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宗泽赴阙

第一百零八章 宗泽赴阙

        …

        韩擎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就这么好,自己所受的伤,虽说不重,但也不能算轻,可自己三天就没什么事了,七天就差不多彻底痊愈了。

        韩擎很庆幸自己的身体素质如此强悍。

        为了庆祝自己康复,韩擎用了数日时间将自己还没有开过宝的妃嫔全都给开宝了,大搞普天同庆。

        这一日,张叔夜突然派人来禀报:“宗泽回京赴阙了。”

        宗泽当然不是冒然回来的,而是事先就申请过了的。

        不过——

        让韩擎没想到的是,宗泽会回来得这么快。

        至于宗泽为什么这么着急来见韩擎,韩擎心知肚明。

        无非是为了,韩擎要宗泽手上的人马和宗泽招安的人马立即回京接受封赏和整编一事。

        此事,宗泽已经在奏折里跟韩擎说过了。

        宗泽的意思是,趁金军新败,应该立即挥师北上收复河北河东,尤其是前者。

        宗泽指出,中山、河间二府至今还在宋将的控制当中,不能不救,不能让两城之民白白支撑了这么久,否则人心、军心必然大沮。

        去年金军第一次大举南侵,东路金军在完颜宗望的率领下,攻到中山府时,结果遭到中山知府詹度率领的全城军民的顽强抵抗,无法攻克。

        完颜宗望无奈,只好改道直奔东京汴梁而去。

        成功围城,逼得赵桓向大金王朝赔款、割地议和,被割让的三镇中,就有中山府。

        但詹度抵制割地诏书,率领全城军民,誓死抗金。

        回师的东路金军,在完颜宗望的率领下,再次猛攻中山府。

        詹度率领中山府的军民浇水封城坚守二十余天,金军无法破城,完颜宗望无计可施,只能撤围北还。

        后来,赵桓调詹度为荊湖南路制置使,调河间知府陈遘接任中山知府,同时,赵桓还任命赵构为兵马大元帅,陈遘为兵马元帅加授资政殿学士。

        金军第二次大举南下侵宋,陈遘率领中山军民坚守,东路金军依然徒劳无功,只能留下部分人马围攻,主力直扑东京汴梁。

        今年四月,完颜昌押解赵桓返回北方,途径中山府时,胁迫赵桓派光禄卿陈适(陈遘弟)到城下劝降。

        陈遘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完颜昌大怒,继续攻打中山府。

        可在陈遘和中山府的军民的坚守下,中山府一直到此时都没有被金军攻破。

        不仅中山府,河间府目前也在坚守。

        河间知府原为陈遘。

        东路金路南下时,陈遘率领河间府的军民坚守河间府,任凭东路金军怎么攻打,都攻打不下来。

        去年八月,陈遘调任中山知府,河间府的军民仍然坚守河间府。

        目前,两城军民皆已坚守一年多了。

        河北大地(也包括河东)目前只剩下中山、河间两座孤城池仍在坚守。

        也因为有中山、河间这两座孤城,使得河北(也包括河东)还没有被金人完全占领,也使得这两地有收复的可能。

        不用想,韩擎也知道,中山、河间二城中的军民是有多么盼望援军。

        不仅韩擎明白,别人也都明白,可能只有赵构那个只知逃跑的家伙不明白,亦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宗泽才再三恳求韩擎立即派兵去救援中山、河间二府,兴许能趁金军新败,一举收复河北、河东也不一定。

        可能是觉得奏折无法表达他的心情,宗泽才请求进京赴阙。

        反正济州(宗泽现在的驻地)离京师也没有多远,而有些事在信里说也不方便,韩擎便同意宗泽来见自己了。

        一见面,韩擎和宗泽都是有些愕然!

        宗泽是没想到韩擎如此年轻:“摄政王怕是还不到弱冠之年罢……真是英雄出少年!”

        韩擎则是没想到宗泽已经须发皆白了:“宗泽已经这么老了吗?”

        宗泽率先打破沉默,他拜道:“宗泽拜见大王。”

        韩擎走上前将风尘仆仆的宗泽搀扶起来,道:“老元帅赶路辛苦了。”

        宗泽是个急性子,他直截了当道:“宗泽不苦,只求大王让宗泽过河,救援中山、河间二府,收复河北。”

        “老元帅休急,我亦知,中山、河间二府之难,需得立即救援。”

        韩擎语气一转,又道:“然老元帅难道就用你手上那三二万乌合之众去救援、去收复吗?”

        接了大元帅之职后,宗泽又招募了不少民兵,手上已有两三万人马了。

        宗泽也知道,他这两三万人马的成分不怎么样,打不了什么硬仗。

        可宗泽怕韩擎因此不让他过河,遂道:“金狗难侵,数州皆被其害,杀人如麻,臭闻数百里,淮泗之间,荡然如洗,已天怒人怨,受大王之命,宗泽便派人去联系了淮水流域的王再兴、李贵,他二人手上约有七万人马,濮州的王善,他部拥众数十万,还有洛阳的没角牛杨进,他部拥众五七十万,只要此三股忠义民兵为朝廷所用,定要就不缺人马了。”

        宗泽又道:“另外,河北、河东还有许多州县并没有被金人占领。这些州县,有的是由朝廷军队固守着,有的则是由自动纠集起来的忠义民兵固守着的。八字军的王彦,五马山的马扩、赵邦杰,皆有几十万大军,目前,此二人所部正是河北抗金主力。也正是因为有此二人拖着,金军的主力才无法大举南下,否则这次南下围城的金军就不只这些人马了。”

        宗泽极力劝说道:“只要朝廷选用谋略勇敢之士充提领,再在四郊形胜之地,创立坚固营垒,各设统领守御将官,然后与河北、河东忠义民兵相结连,逐层推进,不需多久,便能打通与中山、河间二府的联系……”

        虽说宗泽的设想,有些理想化,有些没有考虑实际情况,比如,宗泽只考虑战争根本就没考虑钱粮后勤,再比如,八字军也好、忠义民兵也罢,人数虽多,但没有整编过,其部只能据山林而守,根本无法出战,等等……

        但要单从战术的角度来说,宗泽提出的以蚕食的方式收复河北和河东,尤其是收复前者,还是很可取的。

        韩擎并没有因为宗泽误会自己的意思就不让宗泽说下去,相反,准备将大量的兵马交给宗泽的韩擎,很认真的在听宗泽说他的想法,并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判断宗泽的想法到底可不可行。

        见韩擎真是在认真听他说什么,宗泽更加卖力说服韩擎。

        就这样,两人,一个说,一个听,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今群情激奋,皆志在戮虏寇。近者,河阳水涨,断绝河梁。有姓马女娘率众讨贼,贼势穷窘,不知所为,此天亡虏寇之时也。”

        见宗泽用女人都能率众讨贼来激自己,韩擎笑道:“老元帅可说完了,若说完了,可否容我说上几句?”

        宗泽这才反应过来,韩擎已经耐着性子听他说了快一个时辰,他有些孟浪了。

        宗泽连忙道:“大王请训示。”

        ……

        ……

        新的一周开始了,上周没能争到三江强推,得靠这周了,所以还得再麻烦大家一周,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推广,求各种支持,哪位作者朋友如果在看此书,求您给个章推,PY也行,大鸟提前说谢了,谢谢您的支持,也麻烦您尽量给些支持,别让这书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