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分裂

第一百零五章 分裂

        …

        李纲整顿军政的设施,有助于赵构支撑局面,赵构自然是乐意的。

        可李纲的目的却不是帮赵构得天下,而是想要赵构回京去辅佐赵谌,匡扶赵宋。

        这就是赵构所万万不能接受的了。

        公平的说,赵构是有一些他自己当皇帝的野心,但使赵构坚持不回京的,却不是赵构的野心,而是赵构的恐惧之心。

        可能是天赋异禀,赵构对于危险异常的敏感。

        赵构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若是回到东京汴梁城,肯定是十死无生,韩擎是绝不会放过他的。

        对于这一点,赵构深信不疑。

        故而,打死赵构,赵构也绝不能回京。

        所以,面对李纲的规劝,赵构朗声道:“韩擎欺天罔地,灭国挟君;秽乱宫禁,残害生灵;狼戾不仁,罪恶充积!今某大集义兵,誓欲扫清华夏,剿戮群凶。望兴义师,共泄公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

        说到这,赵构抽出腰间宝剑,一剑斩断手边的一株盆栽,道:“再敢劝某回京,有如此树!”

        李纲刚想说话,赵构就先发制人道:“调李纲任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左相),黄潜善接任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赵构这是明升暗降,以手握重兵的黄潜善牵制李纲,这也是赵构给李纲的警告。

        李纲见了,心就是一寒!

        李纲岂能不明白,赵构这是准备卸磨杀驴了。

        关键,李纲还不是为他自己心寒,他是担心大宋王朝将要彻底分裂了!

        是。

        赵构现在还没有登基,还在尊赵谌为皇帝。

        可很明显,赵构根本就是口不对心,他一点促成大宋王朝统一的心思都没有,他的心思就是拥兵偏安一隅。

        这可急坏了李纲!

        李纲后悔极了帮赵构收揽兵权:“早知康王如此,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助纣为虐!”

        李纲想不顾一切的劝赵构!

        可赵构一率袖子,就走了,原地只留下文武百官议论纷纷!

        以李纲、孙昭远、钱盖等人为首的人主张,现在是完成大宋统一的绝佳之机,希望大家能一块联名劝赵构率领众人前去京师,与韩擎手上的人马会师一处,然后趁金人遭逢大败北上收复河北、河东,以大军威压燕云,逼金人放回赵佶、赵桓、赵氏之人、赵宋的皇亲国戚及其他宋人。

        可以耿南仲、汪伯彦、黄潜善为首的人却认为,韩擎只是想将赵构诓回京师,欲灭赵氏满门,并以韩擎已占四五百赵氏之女和赵宋的皇亲国戚之女为由,将韩擎比作董卓,说韩擎秽乱宫禁,其心可诛,又说韩擎挟天子以令天下,必是曹操无疑,曹操者,灭汉国贼也,韩擎必欲灭赵宋,他们是赵宋之臣,理应忠于赵宋,拥赵构南迁扬州(后世江苏扬州),然后徐徐而图之。

        与此同时,有那奸邪小人偷偷离去,然后跑到赵构身边大说特说李纲不可为相。

        御史中丞颜岐说:“李纲为金人所恶,又心向韩贼,不宜为相。”

        右谏议大夫范宗尹说:“李纲名浮于实,有震主之威,大王不可不防。”

        过了一会,汪伯彦也偷偷跑到赵构身边,说:“今韩贼力败金人,势大难敌,他若统兵南下,大王何以御之?应早谋南迁,届时以江淮为险,让韩贼无法南下寸步。”

        汪伯彦又道:“东南富饶、人口众多,乃三国东吴发家之地,大王在东南经营三二年,挟百万大军北伐,定能一举灭掉韩贼,然后尽复大宋疆土,再然后北上代金,报仇雪恨,成就万世基业,比肩秦皇汉武唐宗宋祖。”

        不久,耿南仲、黄潜善等也一一来到赵构身边,他们也规劝赵构拥兵南渡。

        赵构听了,心动不已!

        另一边,议事厅内,随着赵构的亲信一个个离开,李纲、孙昭远、钱盖等相要促成国家统一的人的戏也唱不下去了,进而纷纷失望离开。

        李纲也不知避嫌,他直接与西道总管孙昭远和陕西制置使钱盖一道,还欲叫东道副总管朱胜非一块来商议对策。

        但朱胜非犹豫再三,最后并未跟李纲等人走。

        等众人走得差不多了。

        赵构新任命的光州观察使、带御器械的韩世忠,也混在人群中走出了议事厅。

        虽然韩世忠神色如常,但他心中却尽是失望!

        韩世忠是典型的军人,他并不像李纲他们那样心中有那么多大义,他所失望的仅是赵构的选择——偏安一隅。

        虽然赵构说得挺霸气,什么“誓欲扫清华夏,剿戮群凶。望兴义师,共泄公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可赵构结尾所说的却是“谁再敢劝某回京,有如此树”,这很明显就是不想北上,不想北上,那想去哪,答案昭然若是——南下。

        身为一名杰出的军人,韩世忠很敏锐的感觉到,一旦赵构拥兵南渡,那么再想杀回来,怕是就难了。

        更让韩世忠失望的是,赵构可能压根儿就不想杀回来。

        在韩世忠看来,赵构这既是懦弱的表现,又是鼠目寸光的表现。

        韩世忠希望赵构带着这五十多万大军回到京师,看看韩擎到底会不会履行他的承诺,将帅权交出来?

        不交,打就是了,小小的东京,能有多少人马?

        交,那赵构就拥有大宋王朝的全部兵权,一个小小的韩擎有什么好畏惧的?

        其实——

        韩世忠对赵构的失望不只是现在才有,而是很早以前就有了。

        赵构到南京不久,韩世忠就建议赵构带着这五六十万大军北上与金军决战救援汴梁城。

        可赵构却推脱范讷等人不听其调遣而百般不愿北上。

        从那时起,韩世忠就看出来了,赵构生性胆小懦弱,又鼠目寸光,难成大事。

        与赵构相比,韩世忠倒是觉得,跟他同姓的韩擎挺对他的胃口,在那样的逆境下竟然还能全歼来犯的金军,扬大宋国威。

        之前在滹沱河一带担任防守任务的韩世忠,跟金人可谓是数次交战。

        一度,韩世忠也曾被金军追逼退入赵州城内。

        当时,敌兵围城数重。城中兵少粮乏,军心不稳,有人主张弃城而遁。

        韩世忠传令下去,有敢言弃城者斩。

        当天夜里,天降大雪,韩世忠选精壮士卒三百人,悄悄出城,然后偷偷摸进金军围城主帅营帐,杀死主帅,后偷袭金军驻地,挑起金军内部误会相互攻杀。

        一夜大战,金军死伤过半,无心再战,于是溃散退去。

        虽说那一战韩世忠大胜,但金军的厉害,韩世忠也是充分领教过了。

        不想,那么厉害的金军,竟然被韩擎率领一群残兵败将全歼了。

        “真是好生厉害!”

        带着对韩擎的佩服,韩世忠向他在应天城中的临时住处走去。

        可就在韩世忠即将到临时住处路过一个小巷时,小巷中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韩观察请留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