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牛嚼牡丹

第九十七章 牛嚼牡丹

        …

        赵佶生性轻浮,除了爱好花木竹石、鸟兽虫鱼、钏鼎书画、神仙道教外,还嗜好女色。

        赵佶的后宫中妃嫔如云,数量惊人,史书记载有“三千粉黛,八百烟娇”,连宫女、采女、歌女都算上,赵佶所拥有的美女在其巅峰时期,超过一万,直逼两万。

        但与这些百媚千娇的妃嫔日夜缠绵朝夕相拥日久之后,再美味的佳肴吃多了也会腻烦,再绮丽的景致眼熟了也不再新奇。

        用赵佶的诗来说就是:“选饭朝来不喜餐,御厨空费八珍盘。人间有味俱尝遍,只许江梅一点酸。”

        甜酸爽口的杨梅当然会解御厨八珍之腻。

        而赵佶的人间女色“一点酸”就是名满京师的青楼歌伎李师师。

        韩擎对史上第一名妓也是心生向往,故而,得知方芳香将李师师和赵元奴请来了,韩擎立即让方芳香将李师师和赵元奴带了过来。

        铅华淡伫新妆束,好风韵,天然异俗。彼此知名,虽然初见,情分先熟。

        炉烟淡淡云屏曲,睡半醒,生香透玉。赖得相逢,若还虚度、生世不足。

        韩擎终于知道,赵佶为什么会对她的妃嫔说:“假如从你们嫔妃当中挑出一百人,把钗环首饰卸下来,换上素妆,让她同样打扮,混在一起,任何人都能一眼认出她与你们的不同,她那种气韵风采,不是仅仅能从面貌和身段上的美去体会的。”

        若说漂亮婀娜,李师师真就未必会胜过她左边的那个妇人,那个妇人真是人间绝色,美丽不可方物。

        但即便美丽如那个妇人,在李师师面前也是暂时沦为了绿叶。

        李师师和赵元奴来到韩擎近前,齐齐一拜,道:“妾身李师师/赵元奴拜见大王。”

        韩擎肆无忌惮的打量了李师师和赵元奴一会,尤其是前者,然后才道:“来我这里坐。”

        韩擎见李师师和赵元奴所为何事,李师师和赵元奴心知肚明。

        作为迎来送往的青楼歌伎,虽然曾经拥有过很高的身份,但卖笑的本事是李师师和赵元奴从小练就的。

        而且,韩擎不知道的是,作为拯救汴梁城的大英雄,作为将她们从金人虎口里救下来的大英雄,李师师和赵元奴是心甘情愿来伺候韩擎的。

        因此,见韩擎叫她二人过来坐,李师师和赵元奴大大方方的就坐到了韩擎一左一右。

        坐下后,赵元奴便主动为韩擎倒了一杯水酒,然后端起来敬向韩擎,道:“我与姐姐自十二年前灯会琴瑟和鸣之后,就再未联手演奏过了,大王请满饮一杯,然后我与姐姐为大王合奏一曲。”

        韩擎所不知道的是,

        那一年,熙河经略使刘法率步骑十五万出湟州,秦凤经略使刘仲武率步兵五万出会州,童贯率中军驻兰州,策应两路大军。

        结果,刘仲武至清水河筑城,留兵屯守。刘法在古骨龙与夏军展开激战,斩敌首三千级,大获全胜。西夏的嚣张气焰被北宋王朝彻底打了下去。被党项占了上百年的西夏,终于有望收复了。

        那是徽宗一朝的巅峰时期,也可以说是大宋王朝的巅峰时期,进而那次灯会成了大宋王朝最盛大的一次灯会。

        在那次盛会上,李师师和赵元奴联手演艺了一曲《凤求凰》,成为天籁之音,赵元奴也因为那一曲一跃和李师师并列为花魁,成为一时佳话。

        那次盛会过后不久,李师师变被赵佶看上了,然后赵佶为李师师居住的小楼题名“醉杏楼”,李师师的一切使用物件全都用黄缎子盖上——一代名妓就这么被赵佶给封印了。

        虽说这让李师师的名气更胜从前,慕名来拜访李师师的人也越来越多,出手也越来越大方,可皇帝的女子又有哪个吃了熊心豹胆真敢碰,不要命了?

        再者说,李师师那样的身份,除了赵佶以外,已经没有人配听她弹琴了。

        而赵元奴自从那次盛会以后,也成为与李师师比肩的花魁,在李师师被赵佶封印在醉杏楼的情况下,与李师师齐名的赵元奴肯定更受世人吹捧。

        世人哄抬逼价,最后将赵元奴抬到了露一面就已经需要千金的地步,听赵元奴弹奏一曲,没有万金,那是想也别想。

        结果,尽管李师师和赵元奴两姐妹常常走动,但因为王不碰王,李师师和赵元奴真是已经有十二年没再合奏过了。

        今日,李师师和赵元奴已经商量好了,为了报答韩擎这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她们要使出浑身解数来伺候韩擎,而两人的第一个大招就是拿出文人墨客期待了十二年的再次合奏。

        为此,李师师和赵元奴甚至将她们已经封存了多年的古琴都带来了,只要一声招呼,自有侍女送进来。

        李师师也柔声道:“妾身是五年前封的琴,元奴妹妹是三年前封的琴,妾身姐妹今日愿为大王解琴再奏一曲。”

        可以看得出来,李师师和赵元奴是真有诚意,这事要是被一个懂风雅的人碰上,绝对会感动致死,然后沐浴更衣听这曲天籁之音。

        然而问题是,韩擎根本就不懂李师师和赵元奴这一曲的可贵,哪怕她们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韩擎将赵元奴递过来的酒随口一饮而尽,然后一手搂过李师师、一手搂过赵元奴,虚情假意道:“我呐,也很想听你们弹奏一曲,可刚刚打退金人,百废待兴,我现在实在是没有时间听你们弹琴,下次,下次我定然要好好听听你们弹琴,咱们直接学术交流罢。”

        说话间,韩擎就已经上手了。

        李师师和赵元奴表情同时一僵,随即相视苦笑,“这位大王可真是太性急了,也真是太不懂情调了。”

        与此同时,李师师和赵元奴又不禁有些感慨!

        想当初,别人想见李师师或赵元奴一面,不连着捧场个十次八次场,场场都一掷千金,那是想也不用想。

        而且,那些人就算是见到了李师师或赵元奴的面,也只能是跟李师师或跟赵元奴聊聊天、听李师师或听赵元奴弹弹琴唱唱曲。

        而这还只是李师师和赵元奴成名之前。

        侍李师师和赵元奴成名了之后,别人想见李师师或赵元奴一面,那难度基本上就跟取经差不多。

        旁人不说,就说赵佶。

        当初赵佶在高俅的陪伴下来到樊楼,思如泉涌,连做数首好诗,又写得一手无双好字,很快就得了李师师的接见,成为史上最快见到小姐之人。

        不过,当时接见虽然是得到了,但那时已是寅时,李师师已经睡下了,结果,赵佶一直在门外等到天亮才见到李师师出来,然后李师师只弹了一首曲子就回去了。

        换而言之,赵佶第一次见李师师的时候,等了一宿,然后连话都没能跟李师师说上一句,就被李师师用一首曲子打发了。

        哪像韩擎,一见面就上手,并摆明了要直接办事。

        关键,韩擎如此猴急,实在是太浪费了李师师和赵元奴的一片真心,太牛嚼牡丹了。

        然而——

        事实就是,韩擎就是对李师师和赵元奴的身子比对她们的才艺感性趣。

        徒叹奈何!

        结果: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

        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忒颠犯,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