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觉醒来我让五个大佬俯首称臣在线阅读 - 027 全靠大家衬托

027 全靠大家衬托

        谈老先生在批阅的时候甚至舍不得圈圈点点,怕损伤这份堪称完美的手稿。

        他与有荣焉,觉得是自己发掘出的这么一棵好苗子。高兴得几乎要手舞足蹈,面上却矜持地咳嗽一声,道:“看明白了吗?”

        “其实也就是优秀水平,优秀水平,全靠大家衬托。”

        大家:???

        你敢这么说?

        你说之前能不能把你快咧到耳后根的腮帮子收一收!

        笑得太猖狂了!

        还有,什么叫“全靠大家衬托”??

        说得也太过分了呜呜呜。

        这篇文章究竟是谁写得?

        众人一边仔细研究着这一字一句,一边低声交流。

        余逸辰也凑过来问陆斐:“你说谁这么牛逼啊……我当时倒是想写,但是根本不敢,也不知道是哪个单线程的笨蛋天才……”

        陆.牛逼.单线程.笨蛋天才.斐:……

        谢邀。

        人在教室,刚刚社死。

        现在在新世界回答问题:千万不要把自己的论文在课上交给老师!

        除非你听周围一圈狂吹你的言论……

        谈老先生卖了个关子,道:“大家可以猜一猜是谁。”

        “樊别恨?他是我们班前几名哎,也不知道交没交……”

        “你傻了,樊别恨不是家里有事没来上课吗?”

        “哦哦哦,我知道了,b班的刘兴仪?听说她也很适合走学术……”

        “我觉得a班的明虹也有可能……”

        “总不会是陆斐那个废物吧哈哈哈!”

        “哎你还别说,听说人家打败了林明清呢……”

        “害,林明清就全靠她哥了,没她哥托底,她有什么优秀的?”

        “……”

        ……

        乱糟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陆斐的脸色沉了沉。

        别人说她废物,她倒也不在意。

        但是说林明清是废物……

        “自己做不到让谈老师夸奖,反而说得到赞赏的人是废物?”陆斐提高声音,确保能让那个人听见:“真是了不得,原来还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比废物还废物?”

        她的声音实在太有辨识度,嗓音清亮柔和,尾音略软,仿佛含着蜜撒娇一样。

        却是在骂人。

        那人一听就知道陆斐在讽刺谁,恼羞成怒道:“你说谁不如废物?!我他妈告诉你,陆斐,你才是废物,陆家都不要你了!”

        陆斐没有生气,没有愤怒,更没有像他一样失态地拍着桌子骂人。

        她甚至没有说话。

        只是一双含着风情的丹凤眼眼波流转,钩子一样在那人脸上逡巡一圈。

        眼神里明明白白在说:你都承认了,还问?

        啪!

        仿佛一巴掌打在脸上。

        那人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面颊发热,让他一时间恼怒地抬不起头来。

        陆斐她凭什么?

        他心想。

        为什么一个废物能够拥有那么优渥的家世。

        他拼了命考进来的费尔学院,这些社会垃圾、蠹虫、废物随便捐点钱就能来!

        凭什么!

        凭什么他这么努力,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有钱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一时之间,许多念头在他脑海中不断闪过。

        他对这些废物少爷小姐积怨已久了,此时被陆斐这么一讽刺,几乎直接就要爆发出来。

        他推开坐在身边的同桌,气势汹汹地站起来走到陆斐面前,撸起袖子,拳头握紧,面色涨的通红:“你说什么?!”

        “你他妈再说一遍试试?!”

        “我说——你比废物都不如,渣滓。”

        “我他妈——”

        “真厉害啊。”

        那人的声音骤然停下。

        他感觉到有一只纤细的女孩子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那只手上戴着刺绣蕾丝的手套,细细弱弱的,仿佛轻轻一折就能断掉。

        偏偏力气大得惊人,他几次都没能挣脱开。

        只能怒目而视。

        蔺云念用空出来的手摊开羽毛扇遮在唇边,笑眯眯地说:“真厉害啊,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女生,你居然能下得去手?”

        “真该说废物不愧是废物吗?”

        蔺云念慢条斯理地捏着这人的手腕,道:“也就只会欺负一个身娇体弱的可怜女孩子了。”

        陆斐:?

        《娇滴滴的小女生》

        《身娇体弱的可怜女孩子》

        礼貌陆斐:你吗:)

        那人听完以后,面目更加狰狞了。

        他五官扭曲,双目圆瞪,眼里通红,乍一看简直像是对蔺云念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怒火中暗藏着深深的嫉妒。

        这样的人很好看透。

        妄自尊大,总是幻想自己才是世界主宰,幻想命运不公,幻想荣华富贵触手可得。

        蔺云念轻笑一声。

        她今天穿的是一身哥特风的小裙子。

        黑色的纱帽,黑色有刺绣的大裙摆,黑色的手套,黑银色的各种配饰.……

        着显得她的皮肤特别白皙,欺霜赛雪,嘴唇特别红润。

        红唇微勾的时候对比度给人带来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

        一种森森的寒意自脊背而上,一瞬间席卷全身。

        那人一腔怒火和妒火骤然被这寒意惊破。

        他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胆寒,慢慢放下被蔺云念捏得死死的的手。

        有那么一瞬间。

        他甚至觉得。

        蔺云念想要杀了他。

        不不不……怎么可能?

        蔺云念和陆斐一样,都是e班里的废物!

        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有这种气势???

        那人脸色忽变,最后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看法。

        他叫嚣道:“我他妈就算今天强/奸了她,那也是她的荣幸,她罪有应得!谁他妈让她这么骂我!”

        蔺云念面色一冷。

        但她立马变了脸,可怜兮兮地说:“对……对不起……”

        那人骤然回过神来。

        不,不对。

        为什么他会把心里的话骂出来?

        四面八方投来奇怪的,混杂着幸灾乐祸的眼神。

        那人身体一僵。

        因为他听到身后有人道:“怎么?你是对我的课堂有什么不满吗?”

        是谈老先生。

        老先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就是出去接了通讯,一回来教室都乱成一锅粥了!

        他刚一进门,就听到那人混杂着强烈恶意的话:“我他妈就算今天强/奸了她,那也是她的荣幸,她罪有应得!谁他妈让她这么骂我!”

        谈老先生一时震怒。

        他气得用手杖抽了那人一下,冷声道:“我的课堂,就是用来欺负同学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