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她拒绝了

        她想要代替“陆斐”,去狠狠地让陆家那些踩高捧低的人接受报复。

        首当其冲的便是让外界看到自身的优秀。

        让外界的大家忍不住怀疑。

        陆斐——这样一个年纪轻轻就能参加核心期刊审核的学生,为什么在陆家遭受到了那样不公的对待?

        究竟是家族内斗,还是陆家有什么阴谋不愿宣之于口?

        这种看法无关痛痒,甚至可能不会引起任何重视。

        但是一切东西都是潜移默化的。

        等到她一点一点,揭开所有陆家的阴暗面,大家会恍然大悟:“哦,从前陆斐那个时候,我就知道陆家是什么德行了。”,而不是对那些阴暗面产生质疑。

        这篇文章是她报复的第一步。

        它并不明显,也没有攻击性。

        它的作用仅仅是让公众对陆斐的形象产生改观。

        ——就像是先前同林明清那一架,机甲系的学生看她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

        谈老先生知道陆斐是个有主意的孩子,连连点头:“老师会给你写一封推荐信……论文本身已经很完美了,但是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注意……”

        陆斐认真听着,完全把程磊那件事抛在了脑后。

        就让对方多候一会儿。

        反正不管等多久,程磊今晚别想有好果子吃!

        教的人尽心尽力,听的人全神贯注,双方结束一场研讨,都很舒服满意。

        谈老先生看着低头认真收拾纸页的小姑娘,心念一动。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没有犹豫,正色道:“小斐。”

        陆斐“嗯”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

        “你愿不愿意……认下我这个老师?”

        陆斐的手一顿。

        就听谈老先生真诚分析道:“你认我做了师父,那就是我的关门弟子,我本人在学术界还是有点面子的,上层的人脉也有——啊,我同盛钺元帅关系不错,可以联系他给你做一些指导……”

        陆斐静静地看着他。

        老人说着说着,一张老脸都要红了。

        “哎……”谈老先生喃喃道:“我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怎么感觉我像个拐骗小姑娘的坏人一样……”

        他嘀咕着。

        陆斐从前是有师父的。

        那时候她刚刚诞生灵智不久,被路过的某位仙尊发现。

        仙尊慈悲,带她回了自己的居处,认作徒弟。

        晨钟暮鼓,日日悉心教导。

        教她读书识字,为人处世……

        偏偏不教修炼之道。

        陆斐那时候懵懵懂懂,师尊说什么不愿意让她打打杀杀,她就信了。

        后来差点被这位看上去慈悲又温和的仙尊剖心挖骨。

        据说,是仙尊的道侣生命垂危,仙尊为了救她四处寻找天材地宝,被上天眷顾,得了陆斐这么一棵草木之灵。

        那之后,陆斐就再也不愿意随便相信任何一个人。

        她沉默了一下,还是说:“不了吧,谈老师,我日后并不会走这条路。”

        相比学术她更喜欢机甲,她以后绝对不可能安安分分地待在教室办公室写文章。她更想去把这个时代所有新鲜的地方好好逛一逛。这是一回事。

        另一回事……她对于“师父”这个角色有种天然的厌恶。

        那个仙尊留下的心理阴影太重了,重到陆斐一听到什么“师父”“师尊”“徒弟”就觉得嗓子眼泛上淡淡的恶心。

        她不愿意,也不敢再接受。

        尽管谈老先生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是一副为她好的模样,就连想收个徒弟都是细声细气的。

        但是陆斐不敢了。

        她承认她害怕。

        所以她拒绝。

        谈老先生的神色黯然了一瞬。

        另外两个学生都不太适合。

        好不容易找到个好苗子,他还以为自己的研究课题后继有人了。

        ……

        害。

        人各有志。

        虽然陆斐不愿意认到他门下。

        但是小姑娘现在还是学生嘛。

        四舍五入那也是他的学生了。

        谈老先生长舒一口气,没那么难受了。

        反而还安慰陆斐,怕她因为拒绝自己而感到不安:“你别有心理负担,这个我都懂的。”

        陆斐受了这善意,低头道:“谢谢谈老师。”

        她没再过多逗留,还得去找那个程磊算账。

        因此也就没发现,谈老先生在她走后拨通了盛钺的通讯。

        老人的神情明显有些失落,道:“我想收她做学生,她拒绝了。”

        盛钺那边好像是刚训练完。

        他穿着工装背心,豆大的汗水一颗颗滚过健康的麦色肌肤,砸落在地。

        闻言盛钺随手拿毛巾擦了把脸,问道:“之前那个提出白金战役我的失误的孩子?”

        他今年已经七十八岁了,是星际时代的人类不折不扣的壮年期。

        但是盛钺的心态又有点老,看费尔学院里的学生,都当看小孩一样。

        “是。”谈老先生勉强装出来的不在意瞬间垮了:“唉,你是不知道,小斐她真的是个好苗子!可惜……”

        可惜人家不愿意。

        “小斐?”

        盛钺擦汗的手一顿。

        “是啊,你是不知道。”谈老先生来了兴致,义愤填膺地说:“小斐,陆斐。真不知道陆家那群人怎么管孩子的!好好一个小孩,最多也就体质不行,他们就非得让大众觉得那孩子一无是处吗?!”

        谈老先生这么怪罪也无可厚非。

        毕竟陆家说到底是人类联邦顶尖贵族之一,若是不想走漏风声,那可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陆斐简直臭名远扬,费尔学院里的老师学生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废物”

        谈老先生的第一反应,不是为明珠蒙尘而感到惋惜。

        而是愤怒,不解,为陆斐的遭遇感到痛惜。

        一个普通的小孩,若是被这样指责谩骂,被所有人瞧不起……那简直就是灾难!

        这是对一个孩子精神的沉重打击!

        倘若不是陆斐心理素质好,他如今看到的就不是一颗学术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而是一个一蹶不振的可怜小孩了。

        谈老先生对此表示不解:“陆家当权者究竟是个什么想法?怎么,一个以学术著称的大家族,仅仅因为体质不行就能放弃一名天才学者吗?”

        盛钺垂下眸子。

        谈老先生到底也只是个一根筋的学者。

        他不知道,对于那些大家族来说,权力、地位……这些东西可比什么学术重要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