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招魂

        在陆玉签看来。

        陆斐比朱晓琳那个案子更加棘手。

        她善于伪装,示弱,并且丝毫不会因为外界的干扰而慌乱,乃至露出破绽。

        他低低地笑了一下,翡翠色的眼眸中盈满了幸灾乐祸。

        “我想你可能不知道。”陆玉签说:“那株植物是我的私人财产,基因里也被植入了我的精神力。”

        “也就是说……”

        他意有所指:“只要它露出一点点小尾巴……哼。”

        什么私人财产?

        你他妈说谁呢??!

        陆斐差点绷不住了!

        她醒来以后逃跑得太过仓促,根本没来得及检查自己的本体内有没有被动什么手脚。

        难不成真像陆玉签说的。

        里面被植入了他的精神力?

        这个世界还他妈有这种技术吗???

        她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面上却还是一点情绪都没有。

        微微颔首道:“知道了,和我没关系,再见。”

        再你妈得见!

        狗男人!

        老子才不是什么私人财产!

        身后传来陆玉签的闷笑声。

        陆斐有理由怀疑对方已经发现了什么。

        她一点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了!

        和陆玉签说话实在太累,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会不会在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冷不丁抛出一个致命的问题。

        陆斐讨厌这种人。

        虽然她自己也算这种人。

        但是她依旧不做任何表情,就连出门的动作也不疾不徐。

        不能露出一点破绽。

        陆玉签一时半会儿不会想到她就是木天蓼。

        对方可能只是怀疑自己和“h-804号植株失踪案”有关系。

        或者干脆已经判定东西就在她身上。

        但是因为思维固化。

        他应该暂时想不到事实。

        陆斐不敢打包票。

        但既然陆玉签放她走了,那就是暂时不准备追究的意思。

        拜拜了!

        希望三爷爷出门就闪腰,摔死最好!

        什么私人财产,谁爱当谁当去!

        机甲实操课是今天最后一门课。

        陆斐按照记忆的指引,一路回到了宿舍区“陆斐”的房间。

        这里的住宿最差也是单人单间,最好的是独栋别墅,还带个花园小院。

        陆斐住的就是前者,三十平米大,足够生活。

        里面差不多所有东西都是学校备好的。

        清一色深灰的床单枕头。

        陆斐没钱。

        她的钱都用来勉强维生了。

        购置不起各种家具。

        真不知道陆家安排“陆斐”的人是怎么想的。

        觉得把陆斐塞进来就足够了是吗?

        这所谓世家大族的眼界不过如是了。

        只记得不能让“陆斐”玷污门庭。

        却没有想过,他们陆家这样苛待一个失去父母的直系子孙,会在背后被外人如何指指点点?

        虽然是个废物,但你们陆家偌大一个家族,连一个废物都养不活吗?

        陆斐搞不懂陆家当权人,也就是“陆斐”的曾祖父的想法。

        也懒得搞懂。

        她此时正在对着记忆里的印象,观察房间的每一处。

        柜子被人打开过。

        床单被人掀开过。

        抽屉被人拉开过。

        天花板的四角各有一枚针孔监视器。

        床板上粘着监听器。

        床头的灯里藏着一枚感应器,不知道用作何处。

        陆玉签真是慎重。

        把这间房子都能翻过来检查一遍了。

        陆斐轻嗤。

        动手将自己发现的所有东西都取下来,踩碎,扔到垃圾袋里。

        她将垃圾袋放在门口,又把房间再次检查了一遍。

        这才安静坐下。

        从口袋中取出自己的本体。

        本体还是蔫蔫的,因为陆斐本身的情况并不怎么乐观。

        今天确实是累到了。

        “陆斐”的身体已经被霸道的毒素浸润到了五脏六腑。哪怕陆斐自己并不畏惧植物毒素,但是她毕竟是神魂附体。

        根治倒是能根治,只不过需要时间。

        书架上摆放着一个花盆,里面是好养活的多肉植物。

        陆斐残忍地把它拔出来,倒点水让多肉在旁边自己养养,然后把自己种进去。

        她毫无鸠占鹊巢的羞愧,还动手埋了埋土,想了一下,给本体加了一层障眼法。

        原本枯黄的木天蓼,慢慢幻化成了多肉的样子。

        做完这一切后,陆斐也没急着休息。

        她在房间里踱了几圈,然后腾出一片空地,从抽屉里翻出一支圆珠笔,开始在木质地板上绘制阵法。

        哎,还真别说,这圆珠笔真好用,一点也不断墨,比起修真时代的毛笔好用多了。

        一个招魂阵慢慢成型。

        陆斐以手点地,开始注入为数不多的灵力。

        繁密精细的纹路随着灵力的注入一点点亮了起来。

        最后汇总回原点,一时间房间中光芒大盛。

        陆斐其实对这种阵法不太熟练。

        她更擅长的是绊缚或者杀阵,招魂法阵只在书上草草看过几眼。

        没想到一次成功了。

        陆斐想了想,随手拿了根针刺破指尖。

        这具身体毕竟是“陆斐”的,血液应当能用来作为阵引。

        她将鲜血滴在阵中心。

        招魂法阵亮了亮,没反应了。

        陆斐也没气馁。

        她四处翻找了一下,找到“陆斐”用过的水杯。

        水杯里应该还残存着一点体液。

        招魂法阵这次连亮都不亮了。

        怎么回事?

        难不成还是她画错了?

        又或者……

        “陆斐”已经魂飞魄散。

        也是。

        自从来到这里开始,陆斐就察觉到。

        这个世界虽然也有灵力存在,但是天道的存在已经很微弱了。

        在他们那个时候,万事万物运转法则均倚靠天道。

        生死轮回自然如此。

        现在在这里,虽然天道存在已经那么微弱,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弭。

        但是一切秩序都没有被打乱。

        陆斐本以为没什么影响。

        现在一看,也还是有的。

        不然“陆斐”才死去没有一天,她怎么会魂飞魄散?

        陆斐叹了口气,伸手一抹,地板上的法阵消失不见。

        这里没有念珠,没有蒲团,没有佛寺里的香火缭绕。

        但是陆斐从来不是拘泥于形式的人。

        她席地坐在地板上,认认真真地给“陆斐”念了一遍往生经。

        虽然“陆斐”又可能已经魂飞魄散了。

        但陆斐不想随便下定义。

        只愿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能早日投胎转世。

        至于凶手?

        她一定会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