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白锦一身正气在线阅读 - 第328章 嫣然一笑(求订阅)

第328章 嫣然一笑(求订阅)

        自在仙见势不妙,装作满脸若无其事的表情转身直接开溜,抛下一地从各方赶回来学技艺的器宗长老,和直接气抖冷准备动手的岁命星。

        冶压宗主看一眼自在仙,又看了一眼魔气缠身陷入幻境里的金鳞,额头不由得浮现三根黑线,看着一地鸡毛飞上天的器宗内门祭炼台,    暗叹:“造孽.....”

        被漆黑触须缠绕住手臂的金鳞,体内大量法力都被魔剑却邪汲取,假如金鳞体内法力耗尽的话,却邪白刃就会直接吞噬金鳞血肉来补充自己,以此来满足自己对灵气的贪婪。

        岁命星生气的点就在这里,她对魔剑不魔剑其实无所谓,只要压服魔剑贪婪之灵正邪一念都在使用者手里,    但自在仙炼制的魔器太过于凶险和残暴。

        却邪能吞噬法力来攻击,如果使用者法力耗尽它也能通过血肉增幅战力。

        却邪是没有边界和底线的魔剑,    只要主人需要它就能给,但代价却是以使用者灵气、血肉、魂魄乃至于存在,直至将主人一丝不留地吞噬殆尽。

        “刀剑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魔气缠身的金鳞重新睁开眼睛,五行之金法极致的白雷涌出,直接压制却邪白刃剑体寄存着的那只邪灵,身上血腥之气开始渐渐消散:“剑刃终究是工具里的一种,若不能助我斩妖诛邪,不如永生永世镇压于无人之境里。”

        至阴至邪的魔剑却邪之灵,遇上金鳞简直就是倒霉到家的悲惨之事。

        虽然五行之金属从革重阴,但她体内却一直孕育着庚金之雷,一种颠倒阴阳在五行重阴之金里诞生的纯阳,有主宰清冷肃杀之气不惧火曰炎上特性,甚至比五行之火更暴躁更具煞气。

        至阴至邪之灵遇上庚金之雷,差那么一点头都给金鳞打歪。

        被雷法电麻的邪灵都麻了,直接缩回剑体里不再敢和金鳞犟嘴。

        “哼.....”

        高举灌注大量白雷的却邪,金鳞挥斩出具有破灵属性一刀,宣泄掉却邪夺取于自身法力,    挽了一个剑花再挥剑笔直站在原地露出冷笑表情哼了一声。

        区区邪灵也敢造次,不惧法力的邪魔我都敢拔刀去捅它,你又算什么?!

        “金兄,你笑的就像一个魔修....”白锦咽了一口唾沫,从身旁刮过将铸剑高台阵法都斩出一道裂痕,在墙体留下切割痕迹的破灵剑气,唯唯诺诺的开口。

        刚才金鳞挥出的剑气并非儿戏,假若自己不召唤自己魂灵来防御,直面雷霆威光一剑的话,自己可能就要分成上白下锦一体两段的状态了。

        那玩意可是破灵的!自己凝聚的法力屏障可不见的有阵法的防御力强,雷霆剑气是斩在岩石建筑物上,耗尽了灵气才不情不愿的消散于天地之间。

        “.......抱歉白兄,刚才有一个聒噪烦人的长舌妇一直诱惑我出卖魂魄,我一时难忍内心燥火。”

        看到白锦被吓得脖颈后仰,回过神来的金鳞一愣,稍微有点不好意思道。

        她与剑内邪灵刚才一直再互撕,对面八婆一直叫她互换魂魄,让她主宰肉身的话半年就能突破到地仙层级,还可以领悟到合欢宗三大秘术之一‘血武’。

        刚才她挥剑方向,    就是那合欢宗残魂邪灵所在之地,    并非是故意拔剑砍白锦那边.......不过,那邪灵刚才被自己电了一顿爽快的,估计几个月内都不敢跑到自己脑海里和尚念经了。

        “好强!”

        祝扶满脸惊叹看着金鳞,看着他手里那柄尽散魔气银光闪闪的直剑:“师弟可以让我试一试却邪吗?”

        金鳞摇摇头道:“祝师姐,并非师弟吝啬片刻时间......只是,却邪剑体隐藏着一只贪婪之灵,它会袭击一切想触碰却邪的生灵强行开启认主模式。”

        邪灵可没有忠诚度可言,对于打的赢自己的它能选择跪舔,对于打不赢自己的它则会毫不犹豫的抢占肉身。

        金鳞凭借白雷压制邪灵,但祝扶体内可不具备白雷,她的修为也比自己弱上一个等级....却邪对祝扶来说很危险。

        “真可惜.......”

        祝扶满脸遗憾嘀咕道:“我还想试试能不能也斩出剑气来......我一只都听说那些有灵的长剑,只要灌注够灵气就能挥舞出满天如繁星般剑气的。”

        说着说着,祝扶靠近白锦身边,白锦满脸奇怪的看着祝扶。

        祝扶忽然鼓起脸来,伸出手按在白锦的脸颊上开始揉他的脸颊。

        可恶!我也好想要获得机缘啊!雨雪晴和金鳞都能一步到位!

        “你揉我脸干什么?”

        白锦被揉的一愣,也不甘示弱的捏住祝扶的脸颊开始揉捏起来。

        “你个死懒鬼!回去封禹城之后给我天天出去逛街,整日窝在家里喝茶听戏吃点心,你是什么老头子吗?给姑奶奶快点找自己的机缘!”祝扶气鼓鼓抱怨起白锦偷懒行为。

        来封禹找完白锦的机缘,接下来就是去祝扶灵性指引之地:‘玉龙冰川’。

        祝扶现在恨不得滴滴一艘仙舟,坐到传送阵那里直接传送到玉龙冰川去。

        “都说机缘机缘,机缘陪巧合,没有巧合你打死我我也找不到.....”白锦双手拍在祝扶脸上强行给她挤成嘟嘴。

        “这......”

        金鳞想上前劝架,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拉架,他们两个好像有点乐在其中的斗嘴斗起来了。

        “小友你过来一下......”

        冶压宗主看了一眼铸剑台,看向金鳞开口道:“摆出一个你喜欢姿势,按照我们器宗的规矩,只要在器宗内部铸造出蕴含灵性的灵器或魔器,都需要留下记录映像用作于挂在荣誉墙上......”

        器宗炼器独步天下不假,但他们收费同样也是独一档的存在,无论什么品质的兵刃法衣都卖的比其他炼器师贵。

        之所以一提到炼器就想到器宗,器宗依靠的就是挂一墙的荣誉水晶,和那柄高高在上的半成品仙器,器宗修士无论什么时候和人谈论炼器话题时候,都能挺直腰板充满底气。

        金鳞手里的毫无疑问是魔剑,也可以看做一柄邪恶的灵器,虽然不是由器宗独立打造出来的,但它毫无疑问也值得挂在器宗的荣誉墙上面......

        冶压宗主觉得,自在仙耗费如此大量稀世之宝打造出来的魔剑,应该并不是为了送给一个小辈的,却邪应该还隐藏着所有人都猜不到作用的伏笔。

        却邪能被自在仙如此郑重优待,未来应该会绽放出耀眼的光芒,震惊修真界里所有的修士.......把它挂荣誉墙上冶压宗主觉得并不算抹黑。

        反正.......炼器师一栏里,自在仙名字必须是要涂黑的,没有人知道炼制却邪的会是合欢宗宗主,助手那一栏里当然填被自在仙当苦力使唤的器宗高层。

        涂黑自在仙名讳并非贪墨功绩,冶压宗主只是担心,顾客或弟子瞻望完荣誉墙之后回头对自己嫣然一笑:“小冶冶帮我个忙吧?我不方便出面处理。”

        一想到如此场景,冶压宗主就觉得心生恶寒之意。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