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小心蔷薇

        ——小心蔷薇。

        ?

        这是什么意思?

        陆斐凤目微眯,心中一时觉得有些古怪。

        且不提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说蔺云念为什么要给和自己没有任何来往的她递纸条?

        是好心提醒还是暗中挑拨?

        陆斐垂眸看着这张字条上娟秀的字迹,余光瞥见穿着华丽裙装的少女正娇笑着和身边人谈笑风生,仿佛完全不在意这张纸条。

        小心蔷薇。

        陆斐咀嚼着这四个字。

        蔷薇她知道,是一朵花的名字,之前她为了报答那位帮助她的小姑娘,就曾用一点点灵力凝结出了一朵蔷薇花。

        不论抱着什么心思,蔺云念都绝对不会是让她小心蔷薇花。

        那么就是它背后的隐喻。

        但是在“陆斐”的回忆中,似乎并没有与“蔷薇花”有关的人。

        而死前的那几分钟,或许是因为太过痛苦,那段记忆很模糊,陆斐只知道自己看到的那人的背影。

        再者还是先前那个思路。

        “陆斐”作为一名懦弱的、胆怯的女孩子,不太可能与人结仇,更不会招人妒忌。

        那么这种情况下,她被害的原因大概率只有两种。

        要么对方是个变态杀人狂,嗜杀成性,要么就是……“陆斐”曾经撞破过别人的秘密。

        如果是前者的话,先不提在校生是否有这种能力,就说一般而言的杀人狂,更享受的是虐杀的过程。

        而陆斐依稀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她精力受损,也就是缓了一会儿,前后可能都没有几分钟时间。

        就在这几分钟里,凶手将“陆斐”引入一个偏僻的角落,给她注射或者嗅闻了植物毒素,如果ta还在原地“享受”这个过程,时间上几乎不可能做到。

        陆斐更倾向于后者。

        所以说,是某个与“蔷薇”有关的人,因为被“陆斐”发现了什么东西而后杀人灭口?

        可是在陆斐接受的记忆中,根本没有与看到什么秘密有关的片段。

        嘶……

        真是棘手。

        陆斐揉了揉太阳穴,拇指和中指将纸条在手心揉碎。

        还有一个问题。

        蔺云念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既然能说出这种有明确指向性的提示,她很有可能清楚地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因为某种原因不能直说。

        ——透露这种语焉不详的消息都得依靠纸条。

        陆斐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这是在之前无数次背叛中磨练出来的。

        她觉得蔺云念不像是有什么坏心思的。

        所以说,是因为不想引火上身却实在无法冷眼旁观?

        又或者是……

        有人正在暗中窥伺。

        陆斐眼角余光在教室中扫了一圈。

        e班应该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在这里的各位虽然都各有各的废法,但是到底非富即贵,还是在同一个班级待了三年。

        如果有什么异常,很容易暴露出来。

        那么就是……

        陆斐低着头。

        她坐在教室最里侧后排靠窗的位置,右上前方和左上前方各有一枚监控摄像头。

        思及那人甚至可能能够对监控动手脚,陆斐心底冷了一瞬。

        这种暴露在某类恶意视野中的感觉可真是让人不爽。

        正在这时,下课铃声响了。

        e班教室外面骚动起来,教室里面却没什么动静。

        毕竟大家上课下课一个样儿。

        讲台上的老师懒懒散散地站起来,溜达着出门。

        陆斐也站了起来。

        她有一些事情需要去确认一下。

        陆家直系里与陆斐同龄的,还有她的一个堂哥和两个堂姐。

        堂姐中有一位因为天资过人,已经提前从学院毕业,进入了人类联邦最顶级的研究所。

        另外两位则都在三年级,堂哥是古生物研究系……另一位堂姐名叫陆文澜,正好是机甲系。

        在陆家这一代的小辈里,陆斐和陆文澜都是极其突出的存在。

        一个是废物突出,一个是叛逆突出。

        与被随随便便找了个地方放着的陆斐不同,陆文澜来读机甲系完全是自己决定的。

        据说她的精神力等级已经达到了a+,体质也有a,算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但是却没有走祖辈铺好的路,而是义无反顾地进了费尔学院机甲系。

        而且她也是陆家里为数不多的能和陆斐说上几句话而不会欺负她的人。

        这样一个人,很容易就能随便找一个借口把“陆斐”引到那个偏僻的角落,还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一个明晃晃的值得怀疑的对象。

        作案时间、手段都完全说得通,只有动机不明,但是这一趟还是必须得跑的。

        陆文澜成绩优异,升上三年级时被分配到了a班。

        陆斐这次没犯糊涂去找人问路了。

        她终于发现现在这个时代有种叫“光脑”的东西,一种手环状的个人终端,上面的搜索引擎能精准为她导航。

        e班和a班距离得很远。

        这么长的路,路上被人围观并指指点点是不可避免的。

        陆斐面不改色,忽视了那些人嘴里朝她说的“废物”一类的词。

        反正这个学校里的大家要么非富即贵,要么品学兼优,又不会出现挡她路的玩意儿。

        a班和e班果然是两个极端。

        离得远就算了,a班的学生,哪怕是下课,教室里也都安安静静的。

        他们刚上完一场精密零件理论课,此时还都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陆斐进来时静悄悄的,也没人抬头。

        陆斐找到陆文澜的位置。

        她的这位堂姐只大了她一岁,顶着个干干净净的寸头趴在座位上,此时正沉浸……在梦乡里。

        简直和整个教室格格不入。

        但是哪怕是睡着了,这人也很机敏,陆斐一靠近,对方立马从梦中清醒过来,抬起头,做出一个防御的姿势。

        只可惜凛然的气质被脸上熟睡压出来红印击碎的无影无踪。

        陆斐无声笑了一下。

        陆文澜一看是她,讪讪地放下手。

        两人一起出了教室,走远一点,陆文澜疑惑地问:“有什么事吗?”

        陆斐没直接问,而是先扯了另一个话题:“这才刚下课没多久,堂姐你怎么睡着了?”

        陆文澜挠了挠头发,心虚地说:“害,听课太专注了,精力消耗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