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投名状

第一百六十八章 投名状

        …

        随着政治环境的稳定,韩擎准备“发明”一种新税,即“印刷税”。

        韩擎准备颁布旨意:以前的房契、地契、田契一律作废(但可以作为证物使用),朝廷以后只承认新成立的房管局、地管局、田管局所颁发的房契、地契、田契,也只保护朝廷所承认的房产、地产、田产,买卖交易也只有盖了房管局、地管局、田管局的钢印才算合法生效,当然,交税也必须按照其在房管局、地管局、田管局备案的数据交。

        (具体税收细节参照后世的。)

        虽说印刷税是后世已经证明过了的税,但到底能不能用于这个时代,韩擎还得跟自己的臣子商量一下。

        于是,左右今天也无事的韩擎,乘船沿着景龙江、天波溪逆流西行,直奔梅执礼的府邸而来。

        梅执礼得知此事,赶紧出迎,并派人去通知,张悫、胡直孺、谢克家、詹义和秦桧前来接驾。

        未几,张悫等人便急匆匆的赶来。

        随后,韩擎便将自己的来意跟梅执礼等人说了。

        听韩擎说了印刷税的构想之后,反应最快的秦桧立即一个马匹拍过去:“如此民众必主动交此税也。”

        经秦桧这么一提醒,梅执礼等人也很快反应过来。

        一直以来,收税都是一件难事,可以说,收税的和交税的,那是一直在斗智斗勇。

        可这印刷税,却能让民众全都乖乖主动来交税,根本不用担心有不交的。

        梅执礼等人随后也都大赞韩擎不已。

        见梅执礼等人都觉得印刷税可行,韩擎便与他们一块又商量了一下印刷税的细节。

        傍晚时分,韩擎与梅执礼等人商量完毕,准备再与唐恪等相关人员打声招呼,就推行此事。

        拒绝了梅执礼设宴,韩擎准备回龙德宫休息。

        可韩擎的船队才走出去了不到一里,秦桧就打马从岸上追来。

        沿岸保护韩擎的亲卫军很快便将此事禀报给了晏贞姑。

        晏贞姑又将此事禀报给了韩擎。

        韩擎让船靠边,然后命秦桧上前说话。

        不一会的功夫,秦桧就来面见韩擎。

        韩擎问:“可是还有未尽事宜?”

        秦桧道:“非也,乃是内姐素来仰慕大王,故而托臣请问大王,可否许她觐见?”

        原来——

        秦桧今天偶然间从手下官员那里得知,韩擎很推崇李清照,并说李清照乃是古今第一女诗人。

        李清照就在他家的秦桧,一听,便将此事记在了心上。

        刚刚跟韩擎议事时,秦桧就想找机会跟韩擎说李清照就在他家,想问问韩擎愿不愿意见见李清照?

        可那时秦桧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

        直到跟梅执礼等人分开后,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秦桧才打马追上了韩擎,并谎称他内姐想求韩擎召见。

        “你内姐?”韩擎眉头微微一皱。

        韩擎心想:“我如今何等身份,岂是谁都能见的?”

        不想,秦桧仿佛没看见韩擎皱眉一样,他低着头届时道:“即内子表姐,易安居士。”

        “易安居士……李清照?”

        韩擎恍然大悟:“是了,李清照和秦桧的确是亲戚。”

        “好像李清照跟蔡京也是亲戚,话说,李清照这个铁骨铮铮的奇女子怎么这么多大奸臣亲戚呢?”

        韩擎的眉头展开,和颜悦色道:“若是易安居士这等奇女子,我倒真想见她一见。她在哪?”

        秦桧道:“内姐此刻正在臣家。”

        韩擎一听,干净利落脆道:“摆驾秦府。”

        秦桧听言,赶紧在前面给韩擎引路,同时给远处的听用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去家里告诉王氏做准备。

        趁着这个机会,秦桧又跟韩擎谈了谈他分管的事。

        只可惜,满脑子都是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的韩擎,实在是有些心不在焉,因此,秦桧说十句,韩擎也未必会应一句。

        秦桧见了,若有所悟。

        很快,韩擎一行便随着秦桧去了他家。

        王氏是一个持家好手,虽然韩擎来得突兀,虽然韩擎随从众多,但她全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并备下了丰盛的筵席。

        这让本不想在外面食宿的韩擎,也不禁改变了出众。

        不多时,秦桧便找了个机会对王氏说:“大王此来,乃为内姐也。”

        长了棵七窍玲珑心的王氏,顿时就明白了秦桧的意思,但她还是有些迟疑道:“此事怕不妥罢?”

        秦桧道:“内姐尊,还是上皇、无上皇妃嫔尊?”

        “自是上皇、无上皇妃嫔尊。”王氏道。

        秦桧道:“上皇、无上皇妃嫔,摄政王想临幸之便临幸之,何况内姐乎?”

        王氏反驳道:“上皇、无上皇罪人也,其妃嫔皆株连之罪,摄政王收其入宫,乃其幸也,我姐乃清白之身,怎能说辱便辱?”

        秦桧道:“赵明诚在东南为官,助纣为虐,罪大恶极也,内姐乃其妻,岂能独善其身?”

        王氏无言以对。

        秦桧道:“我听下人说,内姐对摄政王亦大感兴趣,她非寻常之女子,你去请她出来一同筵席,说不准她会欣悦而来。”

        王氏“哼”了一声,道:“休要拿言语哄骗我,我还能不知你是甚么心思,你必是想借我姐与摄政王关系更近一步。”

        秦桧也不否认,他道:“还望夫人谅解。”,又解释道:“徐尚书最近在谋划为摄政王选拔秀女一事,大臣家的妙龄女子皆要参选。”

        王氏一听,不禁皱起眉头,道:“摄政王已得赵氏之女、赵宋皇亲国戚之女,后宫佳丽三千,怎还不嫌多?”

        秦桧道:“此并非摄政王之意,乃徐尚书主张,背后是王尚书推动的。”

        王氏不解道:“既此,又何必在意?”

        秦桧摇摇头,道:“你错矣,此事必成。”

        “为何?”

        秦桧给王氏解释道:“纳大臣之女能巩固摄政王统治,摄政王必允之,且只要大臣家女子不太差,摄政王必皆纳之。”

        王氏明白了,这已经不是给当权者选一些玩物的小事了,而是上升到了政治层面的联姻。

        想明白这些,王氏也明白了,秦桧着急什么。

        秦桧与王氏成亲十几年,可两人一直没有子女。

        所以,大家都有得送,秦桧却没得送。

        这就跟交投名状一般,人家都交了投名状,就你没交投名状,你让当家的怎么信任你?以后你还想升迁?怕是连你坐下的椅子都坐不稳了。

        明白这其中的关键之后,王氏道:“人家献女,你献我姐,可行也?”

        秦桧笑笑道:“你不懂,摄政王最爱人妻也。”

        王氏一听,呸道:“龌龊!”,然后警告秦桧:“你不许学摄政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