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第八章

        1

        指挥车里,铁牛前趋凑近龙飞虎,低声提醒他:“你把凌云和沈鸿飞分到一组,又把陶静和何苗分到一组,是不是风险很大?都是年轻人,正是激情无限的年纪,你就不怕出事?我可是察觉到一些苗头了!”雷恺赶忙举手:“我附议!咱们这儿的规矩可是铁定的!如果他们之间产生感情,只能调离一个出去,都是重点培养对象,对咱们的损失太大了。”龙飞虎也是一脸心事重重:“说实话,我比你们担心他们会犯忌。但有的时候,还是未雨绸缪比较好,一旦木已成舟,我们以后会更痛心。让他们提前面对感情问题,这也是我对他们的一次考验!如果他们连自己的感情都处理不好,怎么能处理好今后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特警工作呢?”铁牛和雷恺一愣,龙飞虎有些感慨地看着远处的群山,“夫妻两个都是警察,这简直就是人生的灾难!”铁牛一笑:“你在说你自己吧?……你和路瑶真就一点儿希望没有了?”龙飞虎收回目光,没说话。

        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从山林方向盘旋而来。空地上,吴迪眯着眼,一手拿着鸡翅,另一只手架着狙击步枪瞄着半空中的直升机。驾驶舱里,左燕戴着耳机,熟练地推着操纵杆。她侧头看到林间空地上正在聚餐的老鸟们,皱了皱眉头,吴迪满脸堆笑地朝她扬了扬手里的鸡翅,左燕诡异地一笑。

        半空中,左燕掉转机头,直奔老鸟们上空,一个俯冲,螺旋桨掀起一股飓风席卷而来,顷刻间,空地上的烤炉翻倒,火苗子乱飞,左燕笑了笑,敏捷地拉高机头。吴迪趴在地上,被飞扬的尘土迷了眼,他看了看手上沾满土的鸡翅,又看看旋停在半空中的直升机,不得不扔掉。杨震愤怒地看着翻了一地的羊肉串,对着吴迪怒吼:“吴迪!这事儿你得管啊!太嚣张了!我跟你说,女人这东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韩峰笑:“他倒是想管呢!管得了吗?事儿还没办呢,骨头先酥了!”队员们“哄”的一声大笑起来。

        直升机里,左燕得意地笑笑,随即接通频率呼叫:“龙头龙头!我是飞燕!”龙飞虎坐在指挥车里,拿过通话器:“飞燕!情况怎么样?”

        “目标一直在移动,很分散。”

        龙飞虎低头看表:“还有五分钟,你自己稍微休息一下吧。”龙飞虎放下无线电,脸上都是坏笑:“好了,准备干活儿吧!”几个人来不及收拾摊子,雷恺熟练地打开车里的各种设备。

        2

        茂密的山林里群山叠嶂,沈鸿飞和凌云前后跑着,凌云停下,擦了擦头上的汗,开始有点吃不住。沈鸿飞回头伸手:“东西给我吧!”凌云倔强地扭头:“不需要!”

        “那你自己背着吧!”沈鸿飞转身跑了,凌云咬牙跟着:“咱们就一直这么跑下去呀?要不要先找个好地方藏起来?”沈鸿飞头也不回:“他们有直升机,还有各种先进的搜索装备,这种时候,能跑得远点儿比藏起来的安全系数高得多。要想躲过搜捕,先得生存下去!”凌云语塞,看着沈鸿飞的背影,有些不服气,她还是跟了上去。

        在两个人后面不远处,郑直和另外一个菜鸟气喘吁吁地跟着。那名队员有些体力透支,不耐烦地说:“郑直!我就不明白了,咱们老跟着他们干啥呀?”郑直狡黠地笑笑:“这你就不懂了!没看沈鸿飞是特种兵出身吗?他的野外生存能力强,跟着他咱不吃亏。”

        “别蒙我了!你是不是舍不得凌云啊?”

        “扯淡!”郑直不承认。

        “我可警告你,警队有规矩,两口子不能在同一个单位!否则的话,必须有一个人得走。你看是你退出,还是她退出?”

        郑直震惊地看着他,心里没底:“没那么绝对吧?”那名队员信誓旦旦地说:“我打听了,这是死规定,从无例外!”郑直失望到极点,不说话,闷头前行。

        山林的另一边,赵小黑手里拿着一把镐把,抱怨着:“我就不明白了。咱们不是来考特警的吗?特警需要在野外作战吗?”段卫兵手里拿着把趁手的菜刀,不时地砍掉左右阻挡的枯枝烂叶:“当然需要了!犯罪分子可不一定只藏在城市里。我特别能理解龙头的想法,他这叫换位思维,先让咱们体会一下罪犯的心理轨迹,以后再遇见这种事,咱们就知己知彼了!”赵小黑不屑地看着段卫兵:“我发现你这个人简直一点儿个性都没有,逆来顺受的,什么委屈你都能当好处想。你看人家何苗,好歹敢跟龙头叫板两句,那才叫有个性呢!”段卫兵笑了笑:“以前我也不这样,进了特种部队以后,这种性格就自然形成了。像何苗那样个性太强,早晚会吃大亏的!”赵小黑嗤之以鼻:“别老跟我提特种部队!特种部队很了不起呀?我们武装特警比你们也不差!”段卫兵嘿嘿一笑:“你说得对,各有所长!”赵小黑目瞪口呆,跟上段卫兵:“我发现,要想跟你吵一架还真难!”段卫兵也不生气:“为什么要吵架呢?我们是战友,是兄弟!”赵小黑嗤地甩了一句,扛着镐把继续狂奔。

        此刻的何苗正气呼呼地拿着一根树枝拽着陶静。陶静走不动了,撒娇地说:“何苗,我求求你了,咱休息一会儿吧,就一会儿!”何苗冷冷地松开树枝,瞪着陶静:“马上到时间了!你想被淘汰吗?你要不想走,就直接退出!别拖累我!”陶静委屈地看着何苗,把手里的树枝又递到何苗身前,可怜巴巴地:“我绝对不会主动退出……按照规定,如果我被他们抓住,你也会被淘汰的。”何苗赶紧一把抓住树枝,转身继续拉着陶静走:“我真是倒了霉了!遇到你这么个搭档!”陶静跟在后面偷笑:“我真是太幸运了!遇见你这么好的搭档!”

        3

        山林边,空地上停着数架直升机,越野摩托、atv(沙滩车)、utv(农夫车)列队待命。刚才还懒散聚餐的老鸟们此时都已严阵以待,各个目光炯炯。猎奇也呼哧呼哧地吐着大舌头蹲坐在韩峰旁边。龙飞虎站在自己的队员面前,目光凛凛:“这是对新学员的考核,也是对你们这些老家伙的考核!规矩你们都知道,我向你们保证,没有抓获小老鼠回来的突击队员,一定还会调离突击队!—出发!”

        队员们全副武装,鱼贯登上直升机,直升机迅速拔高而起,高速旋转的螺旋桨卷起飓风直奔山林上空。这时,车队也陆续进入密林,三中队长带着老队员们跑来,中队长右手握拳,队员们唰地就地隐蔽,中队长打开手持终端,将编好的命令快速发出。

        山林上空,直升机悬停,滑降索垂下,老鸟们把枪甩在后背鱼贯降落,落地后熟练地建立环形防御。一中队长打着手语,老鸟们很快呈小组队形散入山林。

        群山深处,特警穿着军靴踏着草叶走过来。老鸟们呈战术队形小心前行。一个老鸟拿起热像仪对准树丛,两个红色轮廓隐约显示出来。老鸟得意地一笑,放下热像仪,掏出一枚瓦斯弹就扔了出去!—瓦斯刺刺地冒着白烟,白烟快速笼罩了树丛,两个菜鸟剧烈地咳嗽着跑了出来,看见一脸得意持枪对准他们的老鸟,满脸沮丧。

        丛林另一处,身披伪装网的吴迪举着88高精狙隐蔽在树干交叉处,沈文津举着激光测距仪,低声道:“九点钟方向,两个,距离188米……”吴迪熟练地快速移动枪口,啪!啪!子弹穿越树丛缝隙,两个菜鸟冒着黄烟,迷茫地四处寻找开枪的方向,但丛林里一片寂静。沈文津继续调整测距仪:“七点钟方向,四个,200米!”吴迪掉转枪口,丛林深处顿时黄烟弥漫。

        半空中,直升机盘旋而至。机舱内,左燕看着显示屏上的红外图像,对着耳机报告:“这里是飞燕,方位2769,发现隐藏目标,六人!”

        “收到!”老鸟组长拿出仪器确定好方位,一挥手,众老鸟们匆匆朝目标而去。没过几分钟,一队垂头丧气的菜鸟们就被铐着串成一串蚂蚱,在老鸟的押送下走了出来。

        山林外的指挥车里,龙飞虎紧盯着直升机传输回来的视频画面问:“多少了?”雷恺看了一下数据:“击毙27人,抓获19人。”龙飞虎脸上露出不满,抓起无线电通话器:“你们就那么想离开猛虎突击队吗?如果完不成任务,中队长先把调岗申请交上来!”龙飞虎放下通话器,抓起一串羊肉串吃了一口,扭头看铁牛:“我最近几天是不是对他们太好了?出工不出力呀!”铁牛苦笑。这时,无线电传来声音:“龙头!龙头!医疗车到了,请求进入!完毕!”龙飞虎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允许进入!完毕!”雷恺抬头看着龙飞虎,笑:“哟!来熟人了!去迎接一下吧?”龙飞虎苦笑,起身拉开车门。

        两辆医疗车快速开来,刘珊珊和医护人员们跳下车。龙飞虎看到了刘珊珊,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还是迎了上去:“大家辛苦了!”刘珊珊笑着:“龙头,你可吓我一跳!刚接到任务时,我还真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原来是演习呀。”龙飞虎笑笑:“其实跟实战也差不多,所以把你们请来了,有备无患嘛。”刘珊珊看了看丛林深处:“有伤员吗?”龙飞虎说:“现在还没有,不过也快了。你们先休息一下吧。”刘珊珊一愣。

        4

        远处群山苍莽,山林里,段卫兵悄悄地从树丛里探出头,观察四周。没有动静,迅速跑到另外一处树丛,挥挥手,赵小黑也猫着腰快速跑了过来:“我的个亲娘啊!我还以为他们就是从原路追来呢!原来还有直升机啊!”段卫兵凝重地观察着四周:“情况远比我们预想的要复杂。”赵小黑看了一眼手里的镐把:“那怎么玩儿啊?咱去哪儿找安全区?”段卫兵看着手里的菜刀,无奈地摇了摇头。

        山林另一处,直升机呼啸着盘旋而过。树丛中,沈鸿飞探出头望着远去的直升机,焦急地催促着凌云。

        “它应该没发现咱们吧?”凌云小声地说。

        “肉眼是发现不了,仪器就不一定了!”沈鸿飞说。凌云“啊”了一声,两人急匆匆地朝前跑去。

        “师姐!沈鸿飞!”郑直和另一名队员匆匆跑过来。郑直喘着气:“咱们一块儿行动吧!”话音刚落,远处传来扑哧扑哧的脚步声—那是军靴踏在地上枯叶传来的声音。沈鸿飞一惊,抬头望去,大喊:“快跑!”—四个人撒丫子猛跑!一队老鸟们持枪冲了出来,老鸟组长一挥手:“追!”

        沈鸿飞四人落荒猛跑,顿时身后枪声大作!老鸟组长边追边对着无线电:“我是09!我是09!方位1126……发现四名目标!正在朝北面逃窜!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指挥部搭建的临时帐篷里,摆放着各种高科技终端设施,红灯闪烁。龙飞虎紧盯着大屏幕问:“多少了?”雷恺看着数据:“击毙37人,抓获31人,主动退出11人。过半儿了。”龙飞虎目光一动:“58、59、60,这三个组还在吗?”雷恺看看数据,一笑:“万幸!都在呢!”铁牛看龙飞虎表情凝重:“你紧张了?”龙飞虎哈哈一笑:“起码比小鼠们要轻松一些!”

        此刻,山林里枪声大作,沈鸿飞四人在林间猛跑。郑直上气不接下气:“快想办法!咱们这么跑下去,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抓住!”沈鸿飞边跑边望着前方茂密的树丛,回头看见后面影影绰绰的身影,目光一动,焦急地催促着:“快!到前面树林!”其余三人赶紧跟上。

        山地雾气缭绕,沈鸿飞四人气喘吁吁地跑进一处茂密的丛林,沈鸿飞一握右拳停下,凌云诧异地看着他:“干吗停下?!”沈鸿飞严肃地看着三人:“咱们跑不了了!”郑直一惊:“什么?你要放弃吗?”沈鸿飞焦急地埋头低声道:“听着!要想不被淘汰,从现在开始,你们必须要听我指挥!”三个人面面相觑,都狂点头。

        沈鸿飞俯在三人耳边低语了几句,三人点头,立刻分散隐蔽到对面半人高的树丛里。沈鸿飞看着他们的背影,焦急地低喊:“越分散越好!”三个人赶紧拉开一段距离,匆匆隐蔽。沈鸿飞听着后面传来的脚步声和无线电通话声,转向身旁一棵大树。几乎同时,四个老鸟呈搜索队形跑来。老鸟组长看看前面一大片树丛,拿出热成像仪。树丛里,凌云、郑直和另外一名队员绝望地拿着“武器”,准备好和老鸟们同归于尽。凌云四处寻找着沈鸿飞的踪影,没看见人影。

        热成像仪上,出现三个距离分散的红影。领头的老鸟组长皱了皱眉,又拿着热成像仪扫了一圈,悄声问:“咦?怎么跑了一个?”另一个老鸟不屑地说:“没关系,按照规则,解决了这三个,跑的那个照样淘汰!”组长点头,打着手语,三个老鸟会意地向三个红影走去,老鸟组长迅速隐蔽到一棵大树后面,持枪警戒。

        郑直三人藏在树丛里,一脸绝望地看着老鸟们朝自己走来,凌云还在焦急地寻找着沈鸿飞的身影。郑直咬牙,手里的菜刀攥得更紧了。不远处,沈鸿飞忽然如狸猫般悄然落地,组长听着风声,猛地要转头!—一把破菜刀横在他的脖子上,沈鸿飞悄声低语:“前辈,你死了!别破坏规矩!”老鸟组长愣住,难以置信地看着沈鸿飞。沈鸿飞拽过他的枪,又从腰里拔出手枪,悄然向前而去。

        老鸟们越走越近,其中一个持枪瞄着树丛:“出来吧!缴枪不杀!”另一个老鸟笑呵呵地看着树丛中若隐若现的凌云:“我都看见你了,你还藏个什么劲儿啊?你选吧,被捕还是被击毙?”凌云猛地站起身,拎着菜刀大义凛然地走过去。老鸟举着枪,笑道:“呦呵!花木兰啊!站着别动!我可没心情跟你拼菜刀!”

        凌云瞪着眼睛朝前直走,老鸟一拉枪栓:“告诉你别动!”—凌云继续向前!—老鸟无奈地摇头,瞄准,扣下扳机!—“砰!”一声枪响!凌云拎着菜刀,绝望地闭上眼睛。“砰!砰!”又是两声枪响!凌云一愣,睁开眼,猛然看到面前的老鸟身上刺刺地冒着黄烟,一脸茫然地四顾寻找。不远处,走向郑直的另外两名老鸟也是浑身冒烟—背后,沈鸿飞举枪,呈标准的跪姿射击!凌云“啊”地欢呼起来,直奔沈鸿飞!郑直也兴奋地跑出树丛。

        凌云笑意盎然地跑到沈鸿飞面前,一把揽住沈鸿飞的脖子:“沈鸿飞!真有你的!”沈鸿飞看着凌云的眼神,有些尴尬—后面的郑直愣住了!沈鸿飞目瞪口呆,凌云尴尬地松开手,看着沈鸿飞,扭过脸。郑直表情复杂地看着两人。

        已经“阵亡”的老鸟组长和三个同伴走过来:“唉!天天玩鹰,今天被鹰给啄瞎了眼。”他看着沈鸿飞:“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沈鸿飞一笑:“我拒绝向死人透露任何信息!”老鸟组长一愣。沈鸿飞焦急地对着另外三名菜鸟:“别愣着了!这四具尸体上的所有制服、武器装备全是咱们的了!”

        菜鸟们反应过来,凌云欢呼着朝老队员走去,郑直满脸不快,身体蹭过沈鸿飞的时候,低声说:“你和你女朋友关系还不错吧?”沈鸿飞一愣,会意地笑笑:“挺好,准备结婚呢。”沈鸿飞看着郑直的背影苦笑。旁边,凌云瞪着一个老鸟:“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老鸟一脸紧张:“不至于吧?”凌云手里的菜刀唰地横在他的脖子上,老鸟苦笑着开始扒衣服。

        几分钟后,沈鸿飞等四人大背着自动步枪,全副武装,意气风发。沈鸿飞看着四个老鸟悲戚戚地穿着小鼠的破旧迷彩服坐在草堆里,笑道:“前辈!对不住了!记住规矩啊!”老鸟组长苦笑着挥挥手,往后一倒,揶揄地说:“一路顺风!”沈鸿飞一挥手,四人兴高采烈地消失在树丛里。

        5

        沈鸿飞四人藏身在一个小土包后面,凌云焦急地操作着缴获来的终端电脑,另外三人三面警戒。沈鸿飞不时焦急地回头问:“怎么样?找到保护区没有?”凌云抬头看他,摇头。沈鸿飞后退着回来,凌云苦恼地看着三人:“所有信息我都查看了,根本就没有保护区的位置标注!”郑直皱眉:“龙头不是又把咱们骗了吧?”

        “没准儿!他很阴险!”另一名队员说。沈鸿飞沮丧地看着凌云:“你是电脑高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凌云想想:“我可以编一个木马程序,进入他的指挥系统,从根儿上找!—但是需要时间!”郑直一脸释然:“行啊师姐!这办法太好了!赶紧啊!”

        这时,别在沈鸿飞腰上的无线电传来声音:“09!09!我是03!你们追到哪儿了?提供方位!”众人面面相觑,沈鸿飞焦急地四下看看,低声道:“快离开这儿!”凌云起身收起终端,四人匆忙离去。

        在小土包不远处的树丛里,陶静和何苗探出头,心有余悸地望着四人跑远的背影。何苗看着入神:“不太对呀……”

        “怎么了?”陶静问。

        “他们里面有女的。”

        陶静一愣:“不会吧?出发的时候我看了,全是男的,没见有女的呀!”何苗指了指:“你看第三个……”陶静望着穿着一身老鸟制服的凌云:“怎么了?”

        “看她的屁股!”陶静吃惊地看着何苗,何苗不以为然地继续道,“走路的时候,女人的屁股扭动方式不同于男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陶静气恼地问:“你这么有经验,是不是经常看女人屁股啊!”何苗震惊地看着陶静:“你胡说八道什么?!这跟经验有什么关系?你是学医的,应该比我清楚!”陶静一愣,恍然大悟:“也是啊,女性的骨盆占身体的比例比男性大,走路的时候骨盆会自然摆动。”陶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屁股。何苗冷冷地瞪着她:“如果是你,分辨距离最少提高一倍以上。”陶静有些尴尬:“有女人能说明什么?”何苗看着匆匆走远的四人:“他们之中有女人,而且看他们刚才的举动,不像是在搜索,更像是跟咱们一样在躲避。这说明,他们有可能……”

        “有可能是我们的人,缴获了敌人的装备?”陶静震惊地接话。

        “虽然概率很低,但是并不是完全没可能!”何苗起身,“走!跟上去看看!要真是自己人,他们有武器,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茂密的树丛里,几个全副武装的老鸟据枪搜索而来。03组长边走边焦急地呼叫:“09!09!03呼叫!听到请回答!听到请……”03组长突然住嘴,几个老鸟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的草堆—四个穿着小鼠迷彩服的老鸟们尴尬地冲他们挥了挥手。03组长难以置信地跑过去:“怎么回事这是?”

        “自己看呗,尸体不能说话。”09组长一脸沮丧。03组长不确定地看他们:“你们……被小鼠给毙了?我的个天啊!他们人呢?”09组长无奈地捂着嘴。03组长一脸着急:“哎呀!你就当给我托梦了!快说!”09组长松开嘴,一脸严肃:“兄弟,我们已经够丢人了,咱要点儿脸吧。靠你们了!”03组长一脸无奈,发狠地一挥手:“给我追!”老鸟们持枪蜂拥而去。

        山下指挥车里,二中队长的声音从无线电那头传出来:“龙头!龙头!我是赤狐!我是赤狐!03报告,一伙数量不明的小鼠将09小组全歼了!缴获了全部的制服和武器装备!现在03正在追击!完毕!”龙飞虎兴奋地坐起来:“啊哈!这回好玩了!”

        铁牛和雷恺难以置信地相互对视:“鸟枪换炮?这……这怎么可能啊!”龙飞虎抑制不住兴奋:“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早就说过,这帮小鼠里面藏龙卧虎!”雷恺气恼地骂道:“这09是吃干饭的!”龙飞虎拿起无线电:“赤狐!赤狐!我是龙头!我现在命令,你们全体人员加入追击这帮小鬼的行动!一个小时之内抓不到人,我把你调到枪械室数弹壳去!”

        “赤狐明白!”无线电里传来二中队长沮丧的声音。龙飞虎悠闲地靠在椅子上,看着显示屏,一脸欣慰。

        6

        丛林深处,河流潺潺,生长在两岸的灌木都长得很茂盛。半空中,直升机盘旋着呼啸掠过。密林里,沈鸿飞带领着小分队手持步枪小心地前行。突然,一阵激烈的枪声响起,沈鸿飞一行人大惊,慌不择路地往前狂奔。后面,五个老鸟边追边开枪:“赤狐!赤狐!我是03!我发现他们了!”

        “03!咬住他们!马上报告你的方位!我会命令所有人员向你靠拢!务必咬住他们!”对讲机里传来二中队长的急吼声。03组长将方位发送过去,随后打着手语命令,狙击手和观察手会意,提枪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包抄而去。

        沈鸿飞四人猛跑着,边跑边还击。郑直一脸焦急:“他们大部队马上就会赶到!怎么办?!”沈鸿飞边跑边说:“尽可能甩掉他们!实在不行,找个有利地形干掉他们!”其他人一愣,随即开枪,继续猛跑。

        山林中不时传来枪声阵阵,在小土包的半腰,何苗匆匆向上爬了几步,焦急地回头催促着陶静。陶静气喘吁吁地伸着手:“拉……拉我一把!”何苗无奈,拽住陶静,忽然脚下一滑,两人连翻带滚地滚下小土包!陶静的脸被碎石子划伤,一道道血印子印在脸上,何苗痛苦地捂着左小腿,一股鲜血从裤子里渗出来。

        “快,让我看看!”陶静小心翼翼地掀开何苗的裤管,一下惊呆了!—何苗的小腿下方,一根斜茬儿树枝将肉贯穿,鲜血直涌!

        “快,用手掐住这里!这样可以止血!”陶静脱下外衣,掏出手里的破剪刀,将自己衣服下摆剪开一个豁口,用牙咬着使劲一扯,吱啦一声,扯下一个长布条,扭头看着何苗:“我得把树枝从你腿上拔下来,你忍着点儿疼!”何苗点头,额头上的冷汗直冒。陶静小心翼翼地握住树枝的一端,何苗拽下帽子,咬住。陶静深呼吸一口,使劲一拽!“啊—”何苗痛苦地一声闷吼。陶静也满头是汗,快速用布条包扎好伤口:“何苗,坚持住!别怕!有我在,保证你没事儿……深呼吸……放松……”何苗嘴里咬着帽子,看着陶静,汗水顺着她洁白如玉的脸颊流下来,何苗有些发呆。

        “还疼吗?”陶静熟练地把布条扎好,关切地看着何苗。何苗挣扎着站起身,刚向前一迈步,忽然惨叫着一个趔趄!陶静赶紧扶住他。何苗痛苦地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良久,何苗愣愣地看着陶静:“陶静,你走吧!”陶静愣住,何苗严肃地看着她:“你自己走吧!想办法找到自己人,跟他们一起行动。我的腿不行了,不能拖累你!”陶静的眼睛有些湿润。

        “你放心吧,你走远了以后,我见到搜索人员就主动要求退出,这样就不会影响你的成绩了。”何苗说。陶静更咽着:“你说什么呢?!咱们走这么半天了,你都没嫌弃我,一直在帮我,现在你受伤了,我可能抛弃你吗?”陶静说着,倔强地站起身,伸手:“走!我扶着你!”何苗表情复杂地看着陶静:“我这样会害了你!”陶静含泪微笑:“有什么呀!大不了一块儿被淘汰。我去医院上班,你去it公司当白领!”何苗有些感动,两人互相搀扶着,一步一步朝密林深处前行。

        丛林莽莽,枪声大作,四个黑影焦急地跑上高地。沈鸿飞望着前方的陡坡,焦急地喊停:“再下去咱们就成活靶子了!就地隐蔽!还击!”四人迅速卧倒,各自寻找有利地形,发起反击。高地下方,03组长拿着无线电呼叫:“赤狐!赤狐!我咬住他们了!方位1198……马上支援我!”

        “两分钟以后赶到!”无线电里传来二中队长的回话。03组长咬牙切齿地瞄准:“给我打!”—“嗒嗒嗒!”林子里瞬间枪声大作。

        高地附近的小树林里,穿着伪装迷彩的观察手从一棵树下跳下来,一指方向,狙击手会意,二人匆匆跑过去。

        山林里,沈鸿飞趴在地上冷静地瞄准点射,三个老鸟敏捷地边打边变换体位还击。沈鸿飞焦急地嘶吼:“打!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山林里,枪口突闪着密集的火焰,双方激烈地胶着着。

        狙击手在树丛中瞄准,观察手卧在旁边拿着激光测距仪。沈鸿飞四人就在侧方向高地上,但是视线不太好。两个人对视,会意地悄悄向另一个方向移动。

        另一处树林中,段卫兵和赵小黑匆匆跑来,就地隐蔽,两人侧耳听着外面的枪声。段卫兵有些诧异:“奇怪呀!好像两拨人在对战!”赵小黑也是惊讶:“不可能啊!咱们没这些武器,难道老虎们自己干起来了?”段卫兵也觉得奇怪,两人低姿朝树林边跑去。

        两人跑到树丛边,赵小黑左右看看,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很快就缩回来,一脸的难以置信:“乖乖!是沈鸿飞和凌云,另外两个挡着看不清楚!”段卫兵诧异地看着赵小黑:“这么远你能看得清?”赵小黑自信地指着自己的双眼:“我这双眼睛,蚊子飞过去我都能分出公母来!绝对错不了!他们穿着和老队员一样的制服!”段卫兵愣住,忽然一拍脑袋:“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那些老家伙们手里都是现成的武器装备呀!”赵小黑恍然大悟:“哎呀!咱光想着当耗子了,就没想过找身猫皮穿呢!—下一步怎么办?”段卫兵想了想,望着侧方向:“咱们迂回过去,想办法和他们会合!有了枪啥都好办!”赵小黑使劲点头,俩人匆匆而去。

        高地处,沈鸿飞四人还在顽强地抵抗着。高地下的老鸟果然不是吃素的,边打边变换身形,交替掩护着步步逼近。凌云一脸焦急,建议往回撤,沈鸿飞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陡坡,冷声道:“不能全撤!得有人留下来掩护!”三人全都一愣。沈鸿飞边还击边侧头:“凌云,你跟郑直他们小组撤退!我掩护!”凌云一愣:“郑直,你们两个走!我和沈鸿飞留下来!”

        “你不用留下!万一顶不住,我就宣布退出!”沈鸿飞低声怒吼。凌云震惊地看着沈鸿飞,一咬牙:“我不走!要死一块儿死!”沈鸿飞气恼地看着凌云,凌云的眼圈有些泛红。

        “你们走!我掩护!”郑直也豁出去了。沈鸿飞再次低声吼道:“别争了!明年我会再来的!快走!”三个人都不动。沈鸿飞突然拔出手枪,对着三人:“快走!再不走不客气了!”凌云眼睛湿润了:“……你小心点儿!我们在前面等你!”沈鸿飞点头。三个人含泪后退。沈鸿飞拿着手枪和自动步枪交替射击,不断变换长短枪,更换着弹匣。

        高地侧方向的树林边,03组狙击手探出头来,高精狙的瞄准镜里,四个人的身影清晰可见:“03!03!我锁定他们了!”

        “自行射击!”

        “明白!”狙击手哗啦一声顶上子弹,旁边的观察手也冷静地调整着观测准星。

        在他们后方,段卫兵和赵小黑一前一后匆匆跑来。赵小黑看到前面正在瞄准的狙击老鸟,猛地隐身,指了指前方。段卫兵顺着看过去,大吃一惊。两人对视,又低头看着手里的武器—一个镐把、一把破菜刀。狙击手据枪抵眼,缓缓下压扳机,段卫兵和赵小黑对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猛冲过去!—“砰!”狙击手忽然闷哼一声,枪打偏了!赵小黑拎着镐把,精准地砸在狙击手的后颈子上。段卫兵的破菜刀横在观察手的脖子上,阴笑道:“你死了!”观察手难以置信地看着段卫兵,又侧头看着昏倒的狙击手:“老猫!老猫!”段卫兵尴尬地看着赵小黑:“你来真的呀?”赵小黑狡猾地一笑:“我收着劲儿呢!没事,一会儿就醒!”两人二话不说,几乎同时拿起狙击步枪,扔下破镐把和菜刀,冲了出去。

        高地上,沈鸿飞不停地开枪,大喊:“快!快呀!”后面,凌云带着哭腔:“沈鸿飞!你别恋战!我们在下面等着你!”沈鸿飞发狠地扣动着扳机:“等我干什么?!跑得越远越好!找到保护区!”郑直表情复杂地拽了拽凌云,凌云哭着往山下跑去。

        半山腰上,03组长气恼地开枪,怒吼道:“老猫!兔子!你们他妈的睡着了?打呀!”—“啪!”狙击步枪开火了!—03组长身体猛地一震,不相信地低头看着自己身上刺刺地冒着黄烟,他愣住了,紧接着连着两声枪响,旁边的另外两个老队员也相继中弹,黄烟直冒。

        沈鸿飞难以置信地看着半腰冒烟的三个老鸟,扭头一看,段卫兵和赵小黑一人扛着一把狙击步枪走出树林,朝他兴奋地招手!沈鸿飞愣住,大笑:“哈哈!友军来啦!”凌云和郑直连忙爬上来,三个人高兴地欢呼起来。

        7

        六人齐聚,沈鸿飞笑着敬礼:“欢迎狙击小组归队!”段卫兵笑着还礼:“第一狙击小组段卫兵、赵小黑,愿意接受沈鸿飞同志的指挥!”两个人拥抱大笑。凌云转过脸擦了擦眼泪。赵小黑极度不满地拽开段卫兵,拍了拍手里的高精狙:“我是主狙击手,你是观察手!刚才这话得我说!”

        “谁规定的你是主狙击手啊?”段卫兵不服地说。

        “高精狙是我抢到的啊?”赵小黑一脸得意。

        “行了行了!这个问题咱们以后再说!”沈鸿飞赶紧劝停,“敌人的大部队马上到了,咱们得赶紧走!”正说着,空中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众人大惊,沈鸿飞一挥手,几个人没命地跑下陡坡。

        指挥部帐篷里,无线电传来左燕的声音:“龙头!龙头!我是飞燕!03小组全军覆没,一共有六名目标向北部密林逃窜,我正在跟踪追击!会持续报告目标方位!完毕!”龙飞虎惊讶地张大了嘴。雷恺苦笑:“得!现在他们连狙击手都有了!这下玩儿大了!”龙飞虎抓起无线电话筒:“各单位注意了,我是龙头!紧急任务!现在有七八只小老鼠,穿了我们的衣服,缴获了我们的武器,正在向丛林纵深逃窜!我命令,所有人员按照飞燕报告的方位信息,向目标合围!务求全歼!完毕!”

        帐篷外,龙飞虎抬眼望着黑茫茫的山林,表情有些凝重,忽然又有些欣慰地笑道:“有意思!”他掏出烟,点着,狠吸了两口。密林深处,六个黑影在飞速奔逃,半空中,直升机轰鸣着掠过头顶,很快就成了一个小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