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挟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喝酒吟诗

第一百六十九章 喝酒吟诗

        …

        在王氏的劝说下,对韩擎极为好奇的李清照,觉得见一见韩擎也好:“我倒要看看,这位窃取了赵氏江山的韩大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于是,在王氏的陪同下,李清照前来拜见韩擎。

        不多时,只闻环佩叮咚,自有那侍女忙掀开帘子。

        韩擎定睛一看,来得那妇人,约三九年纪,生的面如银月,眼如杏子,举止温柔,持重寡言,虽不是一等美丽,亦有一股独一无二的气质。

        韩擎心道:“腹中有诗书,举止得体,锋芒暗藏,蓄势待发,确是一奇女子。”

        在韩擎打量李清照的同时,李清照也在偷眼打量韩擎。

        雄躯凛凛,七尺以上身材;阔面棱棱,二十出头的年纪;双目直坚,远望处犹如两点明星;身穿龙袍,器宇轩昂。

        李清照心道:“温文尔雅,亦不怒自威,好一伟男子。”

        不卑不亢的走到韩擎身前,李清照盈盈一拜,道:“民女李氏见过大王。”

        韩擎道:“易安居士请坐,与我共饮几杯。”

        李清照当即拒绝道:“大王面前,哪有民女之座,此不妥也。”

        韩擎听言,道:“居士让我失望矣。”

        李清照一听,蛾眉一蹙,道:“大王为何有此一说?”

        韩擎道:“我观居士之诗,虽是女子,却有不输男子之气,以为居士非俗人,不想居士竟也拘泥于俗礼。”

        被韩擎这么一激,李清照道:“非是民女不敢坐,怕连累无辜之人罢了。”

        韩擎笑道:“我是不讲理之人?”

        李清照实话实说道:“民女不知。”

        一旁的秦桧一听,冷汗顿时就流淌下来:“早知此女如此大胆,必不叫她来害我。”

        不想,韩擎却没在意李清照的实话,而是道:“你若不试一试,恐永远也不知也。”

        李清照想了想,然后便在韩擎对面坐下,同时道:“大王言之有理。”

        韩擎看向秦桧、王氏夫妇,道:“你二人也坐下罢。”

        王氏看了秦桧一眼。

        秦桧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随后,秦桧和王氏就分别在韩擎的左右手搭边坐下。

        这时,韩擎才道:“你们不必拘谨,我在寝宫时,不喜欢拘泥,宫女、侍女亦可以与我一同席地而坐。”

        韩擎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同时道:“若时时刻刻都受制于礼法,人生何趣?”

        虽然韩擎没有直说,但秦桧三人都感觉到了韩擎的孤家寡人之意。

        不过,韩擎很快就平息了负面情绪,然后看向李清照,道:“居士擅诗词,可否为我作一首?”

        王氏听言,连忙给李清照使眼色,示意李清照千万别耍小性子,好好给韩擎作一首诗。

        李清照迟疑了一下,道:“日月尧天大,璿玑舜历长。侧闻行殿帐,多集上书囊。”

        李清照此诗一出,秦桧和王氏的心下顿时一松,他们心道:“还好这位姑奶奶这次没有耍性子。”

        秦桧和王氏满意了,韩擎却不满意!

        “尧天:太平盛世……璇玑:舜帝时测天之器……舜历长,谓我在位时间像舜帝那么长……”

        虽说李清照将自己比作尧舜,对自己歌功颂德。

        但韩擎却知道,李清照这是应酬自己、敷衍自己。

        关键,韩擎知道,这首《皇帝阁端午贴子》是李清照在历史上歌颂赵构那个废物的。

        这就更让韩擎腻味了。

        不过——

        韩擎没有直接发作,而是喝了一杯酒,然后道:“居士既然作了一首,我亦作一首,还请居士指教。”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李清照一听,眼睛就是一亮,同时也知道了,韩擎根本就不是外界所传的只是一武夫不通文墨,进而明白了韩擎看出来了她刚刚糊弄韩擎了。

        李清照脸一红,道:“民妇再与大王作一首。”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李清照其实只是用这首《鹧鸪天》表达对韩擎赞美和崇敬。

        不想,韩擎听罢,却故意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李清照瞬间就明白了,韩擎故意装作不懂她的意思,而是粗浅的将这首诗解读成她埋怨韩擎不收她,并顺势表达了自己已经等她很久了。

        可以说,韩擎已经表现出了自己是登徒子在调戏李清照的意思,可因为韩擎的诗词水平太高,关键是身份太高,李清照并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又作诗一首“花如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劝韩擎不要开玩笑。

        然而韩擎打定了主意调戏李清照,因此道:“落花不解伊人苦,谁又怜惜伊人情。空伤悲,独愁怅,怎解此心凄凉。风吹,心冷,思念长;凝眸,望川,人断肠。同是断肠人,不知心伤几许。”

        韩擎的诗像重锤一般锤到了李清照的胸口,让有心事的李清照半晌无语!

        秦桧不是不知道韩擎根本就不是不通文墨的武夫,但他此前真是没想到,韩擎的诗词水平这么高,在李清照这个第一才女手下竟一点都不落下风,进而对韩擎更加敬畏起来:“言摄政王出身草莽之人,皆不通摄政王之人也!”

        而王氏则趁机给李清照倒了一杯酒,送到李清照面前。

        李清照见了,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道:“执子之手,与子成说,终只是浮烟;死生契阔,与子偕老,都只是无果;红尘深处,我应劫而来,抽身,却已是心痕累累。”

        王氏见了,又给李清照倒了一大杯酒。

        韩擎陪了一杯,随后道:“雾绕山,雨敲伞。茫茫迷途不知返,徘徊人沧桑。抬头望,思难忘,纷纷落花水中残。梦空泣中恋。”

        ……

        ……

        这章是为这两天打赏的人加更的。

        恩……因为打赏的人并不多,上架后200都没到,其中100还是我一朋友打的,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加更了。

        那就这样吧,之后我会看心情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