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暴君总想生三胎在线阅读 - 第237章 她生气了

第237章 她生气了

        诗婉月的背影纤美苍凉,挺得笔直,染着一股倔强的傲气,与他之前在梅园破阵之时,看到的那道为了救他而死的那道身影十分相似。

        可是。

        太子长指微微紧攥,这怎么可能呢?

        他与诗婉月不过是才将将认识,连交情都谈不上。

        想来以后。

        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可阵法里的那个女子,却为了救他,而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他在抱着那道身影的刹那间,心骤然生痛,可见他对那女子是有感情的。

        午夜梦回。

        他总是会不断地回忆起这个女子,想知道她是谁,生得什么模样。

        他观察过很多次,不是落落,但却与诗婉月实在是很像。

        诗婉月从头到尾都微垂着眉眼,不敢与太子殿下直视,她款款上前,深深施礼。

        “多谢太子殿下这般相助,婉月一定会教导好他们,也会让他们谨记,将来都是太子门生。”

        太子眉眼里染过一丝温和,点头道。

        “东宫也会派人过来助你将紫薇学院开好的。”

        如此一来。

        就算是有人再想插手,也失了先机,而这些学子,就全都握在了他的手上。

        父皇知道想必也会十分赞赏!

        “是。”

        婉月并未拒绝,她需要太子的帮助。

        “落落。”

        诗婉月握住苏落落的手,抬眸时,眉眼里染着一丝湿润,苏落落笑着拥住了她,她知道诗婉月这段时间一定熬得很辛苦,那些人估计每天都逼着她,逼得她喘不过气来。

        “没事,都会过去的,仙仙那里有消息吗?”

        方才路过风月楼的时候,那里歌舞升平,热闹非凡,看起来比之前还要热闹。

        “她……应该很好吧,我上次去找过她一次,但是她不想见我,而且……她已经是那里的花魁了,她说已经找到了一个,动手了。”

        说起这些。

        诗婉月的心尖都是颤抖的,小时候,仙仙看到一只蚂蚁都舍不得去踩,看到树上掉落下来的小鸟,都要小心呵护将它养大,看到婢女冬天受了冻,她都会让婢女进屋,不要在外面。

        她是那样的柔弱,那样的善良,可是这些人,这些凶手把她逼成了一个狠戾的杀手。

        一颗泪水落下,婉月握紧共落落的手,将一封信偷偷地放进她的手心。

        那是诗仙仙在风月楼里听到的各种消息,她想着应该会对苏落落有用,所以就写下来了。

        “我会派人过去看她的。”

        苏落落不露声色将东西捏进袖子里,随后与太子一起离开了诗府。

        诗婉月静静地站在大门口,看着他们的马车离开。

        “阿慈,咱们还是很幸运的,是不是?”

        如果不是落落,就不会有太子的帮忙,她们今天也不会解决这么大一个难题。

        可她一个女子想要把诗府经营出来终究是难上加难的,所以……她要想办法更快的出人头地。

        成为女夫子,虽然轰动了京城,但还有许多人是瞧不上的,认为她才学不够,所以诗婉月一副对联贴在了学堂大门口,请人对下联,如今一个月过去,都没有人把下联对出来,这才平息了那些人的声音。

        渐渐的。

        开始有人主动把孩子送过来上学,也有人媒人上府上来提亲……

        如今有苏落落和太子的力量,她诗婉月算是正式在京城站稳了脚跟,没人敢再对她和学堂不利了。

        “小姐,您和公主都很好,奴婢看着都欢喜。”

        诗婉月微微抿唇。

        转身时。

        一下子愣住。

        她似乎忘了问苏家二哥哥的消息了,原本看到落落的时候,念头一闪而过,却忘记了。

        她垂眸浅浅苦笑,太忙了,也太累了,渐渐地就把苏二哥给忘记了。

        轻抚着自己的心口,诗婉月感受着那里隐隐的痛意。

        她知道。

        她没有时间去伤春秋、悲画扇,也没有时间去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她要打起精神,重新起航。

        二哥哥,祝你幸福!

        诗婉月在心里轻轻地喃出这句,长裙拂动,踏进府里。

        一路上。

        苏落落与太子聊了一些诗家的事情,太子也算是知道了来胧去脉。

        快要回到梅园的时候,太子便说要去忙与苏落落告别,随后苏落落的马车便朝着梅园奔去。

        回到园子。

        小安公公就迎了上来,说小皇叔正在读书写字,夫人正在招待客人。

        苏落落以为是什么客人,踏进正厅的时候,便看到那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君墨临正在享受着母亲的热情款待。

        母亲竟然一口气做了三种糕点招待君墨临。

        见到苏落落进来,君墨临凤眸染着柔光,端起糕点朝着她走了过来,柔声道。

        “苏姨做的糕点,正热着,你试试。”

        他捏了一块递到苏落落的唇边,苏落落樱桃小口微张,轻轻咬了一小半,随后满足的眯起了眼眸,母亲做的糕点一直都是最好吃的。

        君墨临见她欢喜,笑着将剩下的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苏夫人看着君墨临这般亲密的举动,有些笑得合不拢嘴。

        老实说。

        她真是越来越喜欢君墨临了,只是……只是眼下不能让他们定亲有些可惜了。

        一来小王爷那般护犊子,二来她们的身上都有大任,三来这天下还未平定……实在是……

        “睿王布在宫里的人应该死了七成,布在各府里的眼线也清得差不多了,这会你要是亲眼看到睿王发疯的模样,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君墨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接着又从桌子上拿起一只精致的礼盒笑道。

        “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梨花木雕刻而成的礼盒,镶嵌着数颗宝石。

        苏落落垂眸看着,微微抿唇,接过礼盒,正要打开,小安公公进来施礼道。

        “夫人、小姐,门外停了一辆马车,说是江南左道陈家的小姐,前来寻找君少爷。”

        江南左道!

        苏落落眸底犀利闪过,这可是赫赫有名的角色。

        江南一带有左道和右道两大家族,左道陈家,右道宫家,势力十分庞大,而且作风歹毒。

        这种大世家族一般都不会与皇家有什么利益关系,他们看中的是走出这片大陆,通往九州更为广阔的世族,甚至是九州最霸道的皇族。

        所以。

        他们嚣张的程度就算是王孙公子见了,也要礼让三分。

        但也没有听说君墨临与陈家的小姐相识啊?

        “不认识,让她走就是了。”

        君墨临嗓音冰冷,什么左道右道的小姐,他可是一个也不认识的啊。

        “请进来。”

        苏落落却淡淡开口,既然来头这般大,她自然是要见一见的,美眸微抬看向君墨临。

        “都找上门来了,现在才说不认识,是不是有些糟心了。”

        君墨临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忙握紧苏落落的手,急道。

        “我是真的不认识,我眼里心里除了你,可再没有别人了,真要说一个,那便是绒儿。”

        苏落落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手,转身窝进舒适的椅子里。

        苏夫人看着她们吵吵起来,眉眼里都是笑意,吵架好,吵架最容易出感情了,于是接上了话头。

        “这位左道的小姐也是有些意思的,梅园易主那么大的事情,她堂堂陈氏会不知道?竟然直奔梅园而来,就算是她不知道吧,那要拜访,也应该先去君府拜见长辈,这才合了礼仪。”

        “母亲。”苏璎雪扶着苏夫人坐下,眸底杀意闪过“左道、右道从来都不把京城放在眼里的,也许君家长辈对她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倒是君少爷,让人青睐。”

        毕竟。

        这可是天下第一的美男子,虽然是纨绔,但也是上街就让人尖叫,让人走不动路的呐。

        不过。

        苏璎雪看向君墨临,君墨临最近的气势看着有些变化了,越来越霸气,也越来越孤冷。

        君墨临俊脸染着无辜,急忙看向苏落落。

        苏落落接过茯苓端来的热茶慢慢的喝着,苏璎雪眼眸微动,上前拉住苏落落的手。

        “走,咱们回去沐浴更衣,一会出来用饭了。”

        呵!

        左道的小姐又怎么样?上门踢馆又怎么样?她妹妹生得倾国倾城,还怕她不成。

        这就去梳妆打扮,随便一眼就惊艳全场!

        “不用了,三姐,我已经饿了。”

        忙了这么一大通,她确实是有些饿了,母亲煲的汤那叫一个好喝,想想都流口水。

        “不行,吃饭还有一会呢。”

        苏璎雪把妹妹拉了起来,然后又瞪了君墨临一眼,两个人转身就走。

        君墨临拿起礼物急忙跟了上去,追上苏落落的脚步。

        “那我在外面守着吧,等落落出来一起用饭。”

        苏璎雪只当自己没有听到,两人迅速消失,君墨临摸着高挺的鼻子看着已经生气的姨姐姐。

        心想糟了。

        但他真的不认识什么陈家的小姐,也没有出去招花惹蝶,他什么也没有干啊?

        苏璎雪和苏落落这般生他的气,他也很委屈的好吗?

        砰……

        厢房的门重重的被关上,君墨临站在院子里眨了眨长长的睫毛,一双明月般的眸子看向天空时,竟露出笑意。

        真好。

        她生气了!

        她真的生气了,他看得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