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某便可渔翁得利也

第一百六十三章 某便可渔翁得利也

        …

        能混入绝对高层,没有一个人是没有本事和贡献的,能在复杂的政治角逐中爬到高层并坚持到最后,是不会有白痴的。

        所以,不是没人知道,尽收泉州等地海商之财,是杀鸡取卵,会吓跑大商的海商的,甚至会将这些海商推给韩擎。

        可问题是,不杀鸡,赵构这个小政权现在就得被杀。

        而且,古往今来,商人群体就是国家圈养的肥羊,历朝历代皆是,在国家困难之际,要宰杀这些肥羊为国家续命。

        在赵构君臣看来,现在就是宰肥羊的时候了。

        另外,赵构不仅要给韩擎提供韩擎勒索的金银财帛,他也要发展,他也要壮大,他也要稳住他的军队,否则你让他拿什么来保护和经营自己的安乐窝?

        换而言之,赵构也需要海商的钱。

        如此一来,你让赵构怎么能不宰杀这些富得流油的海商?

        赵构是一个很干脆的人,逃跑如此,抛弃祖宗基业如此,宰杀海商亦是如此。

        赵构当即就让王渊派兵去泉州等地,将这些地区的海富全部控制起来。

        赵构知道,他手下大臣中,有不少人与那些海富官商勾结,甚至那些海商就是其家族的。

        为防止手下这些官员通风报信,坏了他的大事,在定下捉了全部海商大计之后,赵构将手下的大臣全都扣在王宫之中,并派张俊的侄子张子盖带兵将整个王宫都保护起来。

        与此同时,赵构派梁扬祖、杨渊和王起之抓紧时间与刘豫、吴幵和莫俦谈判,看看能不能减少一些人物。

        然而——

        让赵构等人吐血的是,谈判一开始,吴幵就代表韩擎跟赵构小政权索要粮食五千万石、黄金两千万两、白银五千万两、绢帛两千万、马二十万匹、牛骡各两万头、大船五千艘、船匠两万户、内司军器监各专业工匠一万以及每岁银绢一千万两匹和五千万石粮食,并且要求赵构小政权必须在一月之内将索要之人物全部送去京师。

        而莫俦则在一旁用军队威胁梁扬祖、杨渊和王起之,大有“你们不给我们这些东西,我们就派兵打你们”的架势。

        至于刘豫,也是全程板着脸,大有一点商量都没有的架势。

        要不是事先从刘豫那已经得知了韩擎谈判的底线,赵构等人没准还真被刘豫、吴幵和莫俦给唬住了。

        现在嘛,你漫天要价,我就地还钱。

        梁扬祖等人逐条跟刘豫等人商量,并对刘豫等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谈了两天之后,在刘豫的斡旋之下,梁扬祖等人终于将索要人物商量到,粮食两千五百万石粮食、黄金一千二百万两、白银两千五百万两、绢帛一千两百万匹、马十二万匹、牛骡各八千头、大船一千五百艘、船匠一万户、内司军器监各专业工匠五千以及每岁银绢三百五十万两匹和两千五万石粮食。

        至此,刘豫等人咬死了一点都不降了,急得梁扬祖等人满头大汗。

        没办法,梁扬祖找了个机会将刘豫拉到一旁,道:“贤弟,你用正使之权压一压吴幵和莫俦,咱们以底价达成议和条件,你也好向摄政王复命不是?”

        不想,刘豫却摇摇头,道:“相公,非是我不帮你们,若都以底价谈定,摄政王必知其中有龌龊,恁地,他极有可能问罪我等,更有甚者,乃撕毁议和条件,届时,你我皆大祸矣。”

        刘豫又道:“不妨与你实说,现在已是我与吴幵和莫俦商量之底价,断无再降之可能了。”

        梁扬祖一下子就明白了:“是了,刘豫三人若真是以韩擎给之底价谈成此事,他三人能有多大之功?只有多谈成一些,方能显出其能也。”

        想明白这些,梁扬祖不死心道:“贤弟言之有理,然此时与底价之间尚有不小空间,你再让一些,如粮食两千二百万石、金一千一百万两、银两千二百万两?”

        刘豫果断摇头,道:“此事我已与吴幵、莫俦说好,断无更改之可能。”

        刘豫又道:“再者,世人皆知海商富饶,其各个金银绢帛推积如山,康王尽得泉州、广州、明州、杭州、温州、江阴、秀州七州海商之财,焉能差这点金银绢帛?相公就休要再为难与我了。”

        梁扬祖刚想再哭哭穷,刘豫就再道:“相公,我就与你直说罢,若非你们从我这里知道摄政王底线,我们咬住最初所条件,在如此形势之下,你们焉敢不给?”

        刘豫这诛心之言一出,梁扬祖顿时无言以对,按照赵构的态度,刘豫他们若真是咬死了最初所提条件,他们纵然不能全盘接受,也肯定谈不到现在这种情况。

        见梁扬祖不出声了,刘豫道:“我所为者,完成任务,及救东南七千万生灵,而非康王所赠大屋、美婢、金银,还望相公说与康王,尽快定下此事,否则必悔之晚矣。”

        见条件真谈不下去了,梁扬祖又道:“那可否在时间上宽裕一下?”

        刘豫摇头,道:“断无可能,我等临来之前,摄政王特意强调,绝不可叫你方拖延时间。”

        刘豫又道:“且我若是你方之人,定会劝康王尽早将摄政王索要人物送去京师。”

        梁扬祖问:“贤弟为何有此一说?”

        刘豫道:“这些人物一日不到京师,东护都军和北护都军就一日不会西去和北上,两军就一日像屠刀一般悬挂在你方头上,万一形势有变……”

        虽然刘豫没有说完,但梁扬祖也明白了,刘豫所说的是:万一韩擎后悔了,那东护都军和北护都军说不准就不北上而南下了。

        经过刘豫这么一提醒,梁扬祖赶紧将此事禀报给了赵构。

        赵构也担心韩擎会反悔,所以还是赶紧促成韩擎派兵北上与金人开战为好。

        “只要战端一开,就不是说停下就能停下的了,而只要挺过今年,明年还给不给韩贼岁币,就看形势与某之心情了。”

        这么一想,赵构果断道:“就如此定下罢。”

        赵构又道:“还有,尽快将韩擎索要人物送去东京,使其与金人决战。”

        赵构随后在心中补充了一句:“届时,鹬蚌相争,某便可渔翁得利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