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潜龙之判官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上 进警察局

第十四章上 进警察局

        一声而愣,众人闻声看去只见一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缓缓走来,男子双臂肌肉宽阔,身上散发着一股强者之气。

        此人便是黑市的主人霍擎天,男子看了看双方笑而说道"周小姐黄公子,你们两个是要打算拆掉我的黑市吗?"

        虽说霍擎天笑着说,但话语之间却有着一股不可抗逆的威严,此人便是渤海市最强之人,武道宗师。

        此时的黄天子有些面露难色的说道,"霍馆主,这是我黄家的事,还请你切勿插手,另日我黄天子定当,上门拜访。"

        黄天子在此吃鳖当然不服,所以对着霍擎天有些不愤的说道。

        见黄天子不肯就此罢手过,霍擎天的脸色忽然一变,身上散发出强大让人感受到压迫感的威压,瞬间在场送人都是开始,喘息不及,只有在一旁的李中崋面不改色,走到周雨身后,缓缓把手搭在周雨肩上,周雨才是轻微舒了一口气。

        "难道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懂吗?"

        话语刚落一记空气拳便是凭空产生强大的力量朝着黄天子攻击过去。

        身旁的三长老惊慌失措,一个箭步冲到了黄天子的身前双手格挡,随后空气炮便重重的击在了他的身上,可就算是这样空气炮的力量却没有消减,狠狠的撞击,让他带着黄天子连退数步,而他的嘴角也是溢出鲜血。

        纵使自己受创,可他依旧不能放下戒心,一脸警惕的看着霍擎天,对着霍擎天抱拳卑敬的说道,"对不起,霍馆主,今日是我黄家不懂礼数,失了方寸还望霍馆主,不要往心里去,改日定当让家主登门谢罪。"三长老也是吧,家主搬了出来,因为在整个渤海能与之抗衡的,也只有那寥寥几位,而黄家家主便是其一。

        "哼!今日我就看在黄老头的面子上饶过你们两个,如若再次发生,定当不饶。"

        老者心中大喜,连忙叩谢的说道,"多谢霍馆主,网开一面,我这就带着天儿离去。"

        见到黄天子已然离开,周雨也是对着霍擎天行礼说道,"小侄女拜见霍叔叔。"

        霍擎天看了看周雨发出慈父般的笑容,"我说你这个小妮子刚一来,怎么就给我找事做。"

        说罢,霍擎天又看了看周雨身边的男子若有所思的上下打量,随后对着周雨说道,"这是你的男朋友吧?不错,年轻人很有潜质,能在我刚才的威压下坚持下来表示修为应该不低,我想你应该也是武学大师吧"。

        被霍擎天误会李中崋是自己的男朋友,一旁的周雨俏脸不由一红,微微低下头,有些小女人的可爱对霍擎天娇嗔的说道,"霍叔叔你说什么呢?他只不过是我的朋友。"

        看见如此的周雨,霍擎天爽朗一笑,哈哈,没想到女强人的你还会害羞啊!"

        "霍叔叔!"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对了小子刚才你们得罪了黄天子,出去可得小心,那个小家伙的心胸狭窄,说不定会对你有所报复。"

        "多谢霍前辈,告知!"

        离开黑市,李中崋和洪日庆互留方式直接回到了公司,刚一到公司,苏强就连忙上前说道,"大哥你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干了呢,今天一大早上面就怕人说总裁办公室的水龙头坏了,让你去修水龙头。"

        李中崋点了点头,随后来到任盈盈的办公室门口,此时办公室大门紧闭,里面不断传来稀疏几人的议论声音,原来此时的任盈盈正和几位股东周旋。

        "常叔,难道说你就这样不相信公司能渡过难关吗?如果我们继续和山河药材合作,那不摆明是给他们所低头?"

        常威是天机生物最大的股东之一,这一次也是他鼓动其他股东来向任盈盈施压,而他自己也是暗地里跟着山河药材有所合作,只要是常威能让天机生物并入山河药材就能得到天机生物董事长的位置。

        "任侄女,不是我不给你机会,自从你父亲去世之后你雷霆上位,可是我们天机生物的股票一跌再跌,如若不和山河药材所合作,我们天机生物破产是迟早的事,今天我也是召集了一半的股东进行了商议,我们一致通过暂时先撤除你董事长的身份。"

        这个消息普通晴天霹雳,任盈盈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咚…咚…咚"此时一阵敲门声也是打断了众人的商议。

        来人是李中崋,"不好意思打搅一下,是总裁让我来修水龙头的。"

        一旁的常威立马不悦的说道,"谁让你进来的给我出去,没有见到我们现在正在商量事情吗?"

        面对常威的怒吼,李中崋没有听从对其指示,嘲讽一笑,"说你们几个大老爷们也不害臊,居然是集体逼宫。"

        被李中崋如此一说,周围在场的不少人都是老脸一红;"你算什么东西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啥最说话了,我让你现在给我滚出去,没听到吗?"

        此时的任盈盈能看出李中崋是来给自己加油支撑的,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了后盾,整个人都镇定下来,"常叔,这人是我叫来的,现在公司还是我说了算,我让他来他便来,我没让他走,我看你们谁敢让他走。"

        所有人被任盈盈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都吓了一跳,他们没有想到一个小女娃居然会和他们对着干,见所有股东一时无语,任盈盈随后紧跟说到,"常叔,你今天带来了一半的股东,可是,你忘了在天基生物成立股东会之前董事长有着一票否决权,除非是你召集了所有股东通过率在90%以上才能执行股东通过的方案。"

        "任盈盈,你这是在耍横,你要考虑清楚你这样做的后果,整个天机生物会被你祸害完的。"常威有些失去理智的说道。

        "谁祸害了公司,谁的心里清楚,我就不直面说出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地里都干了些什么事,只不过父亲生前还愿意给你们一些面子,一直没戳穿罢了。"任盈盈气势十足直压所有人。

        "好了你们也不必着急,给我一个星期,如果我没有让天机生物有所好转,不用你们说,我自己退下这董事长的位置。"

        见任盈盈如此一说,常威心中大喜,不过依旧是没好气的说道,"哼,记住你说的话!一周后再没好转,别怪我们这些当叔叔的不恋旧情。"

        见到常威带着一众股东摔门离开,任盈盈也是松了一口气,"刚才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解围,我一时间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小事,董事长你不是要我来修水龙头的么?哪里坏了,我怎么没看到勒。"

        任盈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美工刀,放到了李中崋的面前,"我是想你来修修我这个水龙头。"

        见到美工刀的出现,李中崋知道对方已经是怀疑了自己的身份了,不过依旧装傻的说道,"任总,你在说笑勒,你那个水龙头我修不了,也不敢修啊!虽然我很乐于助人可这里也不方便。"

        被李中崋调戏,任盈盈脸颊上浮现出红晕,她自然是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但是却没有反驳,被李中崋如此调戏,她居然是有些小鹿乱撞,"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那天是你出手的吧,当初在场的所有人里面还有一个你,而我也让人去调查了这美工刀上得批次号,上面显示是水电房所领取走的。"

        "真是没有想到,我们的任总居然还是有着心细如尘的一面,不错当日出手的正是我!"被任盈盈所猜到,李中崋索性也不再隐瞒,直接承认了。

        "说说吧,你到底是谁,你有着这样的实力为什么到我们公司屈尊当个水电工,"当日李中崋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给别人当个私人保镖不比在这里强?

        李中崋无奈告诉了他此行的目的。

        "强化药剂的事情我听父亲所提起过,可是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任盈盈疑惑的问道。

        李中崋笑着摆了摆手,"信与不信,都在你,好了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刚一出门李中崋就接到了渤海海关的电话,说是他的快递被卡在了那里需要过去一趟,李中崋乘车赶去。

        此时海关熙熙攘攘,不少人排队等过海关,霍擎天排队来到窗口,"你好,我是来办理提取业务的,我的东西已经到达你们的海关。"

        办理业务的女子看了一眼李中崋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带了证明手续了吗?"

        "我就是收件本人,这里有我的身份证,你可以看一下,我不清楚你们所谓的证明手续是什么?"

        就在李中崋一脸懵逼的时候,身后的一位胖大叔好心小声说道,兄弟你是第1次来吧,他们说的证明就是老人头啊,给他们两张,东西马上就能提出来了。"

        李中崋也是明白,原来他们就如此敛财的,当即对着女人说到,"东西没有件我也必须取,不然我会投诉到监管部门。"

        女子见李中崋要进行投诉,眉头一皱道也没说些什么,只是不悦的说道"跟我来吧。"

        来到海关的中转中心,李中崋也是看到了自己的快件,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东西是刑天寄过来的,就在李中崋要办理取件手续的时候,一道声音从李中崋背后响起,"等等。"

        来人男子穿着海关的督办服饰,此男人叫向波是女子的上司,在李中崋说要投诉他们的时候,女子也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他,向波当即大怒,居然有人要断自己财路。

        李中崋疑惑地看着他,"有什么事情吗?"

        "当然有事,我刚才调取了这个快件的资料,发现这个快件是h国邮寄过来的,现在我有理由怀疑你这个快件里面的东西是h国发来的间谍工具,而我也怀疑你是h国派来的间谍,所以麻烦你等我去海关保卫处做调查笔录。"

        "不用如此麻烦,直接去警镲局岂不更好?"李中崋很清楚保安队都是他们自己人,如果进去没个几天肯定出不来,还不如索性直接去警镲局。

        听见李中崋要去警镲局像不只是呵呵一笑,心中暗想到去警镲局更为方便,因为警镲局的不少人,只要自己一句话,李中崋在警镲局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好啊,那就如你的愿去警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