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疑问

        她和陆玉签说那话的时候声音很低,林明清也只能看到陆玉签正在“温柔”地嘱托陆斐什么事情。

        这怎么办?

        从陆玉签出现开始,林明清就已经有些慌了。

        她做事是冲动了点,但不是蠢!

        多少也是和陆家齐名的家族里出来的,虽然她在林家只是个旁系,但因为哥哥的缘故,林家很重视他们这一支。

        因此也就明白许多弯弯绕绕。

        比如陆玉签的地位绝不仅仅是展露在大众面前的只是个继承人。

        事实上,陆玉签已经承担起了陆家大部分对内对外事务,上流阶层知道的都在传,陆玉签已经要把家主架空了!

        这样的陆玉签……从前怎么没听说他和陆斐那个废物关系这么好?

        林明清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她有些后悔了。

        她和教官的想法差不多。

        怕陆斐万一有个什么好歹,陆玉签迁怒别人。

        但是很快,这种后悔的情绪就被畅快占了上风。

        哪怕是陆玉签……又不是她逼陆斐上机甲的!

        签字是陆斐签的,陆玉签自己通过的!

        哪怕陆斐死在机甲舱里,陆玉签也没有任何理由找她麻烦!

        林明清调整好了情绪,朝陆斐挑衅一笑:“生死有命,废物。”

        说完还是有些不放心,悄悄观察了一下陆玉签。

        好在对方并没有对此表示出什么看法,仍然笑眯眯地盯着陆斐。

        林明清松了口气。

        就见陆斐又抬了抬手,问:“请问有没有操作教程?”

        ?

        你好像在说什么冷笑话。

        ——其实不是冷笑话。

        陆斐是真不会。

        这种东西搜索引擎上也搜不出来。

        “陆斐”从前也没有想过玩机甲。根本没有相关知识。

        这就导致一个很尴尬的局面。

        ——陆斐现在完全不知道操纵流程,甚至连开关舱门都不会。

        陆玉签的眼神一顿。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孙女儿看着好像一副艺高人胆大的模样,实际上却根本不了解机甲的操作。

        教官擦了擦汗,从自己的数据库里翻了半天,找到《机甲操作学:从入门到入土》传输给陆斐。

        陆斐:?

        太不厚道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

        就连一本书都要诅咒她。

        教官也是一脸尴尬,解释道:“这……这本书还挺浅显易懂的……”

        扉页写着著作人:密涅瓦?扎伊切克。

        陆斐翻开一看,内容确实浅显易懂,图文并茂,语言直白生动,就差拍个视频一步一步教大家怎么操作了。

        “上机篇”的最后,这位著作人先生还颇有兴味地补充了结语:友情劝告达不到准入等级的各位千万不要轻易尝试,否则本人贡献的所有上机以后相关技巧,你们都只能在死后验证。

        陆斐:……

        he,tui。

        陆斐关掉光脑,已经将那些上机步骤记得一清二楚。

        林明清见状冷笑一声,根本没有把接下来的对决放在心上。

        她没看到围观的学生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只是仍然沉浸在大仇得报的痛快和对陆斐的鄙夷上。

        动作利落地踩着机甲腿部关节翻身坐进舱内。

        陆斐左右一看,借来了蔺云念屁股底下的小板凳。

        蔺云念:?

        就见陆斐踩着小板凳,艰难地翻进舱内。

        机甲内部发出一声沉闷的轻响,听声音是陆斐摔了一下。

        陆玉签:……

        陆玉签沉默了片刻。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陆斐身上所有表露出来的不同都是哗众取宠。

        但是理智压过了这一刻的怀疑。

        毕竟陆斐的特殊是显而易见的。

        陆玉签做事向来雷厉风行,再加上这件事并不怎么隐蔽,不到一个小时,底下人就已经将前因后果都查了出来。

        是三年级机甲系某一位女生,暗中勾结了植物研究所的内部人员,从中获取了一支植物毒素的试剂。

        这种植物毒素,体质差一点的成年人沾上几毫升就会毙命

        监控也修复了干扰片段,陆玉签亲眼看见这女生成功给陆斐灌了毒,扬长而去。

        等他的人赶到时,两个罪魁祸首已经用剩下的毒素自尽。

        这代表着毒素试剂本身没有任何问题,而陆斐居然能在倒地不起不久之后安然无恙地重新“活过来”,简直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陆玉签隐约察觉到不对,立刻命人销毁除了他手上的所有监控片段。

        然后将那段监控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

        结合同一时间消失的h-804号植株……他总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关系,但是一时之间想不出来。

        h-804号植株受到陆玉签重视的原因,除了这棵植株是人类本源星球最后的本土植物,还有更加重要的一点。

        这种植株的气味似乎对他有种强烈的莫名吸引力。

        所有接触过植株的人,也只有他有这种症状。

        陆玉签向来讨厌与他相关的某件事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所以他将植株隔绝在无菌容器里,靠营养液培育,还定期会剪下来一节用作研究……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这种吸引力无孔不入,但是对他的身体并没有造成什么毒害,实在难以捉摸。

        所以当植株丢失的时候,陆玉签更多想的是,假如这东西落到别人手上……那可真是太糟糕了。

        按道理来说,陆玉签此时应该要全力去寻找植株的下落,杜绝每一个不安定因素。

        但在陆斐说出让他去查查研究所丢失植物毒素这个建议以后……

        鬼使神差的,陆玉签随口吩咐人去查了。

        而现在,更是放着h-804的去向不管,亲自过来验证陆斐身上的异常。

        陆斐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能够在被灌入足以致死的植物毒素以后还能一副毫无影响的样子?

        为什么她和之前他见过几次的模样截然不同?

        敢当众嘲讽挑衅、思路灵活地回怼林明清。

        还敢故意踩他雷点,根本不怕他翻脸不认人。

        最重要的是,这样牙尖嘴利,一点亏都不肯吃的小孩,在那个女生要灌她植物毒素的时候,为什么反抗那么微弱,好像根本挣扎不开一样?

        陆斐身上的疑问太多了。

        多到陆玉签甚至肯放下另一件重要的事,专程跑过来观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