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过往

        他勉强板起脸,假装自己一点也没有被打动,不耐烦地说:“好好好,录音就录音。”

        完了陆斐引导他录了音,顺手备份了好几个文档,备注《傻猫的事迹鉴赏》。

        这才心满意足地收回光脑,放陆玉签去洗漱了。

        他俩这觉都只睡了几个小时,好在两人身体素质都好,也不觉得困,洗把脸就神清气爽。

        陆玉签去给陆斐介绍陆家现在的情况。

        陆家已经成家的年长一点的小辈其实都搬出去住了。

        只是他俩回来的这个时间过于巧妙,刚好撞上陆家人一个月一次的聚餐时间。

        就是今天晚上。

        按理来说陆家的人应该是今天下午才会陆陆续续回到老宅。

        至于昨天碰到的许蔚华、陆文泠这对夫妻,他们提前了一天赶来。

        这才被两人撞上。

        陆文泠回来得也很突然。

        陆玉签介绍道:“陆文泠工作特殊,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提前放假的情况,但既然出现了,相比他是刚完成一个大任务,能够休假。”

        哪怕早回来一点点,就能直接撞上许蔚华那些奇怪的偏心举止了。

        陆斐心有戚戚:“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多少是自己生的小孩啊……我看陆文泠就挺正常的。”

        陆玉签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再一回想,却怎么也抓不住那点灵光。

        于是只好抛之脑后,继续说:“和你……”

        他诡异地停顿了一下,这才神态自然地继续说下去:“和陆斐同辈的,老大陆文泠,已经结婚生子成家立业,老二老三老四都和你同龄。”

        “老二陆文澜,你见过了。”

        “老三陆文澄,比你……比陆斐大一个年级,专攻学术。”

        “老四陆文沂,有某些方面的特殊天赋,已经被国家机构收纳,不方便详谈。”

        陆斐啃着小面包不住地点头。

        “除了陆文沂情况特殊,剩下这些人今天应该都会回来。”

        陆玉签迟疑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木天蓼。”陆斐把面包咽下去,说:“我真名也叫陆斐,你不用那么别扭。”

        “好。”

        陆玉签心说培养皿里的h-804第几代第几代该换名字叫木天蓼第几代第几代了。

        他拍板道:“其他大一辈的你可以都不用在意,那些人清高着呢,没事不会搭理你。”

        陆斐懂了。

        她琢磨着陆文澄这个名字,叫道:“三爷爷。”

        陆玉签:“?”

        “我要是对陆家人出手,你会出来阻止吗?”

        陆斐问他。

        倒不是顾及猫猫的感受。

        就是陆玉签的实力她看不透,惹不起。

        若是陆玉签对陆家还有感情的话,她这段时间是不会动手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以后等羽翼丰满了再说不迟。

        就见陆玉签唇间的笑容有些讥诮,满不在意地说:“想什么呢,乖孙女儿,这陆家目前也就你和我关系好。”

        陆斐懂了。

        这就是他不会管的意思。

        她啧啧称奇。

        也不知道陆老爷子对陆玉签做了什么,这人看来都ptsd了。

        她对陆玉签的过往还挺感兴趣的,但是想想就知道陆玉签不会告诉她。

        嘛。

        无所谓。

        她自己查呗。

        木天蓼露出狐狸一样的笑容。

        她溜溜哒哒地,跟在陆玉签身后。

        陆玉签继续给她介绍陆家老宅的布局,怕她露馅儿。

        但其实这种担心没有什么意义,毕竟陆斐一直以来都是个透明人,不会有人关注她的。

        “对了。”陆玉签猛地想起来,又说:“还有一些体质精神力出色的远房亲戚,基本都是小辈,你注意着点,别被人怀疑。”

        “嗯嗯嗯。”

        陆斐乖乖巧巧地点头。

        心说陆玉签忘性可真大。

        他俩昨天晚上明明就碰见了一个“远方亲戚”。

        不过对方看起来很蠢的样子,估计根本想不到她的芯子换了人了。

        没关系。

        反正她会用实际行动让对方永远记清楚“陆斐”。

        陆玉签给她介绍地形,她则一心二用,一点点缕着自己的仇人。

        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位表哥陆文澄。

        小时候曾经嘲笑刚刚失去父母的“陆斐”,不断提及她“野种,没爹没妈”。

        在“陆斐”的成长过程中,他如同梦魇一般紧紧跟随。

        小到一些宴会,聚餐故意让“陆斐”出丑。

        大到每时每刻,都要进行人身攻击辱骂。

        ——“你爹妈都被炸死了!灾星,是你克死他们的!”

        ——“陆斐,听说你是残废啊?你会说话吗?你是哑巴吗?还是说你听不见?”

        ——“陆斐,你这种人,一辈子就只能靠着陆家活着啦,啧啧啧,废物,小时候克死爹妈,长大了还要拖累陆家。”

        ………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从人身攻击到后来发现“陆斐”没人关心之后开始非打即骂。

        “陆斐”在将近十年的名为“陆文澄”的阴影里艰难地活着。

        真不知道小孩子哪里来的那么多恶意。

        陆斐在心中给陆文澄画了个叉。

        至于昨天碰到的脑子不太聪明的陆哲。

        他是陆文澄的帮凶之一。

        因为体质高,身为旁系却也从小住在陆家,跟陆家同龄的小辈们一起长大。

        他在陆文澄身边充当的是出谋划策的角色,只不过所有恶意的谋划都只针对一个无辜的小女孩。

        贪婪,阴险,狡诈,会一边言语羞辱,一边一把掀翻心善的保姆为“陆斐”做的饭。

        然后坦着天真无邪的脸说:“佣人姐姐,陆斐她是坏孩子,我亲眼看到她掀翻了你做的饭!”

        随后就有一大帮帮凶附和。

        “陆斐”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怎么可能能辩解得过那么多“证人”。

        哪怕保姆愿意相信她,那也没用。

        相信她的佣人都会被解雇。

        后来“陆斐”就学乖了,“陆斐”小心翼翼地从厨房偷取供自己生存的面包,长大以后就不间断的打工,以此来让自己活得没那么辛苦。

        明明父母留下了财产,却被所谓的叔叔伯伯姑姑私吞,然后还要被这群长辈的孩子欺负。

        陆斐摇了摇头。

        要不是她清楚地知道小姑娘就是个普通人,她还真会以为“陆斐”是什么要承受苦难的主角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