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妻三嫁在线阅读 - 476.只等墨岩

476.只等墨岩

        顾泠离开山洞时,发现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阴云密布,起风了,雷雨将至。

        这对于想尽早离开星落岛的人来说,并不是好事,但此刻在海岸上造船的人仍旧在忙碌,大部分人行李都已打包完毕,只等上路。

        顾泠暗中出了禁地,并没有被看守禁地的两个长老发现。他去年为救人来过城主府,且在那之前就因闵柔提供的信息,对岛上各处的建筑分布非常熟悉,很快便找到了跟封铭约好碰面的地方。

        这里是城主府的花园,有一汪碧绿如宝石的湖泊,并不大,但景色极美,湖边有个三层高的八角亭,是墨岩亲手设计,找人建造的,亭子的最高层,是星落岛上视野最好的地方,且颇具隐蔽性,周围有不少高大的树木遮挡。

        此刻岛上人心惶惶,最精明的已经先跑了,反应慢的抢不到船的正在想方设法跑,且还要担心禁地那边盛越和两个长老会不会突然出手阻拦杀人,所以岛上除了禁地之外的人,要么在造船,要么躲着不敢出来乱走。

        顾泠登上了八角亭第三层,三面的帘子都被封铭放下了,只有面对禁地那个方向的帘子挂起来一半,可以看到禁地的情况。

        封铭坐在上面,见到顾泠来,立刻起身,打了个手势,需要注意,只有一半区域是安全的,另外一半可能会被人看到。

        顾泠点头,也没观察岛上的情况,而是坐下吃起了封铭准备的食物。

        封铭又看了一眼禁地的方向,然后收回视线,在顾泠对面坐下,“王爷见过盛越了?怎么样?”

        “见了,他要合作。”顾泠说。

        “王爷相信他?”封铭问。

        顾泠摇头,“不信。等墨岩回来再说。小心点,不要让禁地里除了盛越之外的人发现我们。”

        封铭点头,“明白了。若是杀了那两个长老,墨岩一回来就知道我们来了。”岛上其他地方出事,人都走光了问题也不大,禁地不能有事。

        等顾泠吃得差不多,封铭看了看外面阴霾的天气,“要是下了大雨,裘公子他们上岛更安全些,但到时候船就可能被人发现。”

        “不会有事。”顾泠相信曾在海上生活多年的裘琮,经验很重要。

        “王爷夜里想住在何处?”封铭问。

        “盛越的院子在哪?”顾泠问。

        封铭起身,指了一下城主府中某个方位,“在那边。王爷要住盛越那里?倒是好计,一般人不会想到,盛越也不会从禁地里出来。”

        跟裘靖他们约定好的,是让他们三日后再靠岸上岛,船上有足够的干粮和淡水供他们使用。

        不多时,顾泠就进了盛越的院子。

        这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哪怕有从附近走过的也会绕道,怕盛越在里面,对他们发难。

        顾泠进了盛越的房间,把门关上,开始在房中各处翻找搜查。

        但找了一遍,并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盛越房中就没多少东西,以他在岛上的地位而言,堪称简陋。

        于是,顾泠直接在床上躺下睡了一觉,养精蓄锐。

        ……

        顾泠苏醒,已是日暮时分。午后看似要下雨的天气,后来又倏然放晴,并无风雨。

        今日的晚霞格外绚烂,仿佛给整个星落岛都笼上了一层鲜艳的红纱。

        顾泠站在窗边看外面的天空,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他不知道如今苏凉是平安在家,还是已经被墨岩抓了,都有可能。时至今日,不管什么样的局面,他都只能面对,尽力解决麻烦。

        过了一会儿,顾泠才离开盛越的院子,又去了花园八角亭。

        封铭还在,但他中间曾离开过。

        “王爷,岛上今日走了约莫一半的人,还有不少人这会儿没走,是在等船造好,可能会连夜离开。”封铭一刻钟之前才把岛上各处暗中查探了一遍。如今这种局面,再加上先前的事,仍旧选择留下的人不是没有,但除了禁地之外极少。离开星落岛,外面天地广阔,或许还有未来,继续追随墨岩,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见顾泠看向禁地的方向,封铭长叹一声说,“有个妇人,说她的一双儿子被盛越带走了。那家人的船造好了,男人都没打算再管那俩孩子,只想离开,我还远远听到他们说,孩子没了,到外面安定下来想生多少生多少。但那妇人不肯走,都被拽上船,又跳到水里,一个人回来了,那家人也没再管她,这会儿她跪在禁地门外,哭求盛越放了她的儿子。”

        天色暗了,从顾泠的位置看不到在禁地门外哭泣的女人,也听不到声音。

        “可有人找女儿?”顾泠问封铭。

        封铭再次叹气,“查到了那个小女孩的家人,已经撇下她都走了。”

        此时禁地里,盛越正带着两个男孩一起在吃饭,小女孩又睡着了。

        一个长老进来,盛越问什么事,他看了看那俩孩子,示意盛越单独谈。

        盛越便起身往外走,也没出去,到山洞出口就停下来了。

        “盛公子,那俩小子的爹和叔伯都跑了,娘在禁地外面哭。”长老说。

        盛越神色淡淡,“就算我现在把儿子还给她,他们母子三个也走不了了。不用管她。”话落便转身回去了。

        双胞胎之一见盛越回来,又问了一次,“师父,我们今晚能回家睡觉,明日再过来吗?”

        盛越摇头,“不能。”

        两个小男孩眼眸瞬间黯淡,默默地握住了彼此的手,不敢再吱声。吃饱之后,他们就乖乖到石屏后面睡觉去了,那里铺着被褥。

        哑奴进来收走了碗碟,又送了热水来。

        山洞里没有盛越的床铺,他就盘膝坐在水潭边闭目养神,面朝外面,抬手就能碰到躺在小床上的小姑娘。

        封铭和顾泠在八角亭待到了临近子时,又暗中到海边看了看,比白天的人少很多,仍有人在挑灯造船,还有人背着行李在等离开。

        就目前的情况预计,过了明日,岛上除禁地之外,就没什么人了。

        回城主府的时候,封铭问顾泠,要不要管那个在禁地门外哭泣的女人,“夜里冷,再这样下去,她身体受不住。”

        “你认识?”顾泠反问。

        封铭点头,“她叫阿芜,似乎本姓彭,我见过她带两个儿子去采蘑菇,打过照面,也打过招呼,算认识吧。”

        “你说她叫什么?”顾泠又问了一遍。

        封铭再次回答后,就见顾泠若有所思。

        “难道王爷知道她的身份?”封铭问。岛上的女子大部分都是被抓来的,也有生在岛上的,譬如闵柔,但是少数。彭芜就是被一个长老从岛外带回来当孙媳妇的,但那个长老去年已经死在了当时的乾国京城。

        “不确定,或许是。”顾泠说。他曾听闻跟苏凉关系颇好的原凉国老将彭威本来有个大孙女,也就是彭凡的姐姐,但出意外淹死了,找到的时候尸体都已无法辨认。那是约莫七年前的传闻,顾泠并未关注过那个意外亡故的彭家小姐叫什么名字。但星落岛上叫彭芜的女人,双胞胎儿子五六岁,有可能是彭威那个已死去的孙女。

        顾泠再次想起今日白天在山洞中见到的那对双胞胎男孩,当时并未留意,但如今得知彭芜这个名字后,顾泠便觉得那俩孩子的眉眼,颇有几分像彭凡。

        本来顾泠不打算贸然出手,怕打草惊蛇,被禁地里盛越之外的人发现,想着那女人总会回去,死不了,暂时不是管她的时候,也没办法从盛越身边把那两个男孩带出来。

        但既然那女人可能是彭威的孙女,顾泠便让封铭过去一趟。倒不是因为彭威的孙女比岛上其他的女人更重要,只是假如此女出身将门,性子坚强,可以沟通的话,不会给他们惹来麻烦。

        至于星落岛上已经离开的人,事后顾泠会找他们清算的,该救的人也会救。

        深夜时分,星落岛城主府中很安静,几乎没有什么光亮。

        禁地的门紧锁着,也没挂灯笼,封铭小心翼翼靠近,就听到了沙哑的哭声。

        封铭等了一会儿,没见禁地里有动静,便快速上前,把坐在地上的彭芜给拽起来,捂着她的嘴,拖进了阴影之中。

        “是我,封铭。”封铭压低声音说。

        彭芜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们原是认识的,且封铭之前归来当了海岸守卫队的队长,又被关进地牢,在岛上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

        彭芜看到了封铭的脸,立刻安静下来。

        封铭拽着她往远离禁地的方向跑,一直进了花园,最后到了八角亭才停下来。

        “你又回来了,是不是有人跟你一起的?”彭芜拽着封铭的胳膊,神色急切地问,“是不是那个苏神医也来了?”

        封铭摇头,“没有。有件事我要问你,请你如实回答。你在来岛上之前,是有家人的吧?你家在哪里?”

        彭芜容貌清丽,但很消瘦憔悴,眼睛红肿。她听到封铭的问题,抿了一下嘴唇,有片刻的犹豫。因为来岛上之后,她除了名字是真的之外,从未跟任何人提过她的身世,且知道她姓什么的人都极少,封铭是特别留意打听过。她知道,没有人能帮助她脱身,这岛上男人都是豺狼虎豹,女人只是男人的所有物。她起初是试过逃跑的,但被抓回来,打得很惨,后来有了孩子,更走不了了。

        但想到封铭被认定是星落岛的叛徒,彭芜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家在凉国曜城。”

        封铭便问,“你祖父是不是彭威老将军?”

        彭芜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我带你去见个人。”封铭说着顺着亭子中央的梯子往上爬。

        彭芜连忙跟上,因为体力不支,险些摔下去,但还是爬了上去。

        顾泠在上面,但彭芜并不认识他,只是震惊于他的美貌。

        “我叫顾泠,我夫人跟你祖父是忘年交。”顾泠开门见山。方才封铭和彭芜在下面的对话他都听到了,且彭芜的容貌也跟顾泠见过的彭凡的姑姑颇为相似。

        彭芜呆住了。她日夜幻想能离开这个魔窟,但得到的只是日复一日的失望,因为当年出事时,她亲眼看着抓她的那个人伪造了她的死亡。她的衣物,一切有身份标识的东西,都被拿走放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这些年,一想到她的家人以为她死了,根本不会找她,彭芜就心如刀绞。但有时候她又觉得,她的家人真以为她死了也是好事,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对他们更是一种折磨。

        “你弟弟叫彭凡,你爹叫彭谦。”顾泠说。

        “是的!我爹他……”彭芜瞬间热泪盈眶。她记忆中父亲一直身体很差,她不知道彭谦是否还在世。

        “你祖父,你父母,你弟弟都还在世。”顾泠神色淡淡,“你父亲的病是我夫人治好的。”

        彭芜被巨大的惊喜冲击着,一时放松下来,站立不住,差点跌坐在地,被封铭拉住,扶着她坐了下来。

        “谢谢……谢谢你们……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吧!他们才六岁!”彭芜又要给顾泠跪下。

        顾泠看了一眼禁地的方向,“我今日见到过你的两个儿子,他们没事,只是被盛越控制,我暂时无法把他们带出来。”

        “你见到他们了?他们真的没事?”彭芜喜极而泣。

        “我会尽力带你们离开星落岛,送你们回家。在这之前,你需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做多余的事。”顾泠看着彭芜说。

        彭芜连连点头,“我明白,我救不了孩子,只能靠你们,我不会惹麻烦的!你们放心!”

        “送她回她住的地方。”顾泠吩咐封铭。

        彭芜坚持跪下给顾泠磕了个头,才被封铭带着离开。

        封铭把彭芜送回了她在岛上的住处,是城主府外一个独立的宅子,其他人都跑了,就剩她自己。

        “那就是传闻中的顾美人吧?我小时候就听说过他。”彭芜心情稍稍松了一些,“他跟苏神医都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封铭让彭芜吃点东西就去睡觉,接下来就在这里待着,白天可以到禁地附近“游荡”一下再回来,避免惹人生疑。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小心的。你们也多加小心!”彭芜神色感激。

        ……

        除了上岛第一天顾泠去见过盛越,之后连续两日两人都并未碰面,盛越始终守着禁地,顾泠在岛上各处游荡,看着人越来越少。

        等到第三日,岛上就真的只剩下了禁地里面的人,以及为了儿子不肯离开的彭芜,还有暗处的顾泠一行。

        裘靖四人是在计划好的时间上岛的,把船藏在了封铭跟他们说的一个悬崖下方的潭洞里。这个地方知道的人不多,基本都已离开了。封铭接到他们,带着去见了顾泠。

        得知顾泠在岛上发现了彭威多年前死去的孙女,且彭威还有两个重外孙在盛越手中,裘靖不由叹气,“也算好事,但最好不要让墨岩和盛越知道他们母子跟我们有关系。事到如今,只等墨岩回来了。”

        (本章完)

        wap.

        /76/76574/31329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