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百世轮回,我革鼎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这里会发生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第九章 这里会发生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这膀大腰圆的小头目就叫张牛角,听陆展麟这么一说,他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下意识的反问道。

        “你认识我?还认识…我师傅?”

        他口中的师傅,自然便是陆展麟提到的褚曼成,那是他的师傅,太平道中的神上使,是教派在中原地区的第二号人物。

        说起来,张牛角在太平道内的地位也不算低,细细的算,应该能排到前五十名,手下教众超过千人,是他师傅褚曼成一力提拔上来的。

        “果然!”

        心头暗道一声,张牛角像是解开了某个疑惑。

        陆展麟自然认识张牛角,也认识他师傅褚曼成。

        要知道,陆展麟曾经在二十次的轮回世界里,加入过太平道,更是有五次成为太平道的“大贤良师”。

        当然,太平道教众发展到百万以上,陆展麟不可能全部都认识,但教会中的前一百号人物,以及一些很特别的人,他都很熟悉。

        这种熟悉是指,他知晓这些人的一切秘密。

        只不过,因为陆展麟的人生是以“二十五年”作为一个轮回。

        所以,严格意义上讲,这些太平道教徒与陆展麟永远是陌生人。

        但这并不重要。

        陆展麟想认识他们,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砰”的一声。

        此时的陆展麟将那带血的丝啪,猛地往桌案上一拍!

        “这品花阁是谁的地盘?你不知道么?轮得上你在这里为女人出头?”

        嘶…

        这下,张牛角倒吸一口凉气,脸色骤然变得煞白如纸。

        他原本就能笃定,陆展麟与他的师傅褚曼成是认识的。

        但…

        在这洛阳帝都,与师傅打过交道的人多了去了,这并不稀奇。

        可眼前这家伙不光认识他的师傅,竟然还能说出“品花阁是谁的地盘”,以及“雀门与太平道渑池定下的规矩”这种话。

        他的身份,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这件事儿,知道的人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除了太平道的几位高层外,只剩下雀门的那位“姑娘”了。

        不夸张的说,他张牛角都没这资格,地位差太远了。

        可有一次,他与师傅褚曼成喝酒,师傅喝醉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太平道与雀门在渑池定下的规矩全盘讲出,自然也包括这非同一般的“品花阁”。

        那时,张牛角听到后大为震撼…

        如今,在这品花阁里再度听到,心头的震撼程度更是有增无减!

        这小子?该不会是太平道高层派下来的吧?

        或者…是雀门那位“姑娘”的心腹?

        不对,雀门中压根就没有男人。

        “兄台可姓黄?”张牛角索性问道,语气一下子变得很客气。

        这是一句“暗语”,太平道信奉是黄天。

        兄台可姓“黄”?意思是,兄台是不是自己人?

        陆展麟也不搭理他,只是把眼眸望向刘沐这边。

        “玩够了么?”

        刘沐点点头,她还是很惊讶,惊讶于面前这个神秘男人太能打了,比她的那淳姓护卫要能打十倍!

        除此之外,她更惊讶的地方在于,这男人也太平静了吧,一出手就撂翻五个,血肉模糊的,可表情却是云淡风轻,就像是方才的事情只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

        神秘,好奇…

        刘沐的心中已经满满的被好奇心给填满了!

        反观张牛角…

        见对方无视自己,他的脸色又沉了下来。

        “兄台想走?走得了么?”

        “不管你是谁?我这些弟兄,但凡有个闪失,你背后站着谁也没用!”

        呵…

        陆展麟轻笑,“就你?拦得住我?”

        “拦不住也要拦。”张牛角摆开了架势。“想走,你就从我尸体上迈过去。”

        这话脱口,陆展麟笑了。

        他对张牛角太熟悉了,张牛角这人有个最大的毛病——好色!

        只要四大花魁之一的“月”伎陈一兔撩动下石榴裙,让他去杀人放火,他也会去,典型的没脑子。

        可除此之外,张牛角身上还有许多闪光点。

        比如极其重视兄弟情分。

        他手下的人,但凡叫他一声“哥”的,他就会把这些“小弟”当亲兄弟对待。

        他这人是真的能处,遇上事,他真的上。

        在以往的一次轮回中,陆展麟运用了一些手段,逼得太平道起义,也将张牛角这一部引入埋伏圈。

        他亲眼看到,混战之中,张牛角独自一人留下来断后,让手下把重伤的兄弟“褚飞燕”给带走。

        这种有情有义,且心思单纯犹如一张白纸的人,陆展麟一共接触过的也不超过十个!

        张牛角殒命后,他的兄弟褚飞燕改名“张牛燕”,就是要铭记住这个昔日里有情有义的“大哥”!

        想到这儿。

        陆展麟嘴角微微勾起,朗声道:“你师傅褚曼成就在隔壁的酒肆,你把他喊来。”

        不是商量,而是上位者对下位者提出的“命令”的口吻。

        陆展麟没有选择动手杀死张牛角。

        其实,他在轮回中曾杀过张牛角一次,那一次…张牛角掩护兄弟撤离,哪怕是死,都死死的拽住陆羽的腿,为兄弟争取逃生的机会。

        也正是那一次轮回过后,陆展麟再没有杀过他第二次。

        这种“有情有义”的人,陆展麟下意识的会放他一马,饶他一命。

        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或者说是陆展麟自己定下的一条底线。

        他喜欢有情有义的人。

        就比如,方才他对张牛角的手下动手,其实也下意识的留情,别看出血多,可均避开了致命的部位,只会留下一道伤疤而已。

        这不是陆展麟有意为之,就是一种习惯,一种底线,在看到张牛角时,肌肉下意识会产生的习惯!

        这…

        张牛角顿了一下。

        陆展麟提出,要他师傅过来。

        他其实挺怕的,怕师傅责怪他,责怪他因为女人闯祸,可对方既然认识师傅,又提到了师傅,这事儿…师傅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当然,张牛角并不知道褚曼成在隔壁酒肆。

        其实,陆展麟也没有看到,他在这品花阁里待了半天,窗户对着的是后院,而不是街道方向,但,他听到了一声马儿的嘶鸣。

        很嘹亮,声音的辨识度很高!

        是一匹叫做“飒紫”的马儿,而这马是褚曼成的坐骑,太平道中除了褚曼成外没有人能驯服这匹马儿。

        一个时辰前,这马儿停在了品花阁隔壁“有间酒肆”的门前,因为急嘞战马,发出了一声嘶鸣。

        而这道“嘶鸣”陆展麟注意到了,也意识到,褚曼成去了隔壁酒肆。

        当然,褚曼成去那酒肆干什么?

        陆展麟没兴趣,也不想知道…

        这种无趣的小事儿,他不会去留意。

        “你们,去隔壁酒肆看看…”张牛角吩咐一声。

        “是!”两个小弟快步的朝楼下跑去。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

        公主刘沐觉得无聊,轻轻的碰了下陆展麟的衣袖,她想走了…

        这边等的太无趣了,她想换个安静的地方与陆展麟继续深入交流。

        可她感觉对面那壮汉身边的小弟越聚越多,所有人都在盯着她俩。

        “再等一下。”

        陆展麟微笑道:“这里会发生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嘿…

        这话脱口。

        刘沐大眼睛连连的眨动,她那沉寂片刻的好奇心,一下子又提起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