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第九章

        1

        丛林上空,一架武直-9直升机快速下降,低空悬停。哗啦一声,舱门打开,老鸟用力抛下大绳,转身,双腿钩住大绳,第一个滑降下去。很快,队员们也陆续滑降。组长最后滑下来,对着直升机伸出大拇指,直升机轻点机头,飞走了。老鸟们迅速集结,持枪向密林深处出发了。

        山林里,阳光穿过密集的树叶投射在地上,影影绰绰。郑直一行人在林间跑得呼哧带喘,沉重的脚步踩在湿地上,没有半点声响。沈鸿飞满头大汗,焦急地催促着队员们加快速度。突然,队员们都停下脚步,愣立当场。沈鸿飞顺着方向看过去,也呆住了!—二十几个穿着破烂迷彩服的菜鸟们互相搀扶着站在前方,脸上都是血道子,身上的作训服也被树枝划得千疮百孔,都眼巴巴地望着沈鸿飞几人。

        沈鸿飞和队员们面面相觑,一脸凝重。一个女队员哭着:“带上我们一起走吧!我们不想退出!也不想被淘汰!”沈鸿飞看着这一群伤残新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凌云侧头低声说:“如果带上他们,目标就太大了,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全军覆没。”沈鸿飞的眼睛转向苍茫的群山,停顿了一下,说:“现在所有的老虎都被咱们吸引过来了,如果我们自己走了,他们面临的只能是灭顶之灾!”凌云一愣。沈鸿飞回头:“咱们扮演的虽然是逃犯,但是我们还是警察!我们走到今天,靠的不是哪一个人的能力,这种时候,我们绝不能放弃自己的同志!”几个人面面相觑。

        “我没有意见!”郑直率先点头。赵小黑脸一横,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大义凛然地说:“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其他队员也点头赞同。沈鸿飞目光一凛:“一起走!”一帮菜鸟欢呼起来。沈鸿飞示意他们闭嘴,侧耳一听,有轻微的声音传来—一架无人机正在空中盘旋,嘶吼道:“快跑!”队员们跟上他,蜂拥着向密林深处跑去。

        这时,指挥所的显示屏上,无人机传回的影像被逐渐放大—沈鸿飞带着一群菜鸟在密林中狂奔。龙飞虎的脸上滑过一丝笑意,随即板下脸,拿起桌上的无线电。

        密林上空,左燕驾驶的直-9警用直升机超低空掠过。舱门打开,沈文津紧靠舱门,一架轻机枪的枪口伸了出来。

        林子里的一群人拼命奔逃,不断有人摔倒,又被人猛地拽起来,连拖带拽地继续跑。空中,三架警用直升机低空飞过来,机枪开火!枪口闪着火焰,密集的弹雨呼啸而来,沈鸿飞焦急地怒吼:“小心机枪!—”边跑边返身向机枪手开火。队员们狼狈地四散躲避着,但还是有几个菜鸟被机枪扫中,林子里冒起了黄烟……几分钟后,直升机拉高机头,得意地呼啸而去。

        林子的另一边,陶静艰难地搀扶着何苗,枪声传来,何苗诧异地望着树林前方,脸色凝重:“枪声好像越来越近了!”两人警觉地停住脚。何苗低头,受伤的小腿处又有血渗了出来,何苗忽然松开陶静的手:“你自己快走吧!”陶静诧异地看着他:“你又怎么了?不是说好了咱俩要同舟共济吗?”何苗摇头苦笑:“没有这个可能了!我的伤我自己清楚!再这么走下去,只有一个结果。”陶静的眼泪唰地下来了,何苗平静地看她:“走吧!有一个人能留下,总好过两个人都被淘汰。你走以后我就会呼救,见到老队员我会宣布退出,这样的话,我的腿伤也能得到及时的救治……”陶静哭着摇头。何苗惨笑:“哭什么呀?放心吧!下一次我还会报名的。我何苗要做到的事情,绝不会放弃!”

        不远处,四个老队员快速地交叉前行,直奔他们而来。何苗焦急地低吼:“你还等什么?!快走啊!”陶静含泪,焦急地四下环顾,发现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处树丛有动静。这时,脚步声已接近树林边缘。两人搀扶着来到树丛后面,陶静慌忙将一些杂草和树枝盖在何苗身上。何苗焦急又震惊:“你呢?你藏哪儿?”陶静含泪看着何苗,低声说:“记住你刚才的话,一定不要放弃!”陶静说着,大步离开了何苗。

        树丛十点钟方向,四个老队员呈搜索队形缓步走来。陶静想了想,一瘸一拐地走过去,老队员机敏地散开,枪口对准了陶静。陶静大大方方地停住脚:“你们怎么才来呀?”老队员们愣了,陶静抱怨道:“快过来扶我一把!我受伤了,不玩了!”

        四个老队员面面相觑,组长警觉地看看四周:“你的搭档呢?”陶静撇嘴:“我还找他呢!你们跟撵兔子似的追得大家满山跑,跑着跑着就散了!”

        何苗躲在树丛后面,不敢出声。陶静一屁股坐在地上:“我退出!”老队员们一笑,放下枪,起身迎上去,伸手拉她,陶静一把拨开他的手:“看什么看?你又不是医生!”组长笑笑:“呦!小姑娘还挺封建啊!我是看看你的伤有多重,好汇报情况,派人来接你呀!”陶静挣扎着站起身:“也没多严重,我就是觉得这么玩太没意思了。你给我指个方向,我自己出去就得了!”组长笑笑,转身指着身后的方向:“顺着这个方向一直走,大约三公里吧,我们设了一个收容站。”

        “谢了啊!”陶静说罢,扭头要走。组长喊住她:“等等!你的姓名,编号。”陶静一愣,强忍着眼泪:“59组,陶静……”陶静没回头,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一瘸一拐地走着。树丛后面,何苗的喉结在蠕动。

        四个老队员看着陶静的背影走出树林,这才匆匆穿过树林而去。树丛里,何苗猛地拨开树枝草叶,狠狠地擦了一把泪水,挣扎着站起身来,目光坚定。

        2

        山沟里,二十几个队员还在气喘吁吁地奔逃着,附近的树林里,大批的老队员从各处集结,有条不紊地朝各个方向围拢过去。

        郑直跌跌撞撞地跑着,忽然脚下一绊,一个趔趄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啃了一嘴的土。沈鸿飞一惊,赶紧跑回来,郑直伸着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沈鸿飞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片树丛后,一个黑洞洞的墓穴口!

        战术手电啪地亮了,黑乎乎的墓穴口只勉强容得下一个人进出。沈鸿飞拿着手电,探头一看,虽然这个洞口很小,但里面的空间却很大。沈鸿飞缩回身子,郑直赶紧问:“怎么样?”沈鸿飞关了手电说:“好像是座古墓,里面空间还可以,能装下!”

        “坟?!”凌云大惊。郑直咬了咬牙:“不就是座空坟嘛!老子尸体都见过!”

        “没什么大不了的!生存下来最重要!”段卫兵扒开众人,想往里钻。队员们面面相觑,沈鸿飞压低声音:“没有武器的先进去!有武器的殿后!快!”

        菜鸟们都挤在黑乎乎的墓穴里,沈鸿飞倒退着最后一个钻进去,又顺手从旁边找来一些茅草和树枝遮住墓穴口。洞里的光线更暗了,赵小黑四下张望着:“我的个亲娘啊,这里面空间挺大,肯定葬的是豪门大户啊!起码得是个员外……”这时,直升机的轰鸣声从高空传来,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动。

        左燕操纵着直升机,侧头看着下面的山沟,又看看红外探测—没有任何显示。左燕惊讶地眉头紧皱。机舱里,吴迪和沈文津举着望远镜四下寻找,仍然是一点动静没有。

        “奇了怪了!这帮小鼠会妖法呀?!”沈文津纳闷儿。

        帐篷里,龙飞虎、雷恺和铁牛三人眉头紧皱地盯着显示屏。龙飞虎拿起无线电:“飞燕,我是龙头!还是没有发现吗?”

        “报告!没有任何发现!所有目标全部消失了!”

        龙飞虎目瞪口呆。

        “不会是我们的设备出问题了吧?”铁牛小心地问。

        “不可能所有的设备都出问题吧?”雷恺说。铁牛从帐篷窗户望出去,一脸忧虑:“天马上就要黑了,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啊!”龙飞虎思索着,目光转向卫星地图。突然,龙飞虎眉头一扬,猛地抓起无线电话筒:“各中队!各中队!我是龙头!目标绝不可能凭空消失!一定是藏到了什么地方!从现在开始,各中队围绕目标最后消失的地带,迅速建立封锁线,拉网式搜索!”无线电里传来一阵“明白”声。龙飞虎扭头看着雷恺:“老雷,看看还剩下多少人?”雷恺点头,看看电脑:“截止到目前,120人中总共抓获35人,击毙58人,还有27人漏网!”龙飞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目光一动,扭头对铁牛说:“铁牛,能不能联系一下当地派出所,让他们帮忙,给我们找一个熟悉这一带山区地形的向导?”铁牛点头:“我马上联系!”

        3

        山林里,何苗拄着一个用树枝折成的拐杖,用尽全力挣扎着前行。山沟周围,一组老队员分成几个小组,展开了拉网式搜索。半空,直-9警用直升机上,吴迪扯着脖子对着扬声器话筒高喊:“小老鼠们!快出来吧!你们藏不了多久了!现在这一片山区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迟早会找到你们!继续顽抗,只能是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洞穴里,菜鸟们都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天快黑了,你们都饿了吧?都渴了吧?教官们已经给大家准备好了各种饮料,还有烤肉、鸡翅、香喷喷的肉包子,只要出来就可以痛痛快快地享用,你们这是何必呢?”—郑直的肚子“咕噜”一声响,菜鸟们咽着唾沫,面面相觑。凌云冷声道:“大家都别上当!只要一出去,我们就被淘汰了!”—没有动静,吴迪有些失望,无奈地关了扩音器。

        机舱里,左燕看了一眼吴迪:“你这喊话内容也忒俗点儿了吧?听着跟伪军劝降八路似的!”吴迪嘿嘿笑:“这你就不懂了!心理战心理战,就得抓住敌人的心理。这帮小鼠在深山老林里蹦跶一天了,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吃的喝的!”左燕一听,忍俊不禁。

        洞穴里,光线越发黑暗。凌云低声对沈鸿飞说:“咱们就一直在这儿闷着?时间可是不多了!”沈鸿飞眉头紧皱,忽然看着凌云:“你不是说过,可以编个程序入侵他们的指挥系统吗?”凌云恍然大悟:“哎呀!我差点儿忘了这事儿了!”说着拿出电脑正要打开,沈鸿飞猛地按下凌云的电脑,右手食指竖在嘴边,众人也是一惊!—一双警用军靴出现在洞穴口,有人在来回搜索着。郑直悄悄地向前伸了伸枪管,沈鸿飞连忙对他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几个老鸟据枪一路搜索,没什么发现。

        不远处,带队组长挥挥手,脚步声渐远,菜鸟们这才吁了一口气。沈鸿飞低声说:“凌云!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凌云点头,重新打开电脑终端。

        山林边的指挥车外,一辆警车戛然而止,两个警察和一个村民匆匆下车,龙飞虎迎上去敬礼:“两位兄弟,辛苦你们了!”警察还礼:“您不用客气,我们张所说了,全力配合你们行动。”龙飞虎笑着点头,转向村民:“这位是向导吗?”

        “是!他叫李老幺,是附近李家村的。对这一带的地形很熟悉。”

        村民举起右手,夸张地敬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报告首长!我八岁就在这一带放羊了,后来还当过护林员,这片山里没有我不熟悉的地儿!”龙飞虎忍俊不禁:“老乡,不用叫我首长。我还得感谢你给我们帮忙呢!”李老幺认真地说:“我懂!你们是特警,特警出动,这一定是出了大案子了!……能给我透露点儿不?”龙飞虎笑:“什么案子你不用管,你能看得懂地图吗?”

        “能!我当过兵,正经受过训练!”

        “那就更好了!你跟我来!”龙飞虎对两个警察点头,匆匆带着李老幺上了指挥车。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在黑茫茫的大山里什么都看不见。凌云一头密汗,紧张地编着程序。队员们都紧张地看着她。

        “程序编好了!”凌云眉头一展,郑直兴奋地说:“师姐,赶快找安全区啊!”凌云忽然严肃地看着众人:“要想侵入指挥系统,就必须和他们联网,这样一来,我们很快就会被他们发现。”众人愣住。沈鸿飞严肃地看她:“你需要多长时间?”

        “最少五分钟!”

        “周围全是老队员,五分钟的时间,我们跑不掉!”郑直说。赵小黑一下子瘫软,泄气地说:“那不白干了?!”

        “只有一个办法!”凌云说,“我先从这里摸出去,确定安全之后,我再进入指挥系统寻找安全区!”凌云说完,看着沈鸿飞。

        “师姐!那样的话,你就太危险了!要走咱们一块儿走!”郑直着急地说。

        “我一个人的目标总小过二十多人!就算……就算我被他们抓住,也比全军覆没强。”

        所有人都看着凌云。

        “没人保护不行,我和你一起出去!”沈鸿飞一言出,满座惊。凌云一愣,不快地说:“你别总拿我当弱者!我不需要保护!”

        “咱俩是一个组,你完了,我也就完了!”凌云一愣。沈鸿飞拿起枪:“快点儿吧!别耽误时间!”凌云只好跟着他向墓穴口爬去,郑直目光一动,无可奈何。

        夜空里,直升机闪着红光从空中掠过。沈鸿飞快速钻出墓穴口,左右观察着。随后招招手,凌云跟着爬出来,两人悄无声息地沿着山沟匆匆而去。

        4

        灯光下,李老幺吃惊地瞪着电子屏幕上的地图:“我以前看的都是纸地图,这电脑上的……我还有点儿生。”雷恺和铁牛苦笑。龙飞虎强忍着耐心:“老乡,纸地图和电脑上的地图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显示的方式不同。你别急,慢慢看。”李老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凑近电脑屏幕,忽然瞪大了眼睛:“看懂了!看懂了!”龙飞虎精神一震:“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地方是一条大山沟,名字就叫野熊沟。”

        “野熊沟?有熊吗?”铁牛着急地问。李老幺嘿嘿一笑:“我小的时候有,现在呀,别说是熊了,连兔子都少了。”铁牛暗暗松了一口气。

        “老乡,这野熊沟里面有没有能藏身的地方啊?”龙飞虎问。

        “藏身的地方?”李老幺想了想,猛地一拍大腿,“有!这野熊沟里有一座古墓!”龙飞虎眼前一亮:“这墓穴里能藏人吗?”

        “能啊!”

        “能藏多少?”

        “我原来放羊的时候,去里面避过雨,里面老大了,藏个二三十号人没问题!”

        龙飞虎的脸上浮现出笑意,雷恺拍拍脑袋,一脸释然:“怪不得呢!”李老幺惊讶地看着龙飞虎:“特警同志,你是说有二十多个罪犯藏古墓里去了?哎呀!这可是大案啊!都犯的什么罪呀?”龙飞虎兴奋地一笑:“老乡,这个你就别问了。我再请你帮我最后一个忙!我派直升机把你送到野熊沟,你带着我们的特警队员找到这个古墓!”李老幺一愣,“啪”的一声夸张地立正敬礼:“我明白!我是特种兵嘛!时刻准备着!”

        暗黑的山林里,沈鸿飞和凌云摸索着前行。忽然,对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沈鸿飞飞快地把凌云拽到一棵大树后面,两个人身体几乎挤在一起,凌云有些尴尬,沈鸿飞警觉地注视着前方。

        几个戴着夜视仪的老鸟据枪搜索而过,凌云立刻用肩头顶开了沈鸿飞,白了沈鸿飞一眼,率先起身,朝前面走去。沈鸿飞一愣,苦笑着跟上去。突然,巨大的马达声传过来,两人赶忙闪身躲藏起来。几辆越野吉普在林间颠簸着疾驰,在离他们不远处戛然而止,李老幺和几名老队员跳下车,借着车灯的强光查看着地图。很快,吉普车快速地前行。等车开远了,沈鸿飞和凌云才从黑暗中闪身出来。

        “他们找了当地老乡当向导,开始搜索了!咱们得抓紧时间!”沈鸿飞望着远去的车队担忧地说。凌云也是一脸焦急地看着沈鸿飞:“咱们就在这儿吧!这里应该最安全!”沈鸿飞想了想,点头赞同。

        两人找到一片树丛下,沈鸿飞选好警戒位置,回头对凌云做了个ok的手势,凌云深呼吸一口,打开电脑,终端上数据闪烁,凌云眉头紧皱地飞速操作着。

        指挥帐篷里,雷恺警觉地盯着电脑屏幕,高声喊:“龙头!—”龙飞虎一愣,赶紧放下手里的方便面,抹了一把嘴凑过去。龙飞虎看着电脑屏幕,一脸震惊:“我差点儿忘了,他们里面有凌云!”说罢,龙飞虎看着雷恺:“能确定她的方位吗?”雷恺熟练地操作键盘:“没问题!”

        山林里,凌云顺利进入指挥系统,一脸兴奋。帐篷里,雷恺将一张纸条交给龙飞虎:“这是坐标!”龙飞虎抢过纸条,一把抓起无线电话筒呼叫赤狐!

        黑暗中,凌云眉头紧皱,纳闷地盯着屏幕上的地图:“奇怪……”沈鸿飞凑过来:“到底怎么了?”凌云看着沈鸿飞:“……整个任务范围内的地图我全都找过了!根本就没有安全区!”沈鸿飞愣住了。此刻,二中队长赤狐正带着五辆越野摩托车在林间疾驰。

        树丛里,沈鸿飞神色凝重。凌云一脸气愤:“我们被耍了!根本就没有安全区!他们太过分了!”沈鸿飞冷静地看着显示屏:“以龙头的性格,他干得出这种事来!”凌云一脸焦急:“那怎么办啊?”沈鸿飞站起身:“赶紧回去,带着大家转移!”凌云起身,准备关闭终端,忽然屏幕下方的一处吸引了她,凌云操作着终端:“还有一份加密地图!我需要解码!”说着十指翻飞,快速地操作着电脑。

        山林边上,二中队长打出手势,所有老鸟放轻脚步,据枪从各个方向包抄过来。此刻,凌云还在快速地操作着。“啪!”终端屏幕上出现一张地图!—沈鸿飞焦急地凑过去,凌云用手指引着地图,在屏幕上缓慢移动着。忽然,凌云脸色大变,难以置信地说:“安全区在……在特警基地的直升机机场!”沈鸿飞一愣。突然,一阵激烈的枪声在四周响起!沈鸿飞大惊,猛地将凌云拽到身后—老鸟们从四面八方涌围上来!沈鸿飞和凌云快速隐蔽,两个人交替掩护着朝缺口跑去!

        凌云边跑边关掉终端,大喊:“沈鸿飞!放开我!我不干了!没他们这么玩儿的!”沈鸿飞还击几枪,焦急地拽着她:“先脱险再说!”

        墓穴里,队员们伸着脖子听着外面的枪声。郑直一脸焦急,站起身:“坏了!肯定是沈鸿飞他们出事儿了!段卫兵、赵小黑,你俩留下,我去接应他们!”

        山林的一处上坡,沈鸿飞和凌云飞跑着,后面的老鸟们穷追不舍。奔跑间,沈鸿飞从腰间拿出一枚手雷,奋力甩出去,手雷冒起一阵白烟,老鸟们猛地趴倒一片,其中一个“中弹”冒烟,一脸沮丧地坐在地上。二中队长看着,发狠地说:“你们都想滚蛋吗?!”老鸟们脸上有点儿挂不住,爬起来一阵猛追。

        老鸟们刚跑过去,一侧的树丛猛地一抖—何苗挣扎着站起身来!他看看穷追不舍的老鸟们,又看看跑在前面的凌云和沈鸿飞,震惊万分。更加震惊的,是那个冒烟坐在地上的老鸟—何苗拄着棍子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盯着老鸟怀里的冲锋枪。冒烟的老鸟气急败坏地看着他:“尸体是不会主动缴枪的!”何苗苦笑,痛苦地蹲下身,拿过老鸟的枪,还有腰间的手雷、震爆弹,挂在自己腰上。老鸟哭笑不得:“小鼠,你都这样了,还想着作战呢?”何苗痛苦地站起身:“你登上过珠穆朗玛峰吗?我登上过。当时我的前辈告诉我,上山的路,只能进,不能停,更不能退,不登上山顶,永远都算是失败者!”说完,何苗一瘸一拐地又回到树丛边。

        山沟里,郑直和另一名队员匆匆地走着。前面传来一阵声音:“到了!到了!前面不远就到了!那古墓我进去过,容个二三十个人没问题呀!”郑直大惊,下意识地趴在地上,不敢动了。

        对面不远处,吴迪和杨震弃车前行,李老幺感叹地自言自语:“唉!我真老了,年轻的时候,我不比你们特警体力差,我……”杨震上前一步,死死地捂住他的嘴:“大爷,我求求你了,别再说话了!”李老幺瞪着大眼,使劲地点头,吴迪一脸苦笑地放开他继续向前。地上,郑直和另一名队员悄声爬起来,撒腿就往回跑!

        5

        一阵零星的枪声后,沈鸿飞和凌云跑到一处断崖边,凌云脚下一滑,没刹住,差点儿摔下去,沈鸿飞反应迅速,一把拽住了她!凌云心有余悸地喘着气—两人直愣愣地看着黑不见底的断崖。凌云快哭了:“我们没路了!”老鸟们呈扇面包抄上来,二中队长扛着枪喊:“小老鼠们,别拿生命开玩笑啊!缴枪不杀!我们是优待俘虏的!”沈鸿飞目光凛然,看着断崖底,若有所思。

        另一边,郑直几乎连滚带爬地跑到墓穴口低吼:“是我!快!全出来!快呀!”段卫兵钻出来:“出什么事儿了?”郑直喘气,指着身侧方向:“他们追来了!快跑!”段卫兵大惊,赶紧回身:“快!都出来!快!快!”—夜幕下,小鼠们一个接一个地钻出古墓,狼狈地沿着山沟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断崖边上,二中队长带着大批老鸟匆匆赶到,全都愣住了。

        “人呢?”二中队长傻眼了。

        老鸟们打开照明装备,几束强光唰地扫着断崖—十几米高的断崖下方树林密布,小鼠不见踪影。老鸟们面面相觑。

        “他们……他们不会真跳下去了吧?”一个老鸟担忧地说。二中队长愣住了,赶紧把无线电扯过来。

        “什么?!”指挥车里,龙飞虎一脸震惊。无线电传来二中队长的声音:“断崖有十几米高,下面是密林,我们看不清具体情况,但是确定他们是从这儿下去了!”铁牛使劲拍着自己的脑门子:“坏了!坏了!这两个愣头儿青啊!”龙飞虎表情凝重:“赤狐!马上带所有人迂回到断崖下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断崖边一片安静,只能听见风吹草动的声音。突然,断崖沿儿上,一只手猛地向前一探,啪地抓住断崖边一块石头尖—沈鸿飞身体悬空,单手板着断崖边,在他的下方,凌云满脸惊恐,死死地抓着沈鸿飞的腰带。两人风干鸡似的在空中来回摇晃着……沈鸿飞努力向上用劲儿,咬牙切齿地说:“凌云,抓住!千万不要乱动!”凌云带着哭腔:“沈鸿飞!你行不行啊?”沈鸿飞咬着牙引体向上:“你抓紧我!”沈凌云哭着抓紧他的腰带:“沈鸿飞,我饶不了你!”沈鸿飞看准了断崖边一块凸起的大石头,瞪着眼睛,嘶吼着,身体猛地向上一跃,一只手稳稳地扳住石头,另一只手瞬间跟上!凌云惊叫着,手一滑,抱住了沈鸿飞的大腿。

        “抓—住—”沈鸿飞整个身体向上,连带着把凌云往上拽。凌云死命地抱着沈鸿飞的大腿,又抓腰带,又扳肩膀,整个人趴在沈鸿飞身上,猛地一滚,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沈鸿飞赶紧收腿,站起身,看着凌云:“你怎么样?”

        啪!一个耳光打在沈鸿飞脸上。沈鸿飞愣住了。凌云泪流满面地哭着:“沈鸿飞!你王八蛋你!你不要命了,我还想活着呢!我妈养我这么大,我还没尽孝呢!”沈鸿飞大惊,苦着脸:“姑奶奶!你就别号了!咱得赶快回去!”凌云挣扎着起身,又软在地上:“我腿软了!走不动!”沈鸿飞伸手拉她:“我背你!”凌云一愣,随即打开他的手,擦着眼泪:“滚一边儿去!”说着,凌云倔强地站起身,赌气地往山下跑去。沈鸿飞苦笑着赶紧跟上。

        墓穴口。“轰!轰!”两枚催泪弹在墓穴里剧烈地爆炸,顿时白烟四起。老鸟们持枪怒吼:“不许动!不许动……出来!”—没动静。吴迪觉得不对劲,想了想,戴上防毒面具钻了进去,洞里空无一人—吴迪傻眼了,沮丧地一把摘下防毒面具,难道这帮小鼠还会遁地不成?这时,韩峰带着猎奇过来,猎奇吐着鲜红的大舌头,狂躁不安。

        “猎奇好像有发现,要不要放狗?”韩峰问。

        “废话!”吴迪不快地说。韩峰一松手,猎奇噌地就追出去,队员们赶紧跟着猎奇,猛冲而去。

        山沟的灌木丛里,小鼠们仓皇猛跑着。沈文津和吴迪等人一路紧跟着。砰!砰!—段卫兵和赵小黑转身瞄准,一人一枪,干掉两个,郑直也举枪打出几个扫射!几个人打完就跑,交替掩护着撤离。后边,吴迪和沈文津拎着狙击枪,急匆匆地向山沟一侧的高地跑去。吴迪边跑边说:“一会儿查查那俩狙击手是谁!好苗子啊!”沈文津也点头:“嗯!我也发现了!”这时,沈鸿飞和凌云一路猛跑,被山沟方向传来的枪声惊呆了。

        “坏了!他们被发现了!”凌云急吼。沈鸿飞脸上一沉:“快!”两个人赶紧加速猛跑。

        “不许动!”

        两个人同时愣住了!沈鸿飞目光一凛,猛地将凌云推倒,随即快速蹲下。树丛中,何苗举着枪,也愣住了。

        6

        断崖下的树林里,战术手电光柱四射—荒野里一无所有。二中队长愣住了,他目光一动,急跑几步来到树林边,举起手电照射着断崖沿儿,惊呼道:“我的个乖乖……逆天了!”这时,无线电里传来龙飞虎的怒喊声:“赤狐!赤狐!情况怎么样?找到没有?”二中队长沮丧地凑近无线电……

        帐篷里,龙飞虎愣愣地拿着无线电通话器,雷恺和铁牛站在旁边,目瞪口呆。龙飞虎放下通话器,扭头看着雷恺:“老雷,回头再帮我查查这个沈鸿飞的详细资料。我的意思是,他在特种部队的时候到底是干什么的?!他都干过什么?!他是怎么退役的?!我要知道他的一切资料!”雷恺苦笑:“好!我会用心去查,怕就怕……咱们的权限不够啊!”龙飞虎一愣。

        山林里,沈鸿飞背着何苗,凌云拎着何苗的武器,三人在山岭中快速奔跑着。何苗趴在沈鸿飞背上:“鸿飞!放下我吧!我会把你累垮的!”沈鸿飞边跑边说:“就你这一百多斤,累不跨我!别说话了,调整呼吸,身体和我的后背合理结合!”何苗一愣,有些感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凌云气喘吁吁地跟上来,边跑边听着远处的枪声。突然,凌云目光一动,扭头看见侧方向一个小山包,沉声道:“他们转弯了!咱们抄近路!”说罢,三人朝小山包方向猛跑。

        小山包顶上,沈鸿飞背着何苗跑上来,他将何苗放在隐蔽处,自己拎着枪卧倒,凌云也气喘吁吁地跟上来。两人屏住呼吸,枪声听得很清晰,应该就在下面的树林里。

        “怎么办?”凌云弓着身子凑近沈鸿飞。沈鸿飞焦急地望着,查看着周围的地形—一条黑乎乎的山洪冲出来的排水沟。

        “看见那个排水沟了吗?”沈鸿飞一指,凌云诧异地望过去,“你扶着何苗,到那儿去藏起来!”

        “你呢?”凌云满脸焦急。

        “我去接应他们,咱们在排水沟会合!”沈鸿飞看了一眼何苗,起身匆匆往山下冲去。

        “沈鸿飞—”凌云叫住他,“你当心点儿!”跑着的沈鸿飞一愣,回头咧嘴笑了笑,黑暗中露出一口白牙。沈鸿飞伸出大拇指,很快跑了下去。

        密林里,郑直一行人急匆匆地奔跑。沈鸿飞迎面跑来!郑直几人大惊,慌乱地举枪。

        “是我!”沈鸿飞低吼。赵小黑意外地看着他:“沈鸿飞?!你从哪儿来?”郑直着急地问:“我师姐呢?”沈鸿飞向后看了看,催促道:“回头再说!没有枪的都过来!”队员们焦急地聚拢过去,沈鸿飞指着侧方向:“所有人按照我这个方向一直跑!出了树林,你们会看到一个排水沟,凌云和何苗在那儿等着你们呢!到达以后,马上隐蔽!都清楚了吗?”队员们一愣,随即齐声低吼:“清楚了!”

        一群菜鸟们蜂拥跑走。郑直松了一口气,又焦急地问:“那咱们几个呢?”沈鸿飞检查着手里的步枪:“引开追兵!迂回和他们会合!”沈鸿飞抬手,朝着后方打出一个短点射,几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迅速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