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被渣后的偏执大佬黑化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恶犬(完)

第一百三十三章 恶犬(完)

        他神精质的咬着指骨,视线不受控制的乱瞟。

        忽然,在一片发晕模糊的天地之间,他看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

        待看清那人之后,陆潮清忽然想到了活下去的办法。

        仅存的理智没能让他思考更多,几乎是好不犹豫的,他猫着身子就跟了上去。

        ……

        时间已经不早了,    太阳西沉,残霞漫天。

        正在修剪玫瑰的闻以安微微垂着眼睫,习惯性的勾着唇角。

        他坐在一片橘黄色的光晕之中,长指捏着一只玫瑰,动作优雅娴熟,仿若做了上千遍一般。

        “叮叮叮……”电话声响起,闻以安的长睫颤了一下。

        再抬眼之时,左手的食指指尖已经被尖刺勾破了,    冒出来的鲜血和他手中的红玫瑰一样艳丽。

        他看了一眼,    忽然好心情的勾了勾唇角。

        下一秒,他将指尖上的鲜血尽数抹在玫瑰上。

        在晃眼的残阳之中,他笑着吻了上去,轻轻呢喃道:“真漂亮。”

        等到电话铃声停歇之后又响起,闻以安才不紧不慢的接起来。

        那边说了第一句话,闻以安的笑意就变了。

        “你说什么?”他笑意扩大,微微歪头,像是没有听懂对面那人的话一样。

        打电话的保镖咽了一口唾沫,战战兢兢的又说了一遍:“岑小姐把我们给甩开了。”

        “啪嗒。”修剪好的玫瑰突然被折断。

        “去找。”音调轻缓而温柔,却硬生生的让打电话的保镖脸都白了下去。

        他连声应是,直到挂断电话都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在刚刚那一秒,那种森冷的寒意顺着电话蔓延到他的耳尖,像是阴冷的毒蛇缠绕在他的命脉上一般。

        甩头扔掉那些恐惧,他立马调动总部的人开始寻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着一种不好的直觉,而陶燃独自一人在小巷之中把他们甩开这种事实,    更是加剧了他心中的不安。

        另一边,正如那个保镖所预想的最坏结果一样,    陶燃被绑了。

        被陆潮清绑了。

        那人像是疯了一般瑟瑟发抖着,一手死死勒住陶燃的脖颈,一手拿枪指着她的太阳穴。

        拖着她不断的朝着什么方向走着。

        本来陶燃的这具身体就被折腾得极为孱弱,现在双手又被陆潮清绑着,几乎没有一点反抗能力。

        但其实要较真来说,对于这种理智几乎已经快没有的人,逃脱并不艰难。

        可陶燃并不想。

        她计划了那么多,一点点的逼着陆潮清才到达如今这番局面。

        如果她挣扎了,万一把陆潮清给激怒了,现在就杀了她,岂不是太过可惜了一些。

        她呀,可是要死在闻以安面前的。

        眸底的冷漠带上了恶劣的戏谑,在无人看见的角落,陶燃轻轻的勾了勾唇角。

        “在那!”一声惊呼,将陆潮清吓得狠狠一跳。

        他眼中全是血丝,呼吸急促,不光不顾拖着陶燃往前跑。

        与此同时,    还不忘记威胁后面的人:“不许跟过来!!跟过来我就杀了她!”

        他近乎于歇斯底里的说着这句话,    见人逐渐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陆潮清绝望的怒吼了一声,    不断的朝着周围开枪。

        “我再说一遍,给我让开,不要靠近,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

        在场的人最少都是军队出生,陆潮清现在又是一个神志不清的疯子,那几枪伤倒是没有伤到人,却有效的使得他们停下了脚步。

        谁都不敢赌。

        毕竟他手中的人实在是太过于贵重了,更重要的是,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还不知道那位会疯成什么样子呢。

        见威胁有效,陆潮清狰狞的笑了笑,他将枪指在陶燃的太阳穴上,不断的后退着,开始算计着如何逃跑。

        ……

        闻以安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车上,在对面那话刚落地的时候,他脸色瞬间恐怖得如同恶鬼一般。

        面上的优雅尽数皲裂,他歇斯底里的吼着:“无论用什么方法,给我保住她!”

        拿着手机的手背用力到青筋暴起,在另一只手上,掌心的鲜血正在不断的往下滴。

        他眼中挣出血丝,唇瓣苍白到一丝血色都没有,颤着声音说道:“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所有人都跟着我们一起去吧。”

        接电话的保镖抖了一下,白着脸郑重的应声。

        不仅他们的雇主无法容忍那位出事,就连他们自己,也想竭尽全力救下这位划时代的伟大之人。

        保镖面色慎重,他们已经把人不声不息的围困到海岸边了。

        陆潮清背对着大海,在他身后,是数十米高的悬崖,往下就是涛涛的海水。

        但所幸的是,悬崖底部的侧边可以站人,那里,可以趴一个狙击手……

        可陆潮清同样注意到了,他高声吼着:“谁敢动一下我就立马开枪!”

        这块地方太开阔了,他们十多个人一眼就能看到其动作,警察也还没有到,总部派来的人也还在路上。

        为首的保镖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正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他忽然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窜到了海岸之下,动作快到几乎只剩下残影。

        在场的人,除了那个保镖和陶然之外,没有一个人看到。

        靠着视觉差,精神处在高度紧绷之中的陆潮清也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保镖轻轻呼了一口气,面上还是维持着极度紧张的神色:“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满足你,只要你不伤害岑总,所有的要求都不是问题。”

        在这边说话的时候,闻以安已经接近到最适合开枪的位置了。

        可是他的手一直在抖,面上的表情也在不断的变化之中。

        上一秒还是脸色苍白的闻以安,下一秒便是绝望至极的闻澈。

        两个人格在某一瞬间忽然达到了同步,僵着身子贴在墙壁上。

        几乎咬着牙才稍稍稳住了手中的颤抖,他一点点的瞄准陆潮清的脑袋。

        只有一次几乎。

        冷汗浸湿了闻以安的脊背,他从来没有像这般恐惧过,即使从小就进行着射击训练,几乎百发百中。

        可是他还是害怕。

        不可以不可以,冷静下来,必须要救她,她不可以死!她一定不可以死!!

        “三儿,可以监测到子弹的轨迹吗?”陶燃面上虚弱到近乎于快要昏厥,但对333说话的时候却已经精神满满。

        等到333的肯定回答之后,她又漫不经心的问:“那改变子弹的轨道呢?”

        333愣了一瞬,有些迟疑的回答:【可……可以。】

        “提醒我。”

        333有些犹豫:【这会不会太狠了一点啊,他会疯的吧。】

        “与我何干?”陶燃垂下眼睫,言语淡漠。

        此时,陆潮清已经提了一大堆要求,而那个为首的保镖也在各种吩咐之中,看起来真的要拿一笔巨款赎人一样。

        就在保镖挂断电话的那一秒,333忽然开口:【就是现在!】

        陶燃猛地睁开眼睛,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向下蹲去,长腿半扫,陆潮清便跌了下去。

        与此同时,“砰!”

        所有人抖来不及反应,陶燃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完成了一系列动作。

        已经开枪的闻以安骤然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颗子弹刺入陶燃的心脏。

        “噗呲。”

        鲜血溅在一片残阳之下,那一瞬间,闻以安的天地全都是红色的。

        “不要……”

        他手中的枪猛的掉了下来,眼中的泪水晕染开了其中的绝望,拖曳在毫无生机的眸子之中时,可怜到了极致。

        他看着那个拖曳着霞光的人似乎是愣怔了一瞬。

        而后在抬眼看到他的时候,她忽然朝着他笑了笑。

        “求求你……”

        卑微的祈求并没有留住她,像是曾经一样,她毫不犹豫的丢下了他。

        在漫天的警笛声之中,她像是张开翅膀的蝴蝶,带着鲜血坠落在暖阳之中。

        看吧,路威希尔,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陶燃笑得温柔,闭上眼睛彻底的丢掉了闻以安和闻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