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阳谋

第一百六十二章 阳谋

        …

        “甚么?”

        听了梁扬祖汇报的韩擎索要的人物清单,赵构与其他人无不震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有人想问梁扬祖:“你确定你刚刚所说的不是在开玩笑?”

        是的。

        赵构等人不是没想过韩擎会狮子大开口,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韩擎会漫天要价到这种地步!

        缓了好一会,王渊忍不住道:“梁修撰确定刘豫不是在戏耍我等?”

        梁扬祖看了王渊一眼,道:“韩贼已有严令,三日内,刘豫他们若是谈不下来此条件,且我方未在十日内先送三分之一其索要人物,一月内未送一半其索要人物,三月内未缴齐所要人物,韩世忠和杨沂中便立即率大军渡江,屯大军在京师的陈淬和翟兴也将南下,必要之时,韩擎的亲卫军也将南下,同时韩贼会与金人议和,若与金人议和不顺利,韩擎会暂弃河北河东,将河北河东之民撤到河南,然后以宗泽所部沿黄河天险固守,待荡灭东南之后,再寻求北上抗金之机。”

        听了韩擎的计划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这计划肯定是真的。

        实际上,这计划也的确是真的。

        换而言之,韩擎根本就没跟赵构玩什么阴谋,他玩得是光明正大的阳谋,而且他把选择权给了赵构。

        不过,这世上永远不缺乏阴谋论之人,范宗尹就忍不住道:“此该不会是韩贼吓唬我等罢?”

        耿南仲看了范宗尹一眼,然后看向赵构,道:“此必真无疑。”

        组织了下语言,耿南仲又道:“徽宗、钦宗两朝,举泱泱大宋全国之力尚且不是十万金人对手,韩贼若想以区区中原之地力敌已然消化大辽之大金,必得东南钱粮和西北之兵,若无东南钱粮和西北之兵支持此旷世国战,抗金,无异于以卵击石。”

        梁扬祖也道:“中原地区为金人荡碎,到处皆流离失所难民,此皆需要粮食赈济,刘豫与我说,若非韩世忠和杨沂中一战而取两淮地区,韩贼已不攻自破。”

        梁扬祖此言一出,赵构等人无不懊恼不已,早知如此,他们就倾全力抵御三两个月了,退一步说,就算不抵御,也要在撤退之前,将那七八百万石粮食烧毁了啊。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现如今,韩擎手上已经有了这千八百万石粮食,打贫瘠的金人,肯定是不够的,但要是打拥有众多粮食的东南地区,却是绰绰有余。

        梁扬祖继续说道:“保守估计,中原地区有民千万户,韩贼索要两千万石粮食,正是其军民一年所缺之粮食,故而每年两千万石粮食乃韩贼底线,应当不假。”

        范宗尹道:“好,就算在粮食方面,韩擎不是无的放矢,那金银马匹呢?也不是无的放矢?”

        赵子崧也道:“若有十万匹战马,殿下早就率军杀过长江,荡灭韩贼叛军,焉能受韩擎欺辱?”

        梁扬祖摇摇头,道:“诸位想错了,我已问过刘豫,韩贼其实只要两万战马,其余皆可用滇马充数。”

        “滇马?”

        梁扬祖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是一怔:“滇马是什么东西?”

        翁彦国出声道:“大理国左右盛产得一种矮马,那马做战马不行,太过矮小了,不过可以作为驮马,其数量不少,若能得大理国同意,八万匹应当不是问题。”

        范宗尹嘴一歪,道:“翁学士好大口气,八万匹还不是问题。”

        自从被李纲夺了兵权,翁彦国被明升暗降为翰林学士,早已经没有了当初徽猷阁直学士朝奉大夫充江淮荆浙等路制置发运经制使的风光。

        因此,见范宗尹咽他,翁彦国把头一歪,继续当他的摆设,不再多发一言。

        见翁彦国如此,范宗尹不再看翁彦国这个无关轻重的人,而是冲赵构一拜,道:“大理国确有滇马二十万,然大牲畜在何地都是至关重要之物,故而跟大理国索要八万滇马,必非易事,韩贼又只给三月时间,不以兵威,大理国焉能给马,依我看,韩贼索要滇马是虚,欲逼大王与大理国交恶实真。”

        是了,这也是阳谋。

        此时的大理国国王正是后世小说《天龙八部》里段誉的原型段和誉(段正严)。

        段和誉是个很有所作为的君主,他明白与宋朝建立友好关系是立国之本。

        因此,尽管宋朝与大理国的关系由于宋太祖的“不暇远略”的方针而有所疏离,然而大理国仍然一直向宋朝称臣。

        到了段和誉时期,更是特别重视加强与宋朝的联系,他入贡大理马、麝香、牛黄、细毡等土特产,还派幻戏乐人(魔术师)到宋朝表演,深得赵佶的礼遇,册封他为金紫光禄大夫、云南节度使、大理国王等。

        不过,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虽然段和誉愿意交好赵宋,但如果赵构跟段和誉索要八万颠马,那段和誉肯定不能轻易答应。

        赵构想了想,说:“先派人去与段和誉商量,同时派人去其它有滇马之地收购颠马。”

        锣鼓听声,说话听音。

        赵构一开口就是解决议和存在的问题,谁还能不明白,赵构还是倾向答应韩擎的勒索?

        对此,有人欣慰,有人暗中摇头。

        沉默了一会,沈该出声道:“一千万金、两千万银、一千万绢帛、牛骡各五千、大船千艘、船匠万户、内司军器监各专业工匠三千中也是难弄。”

        王渊附和道:“要说这人倒是好办,捉来便是,牛骡、大船亦不难,直接征用便是,哪个敢不给,关键恁地多金银绢帛,如何能凑得齐?”

        赵构也是为这庞大金银绢帛发愁!

        真不是赵构不愿意给韩擎,而是他真没有这么多金银绢帛。

        见众人愁容满面,梁扬祖犹豫了一下,道:“刘豫倒是给大王出了个可行之法。”

        赵构一听,赶紧问道:“是何办法?”

        梁扬祖一咬牙,道:“尽收泉州、广州、明州、杭州、温州、江阴、秀州海商之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