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报个警

        陆斐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怪像。

        知道的明白他们这是在恭维。

        不知道的还以为驱魔乱舞。

        程磊见包厢门开了,眼睛不禁一亮。

        他连忙探头看去。

        只见一名穿着女仆装的小姑娘踏了进来。

        衣服很合适,上窄下宽,腰部收紧,盈盈一握,脚上是一双小高跟,白丝包裹着踝骨延伸到裙下。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的脸。

        五官柔和精致,不施粉黛,鸦青色的睫羽下是一双暗含风情的丹凤眼,唇色鲜亮,在暗色灯光的照耀下越发吸引人。

        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偏表情又可怜又胆怯,简直像是只白兔子掉进了狼窝。

        让人忍不住去想,假使弄坏了这只兔子,她的凤眼里会不会淌下一道道晶亮的泪珠,鼻尖颊侧会不会泛上绯红,那双粉唇会不会……

        程磊只看了这一眼,便欲/火中烧。

        他忍不住舔了舔嘴,面上的表情难看可怖。

        周围围着他奉承的人也具都愣了。

        呆呆地看着门口的陆斐。

        程磊非但不觉得冒犯,反而更加得意,耀武扬威地说:“嗨呀,你们瞧,说曹操曹操到,这就是那个追着我要献身的小姑娘。”

        陆斐:……

        还真是小刀划屁股。

        开了眼了。

        她心里狂吐,面上却柔柔弱弱的,踩着小高跟走进来,低眉顺眼地说:“程……程少。”

        有人忍不住开口道:“你跟他做什么,他那人长的又差又不会疼人,你不如跟我……”

        程磊咳嗽了一声,眼神阴郁。

        那人心里一惊,明白是自己魔怔了。

        他家里又不像程磊那么有钱,他本身也没什么别的能耐。

        这么一个美人,又岂是他能肖想的?

        那人暗叹一声,陪着笑道:“我说笑呢,程少,再说了,人家对你可谓是一片痴心,怎么可能看上我这种人!”

        好话说了一箩筐,程磊才满意,高傲地抬起头,用鼻孔看人:“你知道就好,嘁,就你?哪里配?”

        他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大家也都懂,因此那人丝毫没有反驳。

        只是又忍不住看了陆斐一眼。

        真可惜啊……

        程磊随手把怀里的两个女人推到一边,招了招手,好像在叫小狗一样:“过来。”

        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灯光很暗,他没看出来陆斐的表情一言难尽。

        就你这小身板儿?

        我他娘的坐上去,不嫌硌屁股吗?

        呸,恶心,普信下头男。

        陆斐脸上一点也不显。

        羞答答地低下头,小声说:“程少让我换这身衣服,就不想好好玩玩吗?”

        “哦?”

        程磊眼睛一亮,说:“玩什么?”

        他让陆斐换衣服,原本也是有那么个打算。

        只是陆斐太漂亮了。

        漂亮到他不想再弄那些“情趣”,只想赶紧吃到手。

        ——但如果是美人自己提出来的意见,那可就不一样了。

        程磊觉得自己很大方,他当然要满足小情人的心愿。

        “就是……主人……”

        呕。

        呕呕呕。

        又把自己恶心到了。

        陆斐嫌弃地想,一边慢慢回忆自己查到的资料,柔声说:“主人,让我来服侍主人吧……”

        程磊早在听到第一声“主人”时,就爽得不能自已。

        刺激,真刺激。

        从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玩法这么刺激。

        他激动地恨不得好好疼爱自己的小女仆。

        偏偏又想看陆斐还有什么花样。

        便咳嗽一声,假装自己根本没有被打动:“要服侍我的人多了去了,你有什么特别的?”

        陆斐:……

        真行。

        陆斐左右看了看。语气中充满了暗示:“这么多人……”

        程磊直接摆手道:“散了散了,你们可以走了,今天就到这里。”

        众人面面相觑。

        心叹又一个美人要栽到这煞笔手里了。

        又不能不听,三三两两结伴走了。

        程磊原本搂在怀里的两个女人忍不住怨恨地看着两人。

        她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个有钱没脑子的富二代。

        谁知道会被段位更高的截胡。

        陆斐丝毫不为所动。

        她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过去关上了门。

        随后慢慢转过来,提起小裙子行了礼:“少爷……”

        这一声唤得可谓是百转千回,唤得人心都要化了。

        程磊两眼放光,口水都差点流下来。

        就见陆斐修长的指尖轻轻抵在唇瓣上。

        柔软的唇瓣陷下去一点点,程磊不自觉跟着看那嘴唇开合。

        他没有发现陆斐奇怪的神情。

        只听到陆斐一字一句说:“我们……慢慢玩儿。”

        ……

        容姐发愁地抽了根烟。

        陆斐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了。

        那姑娘进去没多久,里面的人就三三两两走了出来。

        想也知道现在包厢里发生了什么。

        她良心不安,总觉得是自己把陆斐推到了火坑里。

        几次想去推开那间包厢门。

        却总是不能下定决心。

        她今天要是帮了陆斐,在这家酒吧可真是混不下去了。

        真的要为了一个路人放弃这个高薪的领班工作吗?

        她还有孩子需要抚养,还有年纪大了的父母……放弃了这一个工作,再想找到待遇这么好的,可就难了。

        反正……陆斐是自愿的,不是吗?

        容姐又想起上次陆斐和程磊之间的争端。

        那时候是她带着人进去的。

        第二天就被上司训了一顿,让她以后不要多管闲事。

        可是这哪里是多管闲事?

        容姐苦涩地想。

        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未来啊。

        陆斐才多大,刚成年没多久而已。

        这么大点的小姑娘能懂什么?一次屈服于金钱,以后就再也直不起脊梁了。

        哪怕是再缺钱,也不能同意那种人……

        她狠了狠心,最终还是按灭了手里的烟,手放在了包厢的门把手上。

        不行,不能就这么看着一个小姑娘出事。

        现在进去应该还来得及……

        “咔哒——”

        包厢门从内打开了。

        容姐呆了一下。

        开门的是陆斐。

        小姑娘还穿着那身衣服,头饰有些凌乱,但是神色正常,衣服齐整,不像被侵犯的样子。

        她一边用湿巾擦手,一边打开了门。

        看到外头的容姐,陆斐也愣了一下。

        不过她很快回过了神。

        歪头朝容姐一笑。

        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显出带点纯真的恶意。

        “姐,帮我报个警。”

        陆斐轻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