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结婚

        “双e驾驶机甲会有什么后果?”

        “双e真的有那么废物吗?”

        “如果在保证责任自负的情况下,双e的人可以驾驶机甲吗?”

        陆斐在搜索引擎中嗒嗒嗒地点来点去。

        最后得到的结果是……

        会死,是的,不可以。

        陆斐又搜:“有双e成功操作机甲的案例吗?”

        ——没有。

        陆斐:……

        她收回之前那句话。

        这个时代果然糟透了!

        搜索引擎上面的解释是,机甲舱内外有压强差,体质太差的人身体内部无法承受这种压力,可能会导致内脏破碎。

        而现在的机甲大多都是精神操纵,需要把自己的精神力通过接驳器链接上机甲的数据流,e级精神力的人因为太过弱小,无法正常驱使机甲动作。

        陆斐可以肯定有自己的能力加持后,这具身体绝对不会还是e。

        但是体检报告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呢。

        除非她再去做一次体检,并将资料提交给学校。

        否则还是别想在校内玩机甲了。

        陆斐尝试去找陆文澜。

        教官此时正在组织其他四个班的学生们抽号码牌对打,陆文澜在这么一群人其中可谓是相当显眼的存在。

        她的动作干脆利落,出招迅速,往往五分钟之内就能战胜一位同学。

        判定失败的要求是机身中招三十下,由此可见陆文澜确实非常适合机甲系。

        陆斐只要听围观的学生们嘴里喊的名字,就能得知陆文澜在哪里。

        ——围观群众喝彩声最高的那一对里,占上风的那位就是。

        她趁着陆文澜重新匹配对手的工夫走过去,敲了敲机甲的外壳。

        其实不用敲,陆文澜在内部能看到陆斐的靠近。

        敲击的动作完全是陆斐试图研究这机甲是什么材质。

        她没看出来,到也没多失望,朝机甲说:“堂姐。”

        陆文澜从机甲舱里跳出来,有些疑惑:“怎么了?你不去抽号码……呸!”

        淦。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暗骂自己粗心,连忙补救道:“这路上打得这么厉害,伤到你了吗?”

        说罢小心翼翼地看了陆斐一眼,生怕她会因为现状感到难过。

        陆斐不是很在意,摇了摇头说:“堂姐,我能不能……”

        开开你机甲?

        “呦,这不是陆废吗?”

        正在这时,和陆文澜匹配到的对手过来了。

        对方也跳出了机甲舱。

        看着是个同龄的女生,身材修长,头发炸成马尾辫,肤色白皙。

        女生长相倒是挺清秀,只是脸上表情有种扭曲的意味,破坏了那份恬淡。

        她凑到陆斐面前,夸张地瞪大眼睛看她:“哦呦呦,啧,这地方是你这种废物该来的吗?还是说你这是不想活了?故意跑过来碰瓷找死?”

        陆文澜立刻沉下脸来,朝对方怒目而视,呵止道:“林明清!你什么意思?”

        林明清完全没把她当回事,趾高气扬地笑了一下,“怎么,陆、废、物,被我说中了?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她抱胸对陆斐冷笑。

        还想继续嘲讽,却没想到陆斐举了举手。

        “那个……”陆斐慢吞吞地说:“我是在想,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噗哈哈哈……”

        旁边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生没憋住笑,陆斐一脸无辜地看过去。

        她是真不知道这女的是什么人,“陆斐”的记忆里没有任何与这人相关的片段。

        换而言之,两人根本没见过。

        更别提有什么仇怨了,还值得这人专程跑过来嘲笑?

        林明清被说得一噎,恼羞成怒道:“你都要厚颜无耻嫁到我家里来了!都扒上我哥了!怎么还有脸装傻?!”

        一片哗然。

        这地方可没人不知道陆斐,让陆家沦为笑柄的双e废物、懦弱、无能……

        总之都是什么不太正面的标签。

        林明清同样也还算有名。

        不过她出名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她有一个好哥哥。

        林明清的兄长林明谈,是机甲系的学长,四年级机甲系首席生,s级的精神能力者,同样也是费尔学院这届的学生会长。

        未来更是内定了联邦元帅盛钺的部队,前途无量。

        结果现在林明清居然说,陆斐这个废物要和林明谈那种天骄结婚了?

        这怎么可能?!

        陆斐也有些茫然。

        她可以确定,“陆斐”的记忆中绝对没有出现过与林明清和林明谈相关的片段。

        那些记忆完整而连贯,应该也不存在缺失的可能。

        那为什么林明清要这么说?

        而且这副愤怒的模样完全不似作伪,确实就是一副希望陆斐早死早超生,别去祸害她哥的情态。

        陆文澜皱着眉打断林明清,说:“你是不是误会了?”

        陆斐也道:“我都没见过你哥几次。”

        可惜此时林明清正在气头上,完全听不进去别人的劝告。

        她回想起刚刚得知这个消息时的愤怒。

        凭什么要让她哥哥和这个废物联姻?

        她哥难道不是林家最出色的年轻一代吗?

        她哥以后要继承家主的位置的时候,怎么能有这么大一个污点在这里?

        凭什么……这废物她凭什么?!

        她现在一看到陆斐那唇红齿白一脸无辜的模样就觉得生气。

        刚刚在机甲上时,真恨不得直接碾过来!

        “我误没误会你这个不明白前因后果的人不配询问!”

        林明清回怼陆文澜。

        又转过头来看陆斐:“你别狡辩了!我听得清清楚楚,你要和我哥联姻,你凭什么?就凭这张脸吗?”

        陆斐完全是受了一场无妄之灾。

        泥人都有三分脾气,更别说陆斐从来不是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人。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见这人一副笃定的模样,也不解释了,反而冷笑一声,道:“是啊,我就凭这张脸。不是我说,这是你哥联姻,又不是你联姻。你怎么这么激动啊,妹妹。”

        “来,叫声嫂子我听听?”

        “哦~不愿意啊,我想想……你该不会是对你哥……”

        陆斐意味深长地停顿一下,才说:“不好意思啊,想代替我吗?你没那个条件。”

        她可不管林明清是什么想法。

        总之对方无缘无故跑过来骂她一通,就不准她胡乱怼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