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宗大元帅

第七十五章 宗大元帅

        …

        踏白军护送折彦质、姚友仲、张所等人冲出金人的包围圈后,张所一行人就与折彦质等人辞别,然后几经打探,前往南华。

        宗泽上次大败了之后,又回到了开德府,舔舐伤口。

        在这期间,宗泽将逃回开德府的溃兵收集起来,又招募了一些民兵,再度拉起了一支七八千人的队伍,然后率兵抵达南华,一边继续扩军、一边寻求南下救援东京之机。

        也是在这期间,宗泽再次给赵构上奏,请赵构发兵去救援东京,宗泽在信上说:“汴梁乃国都,是非去解救不可的。”

        可汪伯彦却以为:“十万金军包围汴梁城,大元帅府只有一些七拼八凑的军队,如何能考虑去解东京之围?”

        汪伯彦又说:“且汴梁城如今为叛臣韩擎所占,个中曲折还无法判断,怎能轻易率兵前去救援?若为虎作伥,悔之晚矣。”

        赵构在表面上不得不同意宗泽的主张,实际上他却不敢担负起救援东京的责任。

        于是,赵构决定由宗泽率领大元帅府新编五军直趋开德府(事实上就是把宗泽排除出大元帅府以外去了),他自己则带领梁扬祖为首的那支劲旅,躲到了东平府去。

        最近,赵构的心意慢慢暴露出来,他连着给宗泽写了好几封私信:要求宗泽“审观形势,料度彼已”;“如未得利便,不宜妄动,上误国计”;“仍宜持重,明远斥堠,不得先以兵马挑弄,自启败盟之衅”。

        说穿了,赵构就是不想解救汴梁城,不仅他自己不想解救,他还不让宗泽等想解救之人解救。

        宗泽手中兵微将寡,又逢新败,实在无力独自再战,进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耀武扬威。

        倔强的宗泽,别提有多憋气又窝火了。

        就在这个当口,张所找了过来。

        也是巧了,最先碰到张所的人正是宗泽手下的修武郎岳飞。

        当岳飞听说,张所一行人是朝廷派来的,他赶紧就去报告宗泽。

        宗泽得报,立即率领手下文武官吏出来迎接张所一行人。

        一见面,张所就直接道:“宗泽接旨。”

        宗泽赶紧拜道:“臣等接旨。”

        张所展开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康王赵构奉命筹措勤王兵,六月不至一兵一卒,仅拥大兵以自卫,以至二帝深陷金营,大宋蒙羞,今罢免其兵马大元帅之职,由宗泽接任,许宗泽辟官行事,并从便宜,七品以下文武官员,可先任命,再行上报。”

        念完圣旨,张所将尚方宝剑和一百道空白告身交给宗泽,道:“此乃摄政王赐给大元帅的尚方宝剑和空白告身。”

        听了张所所言,宗泽身边的很多人都大喜!

        你道为何?

        宗泽身边的很多人原本只是乡绅豪勇,他们散尽家财招募乡勇响应宗泽的号召,所为者,官也。

        可一来,赵构所封之官跟朝廷所封之官根本不能相比。

        二来,因为宗泽不受赵构待见,以至于投效宗泽之人想得封赏实在是太难了。

        如今好了,宗泽代替赵构担任兵马大元帅了,朝廷还给了宗泽一百个空白告身,关键上线给到了正七品,关键的关键还不限文武,他们这些人的春天终于来了!

        只有宗泽犹豫不决!

        一方面,一直致力报国又始终受赵构等人掣肘的宗泽,真的很渴望韩擎给他的权力。

        可另一方面,宗泽又听出了这个命令是那个他不熟悉的摄政王韩擎所下,并非皇帝赵桓所下,关键宗泽摸不准韩擎到底是什么意思,“赐我尚方宝剑,难道是让我诛杀康王?”

        见宗泽迟迟不接旨谢恩,宗泽身边的不少人忍不住催促起宗泽来:“大元帅,快接旨谢恩啊!”

        宗泽犹豫再三,然后给张所使了个眼色,之后独自一人走向远处。

        张所与宗泽是旧时,两人私交还很不错。

        而且,张所也知道宗泽心中的顾虑。

        因此,张所拿着圣旨、尚方宝剑、空白告身追上了宗泽。

        宗泽开门见山道:“朝中到底如何了,摄政王又如何?”

        宗泽问得含糊不清,正如他此刻的心情一般。

        虽说宗泽问得不清不楚,但张所还是听明白了宗泽心中的疑虑。

        张所看向东京方向,悠悠地说道:“一言难尽啊。”

        随后,张所便将汴梁外城是怎么丢的,金人是怎么占外城勒索汴梁城中的军民的,赵桓是怎么应对的,韩擎是怎么暗中发展的,韩擎是怎么带领城中军民打退金人的,他们如何立赵谌为帝、请韩擎担任摄政王的,韩擎又是怎么大败金人从金人那里反勒索回来粮马的,一一详细跟宗泽说了。

        听到赵桓信任郭京他们那些骗子以至丢掉汴梁外城、金人贪婪无耻的勒索汴梁城中的军民,宗泽捶足顿胸!

        又听到,韩擎如何力挽狂澜打退金人,还将金人的头制成京观,用金人俘虏反勒索金人,宗泽大赞:“摄政王真英雄也!”

        张所道:“万幸城中出了摄政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大元帅所有不知,那时金人欲让城中军民以女人抵债,且还要强占皇氏、宗氏、皇亲国戚之女,如被其得逞,我汉人成千古笑话耳。”

        宗泽听了,也是感慨万千!

        犹豫了一下,宗泽看向张所,郑重的问道:“招抚如实相告,摄政王可有不臣之心?”

        张所迎着宗泽的目光道:“摄政王中国英雄也,且欲必绝金患佑护中国之民,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大元帅又何必执着摄政王之志?”

        宗泽如醍醐灌顶,随即拜道:“宗泽愿领旨谢恩。”

        张所听言,将圣旨、尚方宝剑、空白告身全都交给宗泽。

        宗泽接过,问:“摄政王可是要我聚兵勤王?”

        不想,张所却摇摇头,道:“摄政王言,他必败金狗,命我等集两河军民阻金狗归路,让其有来无回。”

        宗泽诧异道:“摄政王欲出城与金狗决战?”

        “正是。”

        张所又道:“摄政王言,若不令金狗一大创,使失利去,中原何保,四夷何服?故而必须败之。”

        宗泽一击手掌,道:“此正理也。”

        宗泽想了想,道:“若是在摄政王与金狗决战之时,我能率大军策应摄政王大军,必能重创金狗。”

        随后,宗泽又有些惋惜道:“然我部仅七千人马,又多步卒,金狗仅分三二千骑兵,就令我部不得上前。”

        张所听了,笑道:“大元帅无兵,大元帅府有兵也。”

        宗泽一听,摸向怀中的尚方宝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