的事了。

        韩擎深知,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

        因此,韩擎没让张邦昌和孙觌对着彼此讲出他们的秘密,而是令张邦昌先下去,让孙觌先说他有什么机密之事禀报?

        张邦昌下去后,孙觌“噗通”一声跪下,道:“下臣来前,无上皇和太上皇分别找到下臣,让下臣为他二人带话。”

        说完,孙觌就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像是在等候韩擎发落一般。

        韩擎沉默了一会,才道:“他二人让你带何话?”

        孙觌连忙道:“无上皇说,他素慕山林,谢事罢政之后,只管教门公事,他之罪固不可逃责,但赵氏祖宗无罪,欲借先祖福德,乞东南一郡,以享祖宗血食,不胜大愿之至。”

        “赵佶这是希望我救下赵氏之人,然后在东南划一个郡给他赵氏当国中之国啊。”韩擎心道。

        孙觌又道:“太上皇则让下臣给大王带话,他只乞一道观,别无他求。”

        孙觌其实没有说全,赵桓的意思是,看在他曾经大力提拔韩擎对韩擎有知遇之恩下,求韩擎把他救回来,然后赐给他一个道观,让他了此残生。

        可孙觌怕惹怒韩擎,才削减了一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