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被渣后的偏执大佬黑化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恶犬(番外)

第一百三十四章 恶犬(番外)

        陶燃的骨灰被葬在了玫瑰庄园之中。

        闻以安说,她该是那里的。

        因为那里的玫瑰是最好看的。

        恰逢夕阳,火红色的花海绵延不绝,像是烧着的云彩一样热烈而盛大。

        闻以安跪在墓碑之前,在漫天的花海之下,鬓角的那抹白色极其显眼。

        他瘦了很多,像是被抽尽了生机的行尸走肉,    连瞳孔都是涣散的。

        他对那块墓碑说,闻澈死了,死在了拥她入怀的那一刻。

        庞大的痛苦和绝望生生杀死了他,让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独独留下了他自己来赎罪。

        闻以安眼睫颤了一下,眸底积聚着的水意蔓延开来。

        他以为他自己已经不会哭了。

        可还是做不到。

        他太痛了,痛到仅仅是活着便需要莫大的勇气。

        他告诉自己,    他得赎罪,    以活着作为惩罚。

        可是他做不到。

        在子弹没入陶燃心口的那一瞬间,    他就已经死了。

        漫天的晚霞灿烂而盛大无边,在一片似血的玫瑰花海之中,闻以安哭着笑。

        他举起杀死陶燃的那把枪,抵在胸口上的时候优雅得像是正在朝着心上人献花一样。

        “砰!”一模一样的枪声。

        血肉被穿刺,鲜血在残阳之中抛洒出了一大片绚烂的颜色。

        那是比着玫瑰还要靡艳的美丽。

        ……

        闻以安自杀了,死在了玫瑰之下。

        苏潜得知消息的时候神色很平静,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上周他才参加完陶燃的葬礼,现在,他要去闻以安那里了。

        他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因为才苏醒不久,走路时左手还杵着一根墨色的手杖。

        俊朗的眉眼上再也见不到先前的清朗肆意了,像是积聚了无数沉闷,在日积月累的悲伤下,那些愁苦一点点酝酿成了经年的哀伤。

        他手中没有白菊,反而是一簇艳丽到像是要滴血的玫瑰。

        一簇和陶燃一摸一样的玫瑰。

        这不是给闻以安来生的祝福。

        是诅咒。

        诅咒他生生世世永远都得不到她!

        捧着玫瑰的手青筋绷起,看着灵堂之上优雅笑着的闻以安,    苏潜面无表情。

        他苏醒来的那一天恰好是陶燃死去的日子,    多么可笑啊。

        好像是她拿命换了自己的一条活路一样。

        他知道,    闻以安只是失误了而已,    他也只是想要救她而已。

        可就是这个“而已”杀死了她。

        即使后面闻以安再如何哭求,再如何疯魔,他都挽救不了事实。

        他杀了她。

        苏潜永远都不会原谅这个凶手。

        带着莫大的恶意和藏在深处的嫉妒,他将玫瑰放在了闻以安的灵位之前。

        在他人诧异的视线之中,他毫不留恋的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

        后来,没死成的陆潮清被判处了死刑,在临死的时候他忽然平静得不像话。

        只是要了一根限量版的巧克力棒。

        那是他儿时望远欲穿的东西,做了许多荒唐事都没有吃到一嘴。

        后来长大之后他逐渐忘记了这根巧克力棒。

        现在他快死了,忽然之间很想要尝尝自己童年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

        咬了一口后,陆潮清顿了一瞬。

        原来,这根巧克力棒没有那么好吃啊。

        垂眸将它放在桌子上,他起身轻声道:“走吧。”

        在他行刑的时候,他忽然瞥到了苏潜。

        那人变了很多,从前的嚣张肆意像是泯灭殆尽一样,如今那种沉闷,透露着几分死寂。

        陆潮清忽然笑了笑。

        那样的人,没有人会不动心不沦陷吧。

        心中叹息的尾调才稍稍落地,鲜血和枪声一同惊飞了白花上的蝴蝶。

        远处的苏潜淡淡的看着,    直到确定陆潮清死了之后才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后来,    苏潜还是成为了miracle的总裁,他的余生都在为miracle贡献,甚至赚下来的钱都被他捐献到了基金会之中。

        而x国也因为陶燃自愿给的虚拟技术,在新一次的工业革命之中占据了绝对的领先地位。

        他们空前强盛,却依旧谦虚和善,利用主导地位改变了原先的国际格局,使得世界各国的贸易更加的公平自由。

        而“岑霜”这个名字也被印在了世界历史之中,被后世称之为“虚拟世界之母。”

        这是国外给的称呼,拗口而难记。

        在国内,人们更喜欢称她为——“奇迹”。

        因为陶燃的热度实在太高了,人们不断考据她之前发生的事情,包括为众人所知且厌恶的陆潮清和沈小小。

        但再一次回探之时,有人发现,岑母的死似乎和沈小小沾点关系。

        再细察下去的时候,果然如此。

        当初岑母的确因为积郁在心才身体不好的,但那个“郁”却不是因为岑霜的不孝。

        而是因为她为了保住岑伯勋而将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女儿,愧疚难安,久积才成病患。

        终于有一天,她实在压抑的厉害,便絮絮叨叨的和沈小小说起了这件事情。

        并表示想要澄清真相,还岑霜一个清白。

        可下午,人就忽然病倒了。

        但沈小小谁都没有告诉,岑母痛到连按铃的力气都没有,她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甚至像是没有看见一般,嘴里面说着要出去给她买东西,待出了门之后便将门口的牌子转了一个面。

        那上面,写着“请勿打扰”。

        当所有的一切明明白白的摆在岑伯君面前时,他像是一瞬间苍老了十岁一样,疲态具现。

        原来,他拼命所维护的人,才是他真正的仇人。

        “呵。”岑伯君自嘲一笑,颓败的往后靠去,手中的烟换了一根又一根。

        ……

        后来的后来,柳柏龄结了婚生了孩子,苏潜还是一个人。

        柳柏龄抱上了自己的第一个孙子,苏潜依旧是一个人。

        直到他垂垂老矣,柳柏龄也变成了一块冷冰冰的墓碑,他还是一个人。

        他活得长命百岁,却只是得了安康,没有无忧。

        有一天清晨,老得脊背都挺不直的苏潜换上了一身笔挺的黑西装,亲自到玫瑰园里面摘了一束最漂亮的玫瑰。

        他杵着手杖,像是最优雅的老绅士一般,浪漫而悠哉的向着什么方向走着。

        一个小女孩看到了,拉着她妈妈的手蹦蹦跳跳的挨过来,奶声奶气地问:“您是要送给您妻子吗?”

        苏潜笑笑:“是送给心上人。”

        “那她在哪?”

        “在很远的地方。”

        “很远是有多远?”

        “远到都见不到她的那种远。”

        小女孩还是不太懂,还想要问的时候被她妈妈轻轻的拉了一下。

        她的妈妈神色有些歉然,苏潜看得一笑。

        “没关系,我现在也要去见她了。”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