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猫咪

        谢谢,受教了。

        说的真好,下次别说了。

        林明谈坐在一旁怀疑人生。

        为什么不能让他再抱有一丝幻想作为慰藉呢呜呜呜。

        他倒也不是不明白这些话的蠢人。

        只是很多事情明白是一回事,想的通是另一回事。

        林明谈目前就处于想不通的状态。

        他的对外形象一贯都是温和可亲又从容的。

        虽然身上融合的是好动的犬科动物的基因,但是林明谈对自己的情绪控制得一向很好。

        这还是第一次品尝到暗恋又当场失恋的感觉。

        真不是滋味。

        陆斐却没看他了。

        礼貌性的道:“那我先走了。”

        不给人留一点不切实际的幻想,陆斐的性格向来如此。

        之前在图书馆借的几本书还没看完,她得返回继续研究一下。

        她可能逍遥不了多长时间了。

        陆斐对此有种强烈的预感。

        无论是暗中下手的某个人,还是陆家不经她同意甚至告知都懒得告知就直接定下婚约,乃至陆玉签强烈怀疑的现状,无一不在告诉陆斐。

        这里不是个好地方。

        相反,是龙潭虎穴。

        她需要尽可能快地吸收必备的知识,哪怕像这种枕书并不能立刻理解贯通,先记下来总是好的。

        以后再慢慢消化也不迟。

        陆斐在图书馆呆了整整一天。

        饿了就买一支最便宜不过的营养液,灌一口,继续阅读。

        在别人看来,她只是不停地换一本书,枕上去睡觉。

        但实际上,陆斐已经看完了所有机甲系学生相关的教材和入门指南。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图书馆这时候人也不多,四处都静悄悄的,柔和的风光打在女孩子的脸上,映衬出一道轮廓完美的剪影。

        她伸了个懒腰,内搭的白衬衫下摆随之揭起一点,露出一线细白的腰肢,盈盈一握。

        这具身体还是太差了。

        陆斐捏了捏胳膊上的软肉。

        这可不行。

        给不了一个常年逃亡的人需要的安全感。

        必须得找个时间好好练练。

        陆斐一边想着,一边溜溜哒哒地离开图书馆。

        从图书馆回宿舍,有一条小路。

        大路上人来人往,灯火通明,小路则只隔几米远亮一盏灯,灯光完全无法照亮黑暗,浓重的夜色张牙舞爪,看着就十分瘆人。

        哪怕费尔学院的治安完全没有问题,也没有学生往这条小路走。

        陆斐一点也没犹豫,一步踏入了小路的黑暗中。

        她想要试试,隐藏在暗中的某个人,会不会就这样动手。

        袖中已经滑出了一柄小刀。

        那是她从宿舍里翻出来的,刀鞘滑动灵活,开了刃,虽然质量一般,也不锋利,但足够用了。

        陆斐就握着刀柄,不动声色地前进着。

        哒、哒、哒——

        哒……

        缓缓的,不疾不徐,仿佛天真的小姑娘在春光明媚的花园里漫步。

        夜色之中,有人没有伪装好,呼吸稍微重了一点。

        睫羽之下。

        女孩漂亮的凤眼一时亮得惊人。

        陆斐没有丝毫犹豫,握紧刀柄,疾步前进,直冲着声音来源处而去!

        她另一只手打开了光脑。

        个人终端微弱的亮光能稍微照亮路灯无法顾及的黑暗。

        陆斐靠着这点光,拨开路边装饰用的灌木丛。

        她握着刀柄的手行动迅速,直直地朝前方刺了出去!

        ?

        什么?

        陆斐一个懵逼,又连忙止住。

        这是……

        微弱的光亮照出草丛中的人影。

        不是陆斐想象中的潜伏在暗处暗杀者。

        而是一名成年男子。

        她早上还见过对方一面。

        那时候对方一脸冷淡,微微颔首,道:“愿荣光与您同在”。

        如今却完全判若两人。

        盛钺依靠着墙壁,身体微微蜷缩佝偻,在光脑那一点点的光芒照射之下,陆斐能看到对方一张冷硬又英俊的脸上一片绯红。

        汗水顺着酡红的颜色滴下来,滴落到草丛或者他的西装裤上,又慢慢隐没渗透。

        他以手覆面,薄唇也红得吓人。

        唇齿间偶尔会泄出一点点闷哼。

        陆斐透过盛钺的指缝,看到对方微微闭上的眼睛。

        浅金色的眸光如水。

        陆斐:……

        陆斐:???

        这是怎么了?

        怎么一副……发q了的样子?

        察觉到有人来,盛钺强撑着站起来,呵斥道:“滚!”

        声音又虚又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陆斐无意打扰对方,真诚道:“好的,再见。”

        转身就要走。

        还没走出几步,手腕就被一个滚烫的手掌握住了。

        陆斐背后一个激灵,汗毛都要被吓出来了。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握紧刀柄,回头道:“盛钺先生,您不如先放开我?”

        盛钺缓缓松开手。

        眼神迷/离,脚步已经有些软了。

        却还是开口道:“别……别走……让我闻闻……”

        他软着步子,高大的身影微微佝偻,想要把脑袋枕在陆斐肩头。

        被陆斐避开了。

        于是有些不知所措。

        但还是贪恋。

        只能可怜兮兮地站在原地,小声嘟囔:“我……我就是闻闻……”

        ……

        陆斐现在百分百确认,对方十有八九也是猫咪了。

        还是一只正处于发q时期的猫咪。

        笑死了。

        陆斐冷笑。

        你就闻闻不那什么?

        你欺负乡巴佬呢么这不是?

        陆斐道:“再见,不送,拜拜。”

        就见盛钺又上前两步,留着短短寸头的脑袋还一个劲儿低下来,想往她手下挤。

        陆斐不耐烦地推开。

        又挤过来了。

        对方眼看着完全不能保持冷静了。

        甚至还又上前一步,试图准备不顾她的意愿直接凑上来。

        她心说对不住了大元帅,你先不仁别怪我不义。

        陆斐手上一点也没留情,趁着盛钺迟钝懵逼的状态,手起手刀落,直接打晕!

        不然万一真等对方完全失去理智跑过来抱她?

        发q状态的猫咪加上木天蓼会发生什么后果?

        陆斐一点也不想去想!

        对方不愧是ss+的顶尖体质能力者,这么打了一下也根本没晕,陆斐反而感觉到一阵手疼。

        她黑着脸,又补了两下。

        盛钺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哪怕这样都不安分。

        梦中也在哼哼。

        陆斐一听。

        还听到一声极其明显娇气的“喵”。

        陆斐:……

        基因改造害人不浅。

        看看好好一个人都成什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