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八章你直接念我身份证得了

第六百七十八章你直接念我身份证得了

        率性堂后排。

        “首先,请记住。”

        范玉树对赵戎语重心长道:

        “千万不要被女人表面的态度给迷惑了!她越是风轻云淡的揭过,你越要小心她是不是已经生气了!或者心里留芥蒂了!相反,你要是真就简单相信了,接下来会有你好果子吃。”

        “子瑜啊,女人太危险了,这一点不可不防啊!”

        赵戎身子不自觉往后仰了仰,    看了看范玉树,他虚心请教,“比如?”

        范玉树随口一答:“咱们先从最基础的讲起,要是你和一个女子是朋友关系,她一直和你说多,或者有什么共同爱好经常处在一起,然后她又对你挺好的……”

        赵戎反驳,    “这不对吧,万一她真的只是把你当朋友呢?对朋友好些不行吗,所以天下的男女,也是会有纯洁友谊的。”

        哪怕已经在不久前误判过一回,但他还是坚信……

        范玉树点点头,“哦,确实有,但要是朋友关系下,她之前对你很好,后来却又忽然变得冷淡了呢?然后你去找她,问她怎么了,她也是表示没生气的态度,你还以为是朋友关系,也不怎么在意。”

        被念身份证的某人顿时一脸狐疑,看了看好友的表情。

        范玉树没发现他的异常,叹了口气道:“还是年轻啊。告诉你,这个时候,你就要开始警觉两件事了,    首先,    她是不是喜欢你,    如果确定了是,那有了这个前提,你就可以准确无误的判断下一件事了。”

        赵戎问:“下一件什么事?”

        范玉树笃定道:“她肯定是生气了,哪怕她表现的再风轻云淡,比如表现的像是丝毫不在意,像是只是和你是朋友关系一样,公事公办。但她一定是生气了!原因可能是发现你不喜欢她,或者你无形之中惹毛了她,还或者是……她是故意冷淡下来,与前面的热情形成鲜明对比,就是要点醒你个榆木脑袋。”

        “所以你遇到情况,你千万不要以为她没生气,冷淡,一定是由原因的。”

        赵戎:!!!

        不能说一摸一样,只能说完全一致。

        某人眼神禀然,还想再问,范玉树却是摇摇头道:“算了,不浪费时间说这个了,看你这样子,    是和感情好的弟妹出现问题了,应该不是刚刚这种情况对吧?”

        赵戎立马捣蒜似的点头,“对的对的。”

        范玉树喝了口水,说:“如果是夫妻关系的弟妹……欸,这不是更简单吗,子瑜你难道还不了解她们,肯定比我更了解啊,她们生气没有,难道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判断出来了?娘子嘴里说不生气,但其实就是生气了……这是基本常识吧?亏你还是她们夫君……”

        范玉树越说越觉得不对劲,忍不住看了看赵戎,皱眉道:“我懂了,你是和弟妹她们太亲近了,感情变成了亲情,然后就疏忽了她们,对她们的感受不再敏感了,欸,子瑜啊,你这也太快了,才新婚多久啊,就索然无味了?”

        “子瑜,我承认有点酸了,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赵戎:……

        范玉树叹口气,累了。

        “行了,我就点拨到这了,你应该是当局者迷,点醒了就好。子瑜啊,听我一句劝,易得无价宝,难得痴情娘……”

        赵戎想了想问:“不是难得有情郎吗?”

        范玉树面无表情,“我小小的改一下要什么紧?不都一个意思吗?”

        看着同桌好友这张回书院后越看越俊的脸庞,他有点恨铁不成钢,“你呀,好好珍惜灵妃弟妹她们,该说清楚的赶紧说清楚,该哄的赶紧哄。”

        赵戎闭嘴了,这一次确实是补全了某些知识盲区了。

        但难得见成天吊儿郎当的范玉树这么认真的模样,他忍不住瞧了瞧好友,问:

        “奇怪,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也没见你……”

        范玉树瞪了眼他,赵戎眨巴眼。

        范玉树忧郁道:“我爹教的。”

        赵戎对那个素未蒙面的范叔叔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同时不由的感叹,这就是豪阀世家的家学渊源啊,连泡妞都有人教。

        这时,范玉树又好奇问:“对了,你好像还没说是哪个弟妹呢,到底是哪个弟妹生气了?”

        赵戎想也没想,立马说:“小小!没错,是小小。”

        范玉树思索了下,机智的出了一招:“如果是小小弟妹的话,上回在夏虫斋吃饭,我看她与朱先生关系处的好像不错,也听的进去朱先生的话,你考完试可以先去找下朱先生帮忙。”

        赵戎立马点头,嘴上说:“好。”

        范玉树却又改口,叮嘱道:“等等,朱先生那边现在看,似乎心情也不太好,你还是别去麻烦她为好,除非你能让朱先生心情开心,额,还是算了吧,她心情不好什么原因咱们都不知道。”

        赵戎目光丝毫不躲闪偏移,看着范玉树,嘴上继续说:“好。”

        范玉树有感而发,嘘唏道:“欸,你说这女人,不管大的还是小的,怎么都那么容易生气啊?不过我还挺好奇,子瑜,你说到底是什么事能让朱先生心情不好,难不成……”他眼一睁。

        赵戎不动声色问:“难不成什么?”

        范玉树左右瞧了瞧,凑到赵戎耳边,贼兮兮道:“难不成是朱先生家里催婚了?”

        赵戎心里松口气,面上点头,“有可能。”

        范玉树笃定道:“其实说到底,还是朱先生不愿找男人,不然以她的条件、修为与家世,这天底下什么男人会拿不下来?”

        赵戎点头,“你说的对。”

        “听人说,和朱先生同期一起应聘入书院的那些‘准先生们’,其中有不少都想追朱先生,不过倒是从来没听说,有谁能被朱先生请去漪兰轩喝茶。”

        范玉树八卦道:“哈哈在这一点上,那些准先生们还比不上咱们率性堂学子和朱先生亲近呢,你说对吧,子瑜?更别说和你比了,我记得你作为助教,每隔几天都能去漪兰轩喝一次井水茶。”

        赵戎莫得感情,无情的点头机器人:“你说的…太对了。”

        ……

        ————

        ps:没咕!唔熬不住了,碎了,今天还有加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