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魔狱盘古开天传在线阅读 - 第275章 九死还魂7

第275章 九死还魂7

        第275章    九死还魂7

        苏横浪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了!”

        然而,李一凡还是朝苏横浪拜了三拜。

        苏横浪这时才说道:“我江南苏家当年与洛阳韩家存在一些过节,这些年来韩三堂也一直在找我江南苏家的麻烦。正因如此,这些年来我才一直在暗中注意韩三堂的动静,这才无意间撞破此事。你也不必谢我,因为最开始我并不知道你爹中了毒,只是不想让韩三堂发现我,也确实没有想过要出手相救。”

        封亦在上前扶李一凡起身,说道:“李一凡,虽然你爹并非死于韩三堂之手,但你爹之死,和韩三堂也脱不了关系。只是,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得饶人处且饶人。韩三堂虽然混蛋,但如今确实有悔改之意,也希望你能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李一凡沉默了片刻,抬头说道:“师父,我求你教我武功。我可以不杀韩三堂,但我一定要杀了覃飞厚!”

        封亦也只能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会教你们的。”

        “那我们就告辞了!明天还要练兵!”

        说完,李一凡,李安和李枫告辞而去。

        封亦轻轻地叹了口气,坐回桌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碗酒。

        “苏前辈,最近你有没有听到覃飞厚的什么消息?”

        苏横浪摇头说道:“说来也奇怪,覃飞厚半年前突然间好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如今天龙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却也不见覃飞厚露面。”

        “有这样的事?”

        “这天龙门近年来势力大涨,里面什么样的人都有。原本,覃飞厚在的时候还能镇得住他们,但覃飞厚一失踪,天龙门就乱了套。”

        两人默默地喝了口酒,都不再说话。

        苏依阳起身走向后院,说道:“爹,我去熬药去了,你们慢慢喝,别喝醉了!”

        封亦不放心,起身朝苏横浪说道:“前辈,我去看一下,不然我担心依阳会把房子都烧掉。”

        苏横浪摇了摇头,说道:“其实你不用担心。依阳虽然什么都不会,但却是能一学就会。只不过,她出生在我苏家,什么事都有人争着替她去做,所以她才什么都没去学。”

        “我还是去看着一点才放心。”

        说完,封亦跟着进入后院。

        就如苏横浪所说,苏依阳真的是做什么一学就会。做晚饭的时候,苏依阳只是在傍边看封亦怎么烧火,但此时却已经熟练地掌握这其中的技巧。

        在厨房,有一个专门用来放瓦罐熬药的小灶。只见苏依阳先是生起了一堆火,然后再往里面添柴。动作很流畅,完全没有了在半个时辰之前被一堆火苗吓得尖叫的那个苏依阳的影子。

        封亦并没有上前去打扰苏依阳,只是站在苏依阳身后静静地看着苏依阳熬药。

        苏依阳感受到来自身后的目光,回头看来,说道:“咦,你不去陪我爹喝酒吗?”

        封亦笑着搬来一个小矮凳,在苏依阳身边坐下。

        “等水烧开之后放小火熬,不然药材的药性还没熬出来药汁就烧干了。”

        “哦!”苏依阳将洗干净的九死还魂草放进瓦罐之中,“我其实从小到大都没生过病,我很怀疑那算命先生说的是对还是错。不过,我爹说,那算命先生是个老神仙,他说的话是不会有错的。封亦,要是我真的活不过十八岁,那你会不会很伤心?”

        “不许胡说八道!我相信你,一定会长命百岁。”

        苏依阳笑起来,也搬来一张小矮凳坐在封亦身边。

        “那算命先生说,我的魂魄不完整,被分成了九份,必须经历九生九世,并且每一世都不能活过十八岁,这样才能将魂魄收集完整。所谓九生九世,便是要死九次,所以经历这九生九世劫难就叫九死还魂。那算命先生又说,如果每一世过了十八岁之后,如果我还没死,那每多活一天,就能多收集一些自己的魂魄,然后下一世就能多活一天。我不知道我上一世是什么样子的,有没有活过十八岁,但我希望这一世我能尽量活得久一些。”

        封亦点了点头,说道:“你可以的!以后,有我守在你身边,我会尽一切力量去保护你。对了,是不是多吃这九死还魂草就能让你渡过十八岁这个劫难?”

        “我不知道。”苏依阳添了根柴火,“他没说,他只是让我多吃点九死还魂草。不过,以前我吃的那些九死还魂草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直到那一天,我吃了一株在雁门山采集的九死还魂草,那种感觉真的好特别。”

        “是吗?怎么个特别法?”

        “那种感觉,我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很亲切,似乎在很久以前自己有过那种感觉。但具体是什么时候有过那种感觉,我也说不上来。还有,自从吃了这雁门山中的九死还魂草之后,我去一些地方,总感觉那地方在以前去过,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又想不起来究竟什么时候曾去过那个地方。”

        “是吗?我好像也有过这样的感觉。”

        “真的吗?”

        “......”

        和苏依阳在一起的时候,和与小兰在一起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自从知道小兰对自己是男女感情之后,和小兰在一起,封亦更多的是对小兰感情的妥协,就像是哥哥照顾妹妹一样。而在苏依阳面前,封亦觉得两人是平等的,没有那么多的顾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两人肩并肩坐着,开心地聊天,聊两人曾经的一些过往。别看苏依阳还不到十七岁,但她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自十二岁那年开始,苏依阳就随着独孤望四处游走,按她的话来说,就叫做旅游。大江南北,五湖四海,甚至是数万里开外的西域地带,她都去过。见识之广,就连封亦都自叹不如。

        两人聊着聊着,就忘记了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闻到一股焦香。

        “啊,不好!”

        封亦也不管瓦罐烫不烫手,直接拎起瓦罐放在地面上,然后伸手揭开瓦罐的盖子。

        苏依阳往瓦罐里面看去,只见瓦罐内已成一片焦黑。

        “光顾着聊天,都忘记放小火了。封亦,现在怎么办?”

        封亦摇着头,说道:“还能怎么办!先等瓦罐冷下来之后,再给里面刷洗干净,重新熬一次吧。”

        苏依阳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也只好这样了!那,你去前面陪我爹喝酒,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了。要不是你在傍边,我的注意力又怎么会被你给吸引走。”

        封亦一阵哭笑不得,说道:“这么说,这都要怪我咯!”

        “不怪你还能怪谁?快点走啦,不要在这里影响我!”

        苏依阳推着封亦出了厨房,然后还当着封亦的面一把将厨房门给关上。

        封亦无奈地摇着头走进圣人堂中,却并没有看到苏横浪的身影。

        “苏前辈?”

        封亦轻轻呼唤,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就在封亦猜测苏横浪去了哪里里,又看到饭桌上压着一张纸条。

        封亦看了纸条上的内容,才知道苏横浪已经离开了。

        “吾婿封亦,小女依阳就交给你了。依阳从小未曾吃苦,往后的日子,就让依阳留在圣人堂。将依阳交给你,我很放心,相信你会善待依阳。今天下形式难辨,契丹败走,女真占据北方,而你做为雁门关守将,切记要小心防患女真。我这几日去岭南一带购买一块地,以防日后若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可带着依阳前往岭南一带隐姓埋名生活。另外,有空就带依阳回苏州。”

        封亦默默地念完字条上的字,又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着说道:“苏前辈这考虑得也甚是长远。”

        封亦将纸条放下后,又将饭桌都收拾好,然后将饭碗都端到后院去。以往,这些活都是小兰做的,而如今小兰已经不在,封亦只能自己做了。这不经间,封亦又想起了田智和小兰,心中难免感伤。

        “依阳,开门!”

        封亦双手捧着碗筷,只能在门外呼唤苏依阳。

        苏依阳并没有立刻来开门,而是在里面说道:“不是叫你在前面去陪我爹喝酒吗?你又跑回来做什么?”

        封亦将内心的伤感抛开,说道:“岳父大人已经离开了。”

        封亦这话一出,厨房里的苏依阳没一会就来开门了。

        虽然此时天色已晚,外面黑漆漆一片,但借着厨房里面的火光,封亦又有一双敏锐的眼睛。只见苏依阳低垂着头,羞得耳根都红了。

        苏依阳不敢看封亦的眼睛,垂头嚅嗫着说道:“我们又还没成亲,你管谁叫岳父大人呢?”

        封亦走进厨房,将手中的碗筷放下,然后将苏横浪留下来的那纸条递给苏依阳。

        “你爹都叫我小婿了,那我当然也得叫他岳父大人了。”

        苏依阳接过纸条,看了纸条上面的内容后,什么都没说,只是坐回火堆傍,然后将那张纸条扔进了火堆里。

        封亦见苏依阳什么话都不说,以为她是生气了。

        封亦走到苏依阳面前,蹲下身问道:“依阳,你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难道,你就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半晌,苏依阳才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将头枕到封亦肩膀上,说道:“封亦,我并没有不想和你在一起。只是,我最近时常会冒出一种预感,预感我真的活不过十八岁。封亦,我总感觉,现在的一切,都是在做梦一样。我好怕,好怕这个梦突然间就醒了。”

        “傻瓜,这不是梦!”封亦想弄清楚苏依阳心里的真正想法,便将体内阳跷脉中的真气清空,“有我在,你一定不会有事的。雁门山中多的是九死还魂草,你要多少我就去给你采多少!”

        封亦很快就发现,自己一股生命源力输入进苏依阳体内之后,就宛如泥沉大海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结果可想而知,苏依阳也像小兰一样,让封亦无法获取到她内心的想法和记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