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姬道古

第三十九章 姬道古

        古木郁郁葱葱,人声远寂,就是偶尔有动物的声音传来,却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在这幽静的古木林小镇之内,两边对峙了起来。

        姬义宣面上一片沉怒,姒宗发则有些摸不清头脑的甩了甩身上的水渍。

        王长生则依然是一副天塌下来有人顶着什么都不怕的模样。

        姬义宣伸手一握,便感觉到了自己的神力干涸,无法动用神力,本来准备再斥责几句,但是现在,勉强压制住自己的怒火,可语气中依旧不乏高高在上,

        “王长生,之前的事情,我也许有些不合适,但是难道你就没有错吗。就算是用什么见不到人的手段将我们二人掳掠至此,也改不了你野人的身份。”

        “劝你现在就放了我们,否则的话,后果你承受不起。”

        王长生听到这话,翘起了二郎腿,

        “来,详细跟我说说,什么样的后果我承受不起?”

        “你”

        姬义宣听到这话,先是一急,然后神情倨傲,虽是落汤鸡的模样,却双手束在背后,一派世家子弟的气度,

        “谅你眼界不宽,见识狭窄,本少主也就不和你计较,现在,放我们离开,此前的事情,可既往不咎,否则,你这是与整个姬家为敌。”

        王长生嗤笑一声,突然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姬义宣,语气平淡,可说出来的话,却差点将姬义宣气死,

        “你算什么,也能代表姬家?我听说,姬家的圣子姬道古也来了,我既未得罪姬家的圣子,又何须在意你计较不计较?”

        王长生在白莲教营地之时,便找了许多关于姬家的信息,其中姬义宣和姬道古可谓是,势不两立,前者对后者势不两立,后者对前者视若无睹。

        因而他现在的这番话,简直就是正戳姬义宣的心窝,脸差点没被气青,一时口不择言起来,

        “你,找死!我好好和你说话,你这野人,竟然冥顽不灵,还真的以为什么无相寺的和尚布下来的一个破烂法阵有什么用,等本少主出去后,定然唤来族叔踏平此处!”

        王长生啪啪啪一下子鼓起掌来了,并且称赞道,

        “说得好!”

        接着转头,看着端坐在留仙镇中的圆寂喊道,

        “大师,你听到别人怎么说你了吧,这位姬家的少主姬义宣直言你这位无相寺圣僧布下来的法阵是破烂玩意!”

        “我受大师你的教导之恩,定然帮大师你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狂悖之徒!”

        正好外头马蹄声响了起来,想来是那群晕倒的姬家人醒了过来发现少主不见于是找到这儿来了。

        王长生刚刚的话,却都不是什么面对面说,而是张扬无比的像是拿着一个大喇叭吼声传千里一样。

        姬义宣听到王长生的话,脸色一变,猛然往后看,连连解释道,

        “我,我”

        王长生一只手伸过去,将姒宗发推开,

        “看在那天芝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闪开。”

        说着,他直接一拳砸在了姬义宣的脸上,纯粹的肉体力量,直接砸出了一个淤青,

        姒宗发跑的很快,在王长生说完这句话之后,更是撒开了腿,往镇子的里面跑。

        如此没有留手的直接砸下来,姒宗发听着都觉得疼,突然有些庆幸不是自己。

        姬义宣则是直接被这一拳给砸晕了,连忙伸出手反抗,却被一股神力打的后退了十几步,整个人半跪在了地上,

        他脸色难看,不满的抬起头,大声道,

        “不公平,你可以动用神力但是我不可以,若是让我神力恢复,我反手可镇...”

        话还没说完,又是一拳砸了上来,王长生踩着对方的手,笑呵呵的说道,

        “公平,你跟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做公平?”

        “你之前用你们姬家以及上古八姓的名声立誓结果等我一出来就反悔围攻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公平呢?”

        王长生余光瞥了一眼急忙赶来的姬家人,更是大声的喊了起来,

        “让我想想,你之前说了什么。”

        他直接将姬义宣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声音传的千米之外都能听见,

        “我姬义宣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我以我姬家以及上古八姓的名声起誓,只要你出来与姒宗发比试,我们所有人绝不动手,决不插手你们二人的比斗,如何?”

        再转头冲着姒宗发大声的询问道,

        “姬义宣是不是说过这话?”

        姒宗发被突然把视线转向的王长生吓个半死,没等思考,连忙大喊了一声,

        “是是是。”

        王长生听到这话一乐,还真没想到姒宗发竟然这么的配合,以至于他都觉得这人是不是在扮猪吃虎了。

        再用力的踹了姬义宣几脚,却发现对方的身体被神力淬炼的极为坚固,竟然打出来什么比较重的伤害,于是王长生直接对着对方的脸狠狠的揍了几拳,最后浑身缠绕着那种犯人身上的锁链,倒挂在了树上。

        “唔易定舀煞奴泥”

        王长生看着这个被自己揍的鼻青脸肿的男人掏了掏耳朵,满脸疑惑的看了看四周,

        “是不是有东西再叫?”

        “哦,不对,那可能不是个东西。”

        姬义宣被气的眼睛充血,从小到大,他从未吃过这样的亏,他现在恨不得和王长生同归于尽。

        却见王长生施然然的从怀中拿出一本书,然后翻动起来,对着文字念了起来,

        “天授三十九年一月初,祥州郡交连乡一家十七口因家中良田内挖出一石龟,奉为至宝,传至姬族人姬义宣耳旁,下令夺取,下吏夺宝抢地,以致十七口人无一生还。”

        “天授三十九年一月下旬,祥州郡交连乡姬义宣偶遇一农家姑娘,见其貌美,杀父杀兄,夺其回来,置于院中,三月后,农女上吊身亡。”

        “天授三十九年二月中旬,姬义宣在林山庵见庵中一姑子身段雅致,逼其还俗,不还,则火烧林山庵。”

        “天授三十九年二月下......”

        随着王长生将这些话念出来,四周煞静,唯有姬义宣不忿的扭着自己的身体,各种辱骂的话吐了出来。

        念了大约几十个事件,王长生觉得口有些干了,于是站起来,啪了一下打在了姬义宣的脸上。

        这一巴掌,声音清脆,让站在外面的姬家人也满脸怒火,只觉得仿佛是在扇自己一样。

        “看看你从小到大做了人事没有?”

        “还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啧,怪不得姬家能从上古传到如今,从你的身上,就能看出来为何了,论做恶事和不要脸,这方面我还真不如你。”

        王长生旁若无人的继续训斥着姬义宣。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这声音极为温和,待王长生转头看去,双眼微眯。

        却见面前正是一位白衣的男子,约莫二十来岁左右,外貌俊美,气质卓绝,超凡脱俗,周身更是又隐隐泄出的神力波动,修为境界深不可测。

        姬家圣子,姬道古。

        他此时缓缓上前,周围所有的人都后退两侧,为他让出一条道路来。

        “姬义宣之为,却实我姬家管教不严,还请恕罪。”

        王长生将自己脸上的神色收起,然后一笑,

        “不知如何赎罪?”

        只见姬道古微微颔首,似是致歉,然后伸手,神力流转,竟隔空将姬义宣从树上摘下,拉扯了出来。

        所操控神力的手段,精妙绝伦,正好控制在玉泉境界之内。

        王长生稍差一步,未想到面前出现的画面,因而出手不及。

        却见淡色的白光拂过,姬义宣身上的伤势一下便恢复了正常。

        姬道古神色淡然,如出尘之仙一般,不沾惹一点尘世之气,还不待姬义宣开口说话,一掌直接击在了对方的天灵盖之上。

        轻飘飘的掌风之下,姬义宣的脑袋耷拉了下来。

        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