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畜牲

        陆斐忙得连轴转。

        她得抓紧一切时间去学习机甲系相关的知识、消化这具身体的记忆、还得去尽可能地了解从前的历史以防露出破晓、还有谈老先生的论文……

        总之就是一个脑子恨不得掰成八个用。

        最后一件事最为紧急,谈老先生的课程是一节行政班级课,一节全校公开课。

        而那节公开课就在两天之后。

        老先生没给她规定时间,但是陆斐因为一些原因,向来比较尊师重道,因此也就尽可能地准备以最快速度完成这项作业。

        最好是保证在公开课的时候能交上去。

        为此她还专门去买了能够补充精力的药剂。

        服用之后的效果就是能够精神一整夜,而且副作用小到几不可察,属于陆斐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就这么不眠不休了两天,谈老先生的公开课开始了。

        这才是切切实实的大课堂,三年级机甲系和作战指挥系的所有学生,将近一千五百多人汇聚在一起。

        公开课的大教室是特制的,讲台上安置了扩音器,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块实时转送讲台画面的屏幕,确保每一个学生都能听清上课内容。

        陆斐这次没有迟到。

        她提前半小时来了教室,准备随便找个地方坐下。

        大家都知道谈老先生的作风,教室里已经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同学了,陆斐懒得走动,就坐在门边。

        优点是离得近,缺点也是,来来往往许多人,进门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她。

        陆斐的废物水平可是出了名的,上流阶层谁不知道有这么个人?

        总有人明里暗里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她,陆斐权当感受不到。

        笑死,他们要看就让他们看呗。

        她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她属于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直接躺平的类型,通常情况下,只要对方不做得太过分,陆斐就权当看乐子了。

        偏偏有人不愿意让她这么舒坦。

        咻——!

        突地一道破空声迎面而来。

        陆斐不闪不避,随手抄起一本书格挡。

        啪——!

        来袭的东西缓缓落下。

        是一本书。

        按照她感受到的力度,这本书要是直接砸过来,倒霉一点就是头破血流。

        陆斐放下课本,平静地看过去。

        那是一名身体瘦小,贼眉鼠眼的男生。

        他瘦的几乎要脱形了,面上骨骼凸出,头发稀稀拉拉的,目光混沌,校服空空荡荡地挂在身上。

        有那么一瞬间,陆斐还以为自己看到了上辈子那些傀儡师炼制而成的行尸走肉。

        那人被她古井无波凤目一扫,竟不自觉地恐惧了一瞬。

        但就是那么一瞬间而已,陆斐又恢复了先前唯唯诺诺的样子,颤抖着低下头。

        程磊回过神来,暗说自己绝对看错了。

        他狰狞一笑,凑到陆斐面前,看着骨瘦如柴的手就要去摸陆斐光洁漂亮的脸蛋。

        声音油腻腻的,让人听了简直觉得仿佛吞了一大块肥肉。

        “陆斐,你想好了吗?”

        “是啊,想好了。”

        陆斐低着头,没让对方发现自己唇角的冷笑。

        她的声音极轻:“想好你该怎么死了。”

        “什……什么?”

        程磊没听清,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就见陆斐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精致柔美的面容,眼中朦朦胧胧含着雾,看得人铁石心肠都要软成她眼睛里湿软的光芒了。

        程磊咽了咽口水,豆豆眼里迸射出淫/邪的光。

        他咧嘴笑着,颊侧几乎没什么肉,这让他看起来相当可怖。

        但是他自己毫无所觉,反而“潇洒”地拨了拨头发,道:“下课以后等我。”

        陆斐重新低下头。

        单薄的双肩颤抖了一下。

        仿佛害怕又不得不同意,怯怯地点了点头。

        程磊满意地走了。

        完全没发现,陆斐因为低着头而看不清面容的脸上,是一片冷嘲热讽。

        她这两天可不止是做了个论文。

        还搞清楚、消化了“陆斐”的记忆。

        知道了那些痛苦的过往。

        看清了那些施加痛苦的恶魔。

        程磊就是其中之一。

        作战指挥系d班吊车尾。

        唯一的优势是家里有钱,非常非常有钱。

        有钱到能够塞钱托关系硬生生挤进费尔学院,还能不待在废物e班,而是成了d班的吊车尾。

        在升上三年级之后,程磊见到了“大名鼎鼎”的陆斐,在发现“陆斐”惊人的美貌之后见色起意,时不时就来骚扰一二。

        如若只是普通的骚扰,陆斐可能只是会让他吃点教训,知道什么叫不该惹的人别惹,管好自己的下半身。

        但是这个程磊,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试图带着“陆斐”去碰一些成瘾的东西。

        “陆斐”因为生活无以为继,经常会去做兼职。

        费尔学院周边就有一家清吧,她晚上没课的时候经常会过去那边打杂工,擦擦被子带带路之类的。

        因为费尔学院的缘故,这周边治安很好,再加上酒吧又是清吧,“陆斐”不免降低了几分戒心。

        在某个包厢点名让她去送酒的时候,也觉得稀松平常,没做什么防备措施就去了。

        然后就差点被这个程磊引着碰了成瘾性药物。

        若不是她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并且拼尽全力叫来了其他在酒吧工作的同事。

        恐怕陆斐要面对的,就是一具千疮百孔的身体了。

        程磊本身就对“陆斐”有一些龌龊想法,再加上当时包厢里一个好人都没有。

        “陆斐”万一中了招……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陆斐平生最厌恶让人失去理智的药物、强迫他人的恶霸、对女孩子有龌龊想法的畜牲。

        太巧了。

        程磊一个人全中。

        从回想起这段记忆以后,陆斐就已经开始着手思考相关的报复措施了。

        程磊是第一个。

        在陆斐的构想里。

        这个人要么就因为他爱的那些神仙药过度而死。

        要么就是身败名裂,锒铛入狱,并且最好直接判处死刑立刻执行。

        要么就是剁了下半身……

        总之没一个好结果。

        她原本就对程磊充满了报复的恶意。

        如今这畜牲不长眼冲到她面前了,那还能继续让他恶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