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隐晦

        谈老先生坦白道:“这种认知转变从学术界开始……还没能成功走出第一步,就碰了壁。”

        迫切地想要让大众接受现实,间接保护盛钺的,只有盛家和大统领。

        学术界由陆家把控着,他们无从下手。

        哪怕是白金战役这种显而易见的失误,也从来没有哪一位学者能堂堂正正站出来,指出盛钺的失误。

        “垄断”是极其可怕的东西。

        陆斐突然想起来,林明谈先前告诉她,大统领和盛家将要对陆家和林家下手。

        原来关窍在这里。

        是他们先起了反心,生怕盛钺不出事,又生怕盛钺找他们算账。

        还真是……

        恶心。

        谈老先生对现状非常无奈。

        陆家在人类联邦学术界的地位实在太过根深蒂固,现在的学术界,作为一名学者,如果不加入陆家麾下,最后的结果大多都只能是被整个学术界排斥。

        只有零星几个才能不依靠任何人站稳脚跟。

        但他们注定是更加受到限制的。

        就像是谈老先生这种,对现状不满,却也只能在课堂上暗搓搓地表达。

        谈老先生摇头道:“我带的是作战指挥系和机甲系两边的课。这么多个学生,竟然只有你一个敢把这种事情说出口。”

        其余的要么是被惯性思维所引导。

        要么是隐隐有所察觉,却根本不敢挑明了说。

        陆家的势力太大了,只要他们还想继续在费尔学院上学,那就大概率不会往出抖。

        直接导致了,虽然在陆斐看来是浅显易懂的事情,却很本没有人敢拿出来说。

        大家都怕。

        甚至还有人暗暗怨恨谈老先生。怨恨他将这件事摆到台面上。

        陆斐:……

        陆斐现在有些后悔了。

        她不想赢得太多的关注。

        那样只会让自己束手束脚。

        谈老先生却很欣赏她坦诚的性格。

        当然,更多欣赏的还是她敏锐的直觉和跳脱出惯性思维的言论。

        ——完全没有想到,陆斐是因为对记忆还不太熟悉,才这么“出生牛犊不畏虎”。

        “你刚才说的,还有所保留吧?”

        陆斐没什么被发现的意外,点头承认:“有些话毕竟不是能公开说的。”

        比如她个人对盛钺的看法,主观色彩过于浓重。

        又或者白金战役中一些更隐晦,说出来就会给自己惹麻烦的东西。

        为什么援军来得那么迟?

        明明都派出了先遣队。

        援军却在那之后三天才到。

        为什么西蒙帝国会无缘无故攻击一颗资源并不丰富,战略地位相对而言也没那么重要的边缘星球?

        还有……当天晚上,被盛钺错认成西蒙帝国开战前先锋的那支小队,为什么要轻装出发,他们是想要干什么?

        寻找东西,或者完成某项不可言说的任务?

        这些都是陆斐非常疑惑,但是并没有挑明的东西。

        一是说到底,它们和整场以盛钺为中心的白金战役的关系并不大,追根究底终究只是陆斐她个人的想法。

        二是……这些问题明显过于敏感了,人多嘴杂,她不能过于高调,那样只会把本就状况堪忧的自己置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因此陆斐一句话都没提。

        谈老先生让她讲盛钺。

        那她就只讲盛钺。

        而且她觉得,谈老先生或许本来就有不想让学生说出那些事情的意思。

        因此取的题目不是白金战役中的指挥问题。

        而是将其聚焦在盛钺一个人身上。

        谈老先生眯着眼道:“今天回去以后整理一下,写一篇论文教过来。”

        陆斐神色一顿。

        倒也不是不想写。

        是她突然想起来。

        她好像、大概、可能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文字怎么写?

        危。

        女孩子领着任务走了。

        谈老先生坐在讲台前,叹了口气。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敢把这件事说出来的学生,居然还是陆家人。

        不过陆斐应该和陆家的关系……不怎么好吧?

        这样一来,他拉拢对方,想把对方带在身边培养的想法……就有希望了?

        个人终端亮了一下。

        谈老先生接起。

        显示器上映出一张英俊的脸。

        黑色寸发,浅金色眼睛,眉目冷沉。

        赫然是盛钺。

        “您好。”

        盛钺礼貌地打招呼。

        谈老先生一见到他就笑:“大元帅,你是不知道,我的学生今天在课堂上可是狠狠批了你一顿!”

        盛钺“哦”了一声,完全不感兴趣。

        就听谈老先生又说:“白金战役,想起来了吧?我那个学生可真是又大胆又聪明,完完全全把你的失误剖析了一遍!”

        “我可真是太看好她了!已经让她去把那些内容整理一下……假如人家愿意的话,论文我润色修改以后会公开发布。或许你应该准备准备,接下来有一场舆论战要打……”

        后面的话,盛钺没在听了。

        他的思想定格在“白金战役”上。

        白金战役。

        那是他从军生涯里最后悔的一场战役。

        是他的失误导致了那样的后果。

        高层却还要将他的失误隐瞒下来,将他这个已经可以被判进军事法庭的罪人捧成万众瞩目的“英雄”。

        盛钺永远无法忘记自己的过错。

        他微低了低头,声音艰涩道:“谢谢,也帮我和那位同学说一声……”

        “好了好了。”谈老先生摆手道:“我还不知道你?我会转告给她的。”

        陆斐完全不知道谈老先生居然和盛钺有联系。

        她还在思考。

        星际通用文字怎么写来着?

        星际通用文字是方块字。

        缺胳膊少腿的方块字。

        也是,这都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谁知道方块字已经演变成什么模样了。

        说来也真是神奇,可能是身体记忆影响的原因?明明那些字她都没见过,却看一眼就知道什么意思。

        结果光看懂还不行,还要会写……

        陆斐完全不会写。

        因此她现在处于一种能看懂却一个字都不会写的半文盲尴尬状态。

        她苦哈哈地想,自己可能要去找一本字典用一用了。

        连宿舍都不回,拐弯去了图书馆。

        走到门口的时候,陆斐的目光凝在某条小路上。

        淦。

        都怪盛钺。

        又想起昨天晚上那件蠢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