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小熊

        她这时倒是没有不耐烦了,低头看着熟睡的陆渐青。

        陆斐扒着门缝,看不清对方具体的神态。

        但是肢体语言都很柔和放松,完全不像刚才在外界时的紧张与惊慌失措。

        若是陆渐白没失踪的话,这么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或许还能让陆斐多看两眼。

        此时却不行了。

        自己女儿都失踪了,这人却穿着小裙子,化了全妆,踩着高跟鞋,做出一副自己很担心很慌乱的样子。

        做给谁看?

        你女儿出事,你能这么淡定地画个妆吗?

        这里面的猫腻让陆斐直皱眉头。

        她一时想不通许蔚华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作出这种事情。

        陆渐青很快就醒了,果然发了很大一通起床气,许蔚华在旁边连声哄着。

        陆渐青尖声说:“我要玩具熊!我的玩具熊呢?!”

        许蔚华于是在旁边翻找了一下,翻出一只陆斐相当眼熟的玩具熊,递给陆渐青。

        陆斐:“?”

        陆渐青顿时高兴了,抓着玩具熊的脑袋一扯——

        没扯下来。

        陆斐针线细密,一个小女孩,根本没办法扯开那些缝得死死的线。

        她懵了一下,立刻又哭闹起来,把玩具熊摔到一边:“这不是我的玩具熊!”

        陆斐冷眼盯着。

        她缝的脑袋,她当然能认出来。

        这姐姐到底是对妹妹有多大的怨恨?

        还是说欺负惯了?

        恶意昭彰。

        让人心凉的是作为一个母亲,许蔚华丝毫不觉得这种情绪有什么不对,反而纵容地继续哄:“青青别生气了,别生气了,你看,妈妈踩它两脚,这坏东西,我们不要好不好……”

        说完作势就要上脚。

        好像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似的。

        要不是陆渐白长得多像陆文泠,但也能看出一点许蔚华的影子。陆斐也要以为陆渐白不是许蔚华的女儿了。

        陆斐眉心一皱,迅速敲了敲门。许蔚华不尴不尬地停下脚,连忙扯了扯头发,让自己显得憔悴一点,才去开门。

        “陆斐?”

        一见到门外的人,许蔚华瞬间皱起眉:“你来干什么?”

        里头陆渐青还在那里大喊大叫,为母亲的离开发脾气。

        陆斐在这尖叫声中,面不改色地说:“敲错了,不好意思。”

        许蔚华的表情变得很难看。

        她把陆斐挡在门外,没好气地说:“快滚。”

        “啊,对对对了,堂嫂,我想起来,三爷爷说喊你去前厅。”

        许蔚华的表情越来越难看,脸色黑如墨水,冷哼一声,一把关上了门。

        陆斐退得快没有被骤然关上的门误伤。

        她眯着眼睛看着这扇门,轻哼一声,走了。

        陆玉签刚刚收到自己的人查出来的东西。

        他看到陆斐来,招了招手。

        陆斐凑过来。

        两颗脑袋挤在一起一起看光脑。

        许蔚华,比陆家低一点的家族里的直系子弟。

        和陆文泠是同窗校友,自由恋爱,毕业后不久就嫁给陆文泠当了全职太太。

        结婚当年就怀了孩子,生下一对双胞胎。

        在平时中常常更加关心大女儿,对外解释说是大女儿体弱,在胎中的时候被小女儿吸走了太多营养。

        看到这里,陆斐头疼地说:“我看过的书告诉我,这种吸营养的事情,只会发生在同卵双胞胎身上。”

        而陆渐青和陆渐白一看就是异卵双胞胎。

        这理由也太牵强了。

        就听陆玉签说:“说辞也是假的,你看这里。”

        陆斐就凑过去顺着陆玉签的指示看。

        上头显示了双胞胎出生时的体检结果,各项身体数值都挺一致的,看不出来什么吸走营养啊,陆渐青身体虚弱啊之类的。

        “这就更怪了。”陆斐注意到陆玉签花瓣一样泛着淡淡粉色的指甲盖,一个没忍住,多看了两眼,才慢慢道:“她为什么这么说?两个小孩不都是自己的吗?”

        “难道说陆渐青更聪明?身体素质更好?”

        “不是。”陆玉签摇头:“硬件方面,陆渐白明显更加优秀。”

        不论是身体素质还是聪明程度,又或者听话懂事这么多方面,要是真有优待,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陆渐白才应该是被优待的那个。

        “那到底是为什么……”

        陆斐摇摇头,说:“算了,当务之急还是查清楚孩子在哪儿。”

        两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了一会儿,准备待会儿从许蔚华下手。

        他们有种强烈的预感,许蔚华绝对和这件事关系匪浅。

        两人说话的这一会儿,佣人送来一个快递盒子。

        她正要去送到后院,一抬头,发现快递的收件人,许蔚华刚好又到客厅。

        佣人眼睛一亮,迎上去道:“许夫人,您的快递。”

        许蔚华表情厌厌,没什么情绪地接过来。

        一看就是一副不像拆快递,只想快点找到孩子的好妈妈。

        结果陆玉签凑到陆斐耳边说了句:“有血腥味。”

        陆斐心里一惊,目光定格在那个快递箱上。

        她提议道:“堂嫂,你先看看这是什么快递?”

        许蔚华没好气地扫她一眼,说:“我女儿都不见了!你让我在这里拆快递?!”

        “拆不拆?”

        陆玉签按着沙发扶手,神色淡淡地看过去。

        对方顿时被震住了,抖着手,把快递放在茶几上,小心拆开。

        集装外壳里面还有一层,许蔚华一看陆玉签。

        陆玉签依旧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嘴里重复道:“拆不拆?”

        许蔚华屈辱地低下头。

        她用小刀划开快递箱,打开一看,直接吓得后退一步,尖叫道:“啊!那……那是……”

        她退到陆斐脚边,身体发抖。

        陆斐好奇,上前看了一下。

        好家伙,难怪陆玉签闻到了血腥味。

        猫猫闻不到才怪了。

        她随手拆下纸箱拨弄着。

        箱子里面是一只血肉模糊的死老鼠,并一张卡片。

        陆斐把卡片捞上来,手上还拨着老鼠尸体。

        老鼠的眼睛被挖走,四肢和尾巴都被剁了下来,胸腔剖开,里面空空荡荡,内脏不翼而飞。

        陆斐打开卡片一看。

        里面有一串字符。

        “想要你的女儿的话,今天下午五点准备好三个亿,走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