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觉醒来我让五个大佬俯首称臣在线阅读 - 072 赎金再翻倍

072 赎金再翻倍

        那头警察则为难地说:“监控查完了……对方可能有什么屏蔽设备,找不出痕迹,陆先生,我们是否能够派人来陆家实地调查审问?”

        陆家毕竟身份特殊,据说人家老宅里有不少代表着学术根基的机密。

        他们不敢随随便便过来调查,只能等一个主事人的指令。

        陆玉签答非所问,没有说行不行,而是又提出一个问题:“陆渐青的生父找到了吗?”

        “找到了。”负责联络的警察拿起一份文件,说:“查出来是许蔚华的初恋情人,我们已经派人去找这人的住处,目前还没有结果。”

        “人在陆家。”

        陆玉签说:“你们来可能会打草惊蛇,孩子还在他手上,不能造次。”

        警察明显也知道这点,才尽量不过来陆家。

        但是他们闭门造车又实在没有突破。

        陆斐再次凑近,摸着下巴,突然问陆玉签:“文澜姐联系你了吗?”

        她没有陆文澜的通讯方式,只能让陆玉签联系。

        陆玉签一看,正好,那边发来了消息。

        “查完了,确定陆渐青和堂哥不是父女关系。”

        还拍了一份文件过来。

        亲子鉴定做得这么快?

        陆斐感叹一声,提出了一个方案。

        她示意警察也跟着听一听。

        ……

        等到陆文澜回来陆家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

        她路上一点也不耽搁,生怕会出什么事情,一路飞奔回家。

        陆斐和陆玉签默契地呆在房间里,等待陆文澜的成果。

        陆文澜给他们开了视频通话,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

        是陆文澜的。

        “管家,麻烦你让大家都来前厅,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首先去叫堂哥堂嫂!这件事事关陆渐青,一定要来!”

        “还有……让渐青在房间歇一会儿……我怕这件事对孩子的成长中的心理状况有影响。”

        管家不明所以,但是看陆文澜神色凝重,连忙根据吩咐做了。

        这是陆斐计划的第一步。

        她要陆文澜无论用什么方法,势必要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客厅。

        陆文澜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办法——用隐晦的语言表达出:“她有可能知道陆渐青的真实身世”这一点。

        以此来吸引许蔚华,进而吸引暗处那个人的注意。

        整件事情只有她包括陆斐陆玉签和警察知道,他们不能把计划告知给陆文泠这个陆渐白的亲生父亲。

        陆文泠太藏不住事儿了,一摊牌,万一他忍不住泄露情绪,那可全完了。

        那头隔了一会儿,断断续续地传出各种嘈杂的交谈声。

        好奇居多,还有不少抱怨陆文澜不分轻重的。

        陆文澜一一好脾气地道了歉。

        把人家说的也不好意思再发牢骚。

        很快,这些声音里就传出许蔚华的声音:“文澜,你这是做什么?!我们还忙着筹钱要把渐白赎回来,你这是浪费时间……”

        陆文泠低沉的声音里也隐约带上不满:“你究竟想干什么?”

        陆斐坐直身体。

        上钩了。

        她凝神听了一段,没听到陆渐青的气息,因此直接说:“我走了,你留守在这里。”

        陆玉签嫌弃地看她:“你能感受到周围有没有人?”

        “能啊。”陆斐奇怪道:“为什么你觉得我不能,周围十米,只要有植物,我就能掌控所有动向。”

        她是草木成精,沟通天地不至于,沟通一下周围的小花小草那还是不成问题的。

        离得远一点当然沟通不了,但是起码十米以内可以感受到。

        十米,足够了。

        陆玉签噎住。

        再一想,陆斐身上超乎常理的地方还少吗?

        只好瓮声瓮气地提醒:“十米这个范围……太大了,你注意。”

        意思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

        太突出了。

        陆斐承了谢,迅速离开房间。

        那头陆文澜还在周旋,扯一些七零八落的事情。

        “我刚才出门,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绑匪偏偏盯上渐白了?他会不会再对渐青下手?”

        陆文泠紧张起来:“蔚华,我们快回去,渐青不能出事。”

        事情进展到现在,一切都很顺利,许蔚华高枕无忧,忍不住讽刺她:“渐青一定不会出事的。”

        “哦?”陆文澜惊奇道:“你怎么知道?堂嫂?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陆文泠一时没转过弯儿。

        许蔚华却听得冷汗涔涔。

        也不敢再飘了,老老实实地想借口:“我担心的,但是渐青比渐白听话,肯定不会自己一个悄悄出门……也不会出现问题。”

        “是吗?”陆文澜点头,面上风平浪静,心里已经开始吐了。

        她真的想象不到,许蔚华这种人还配做母亲???

        都有脸做出这种事,还要给大家说:“渐白不懂事才会出门,才会出事,渐青就不会这样。”这种东西?

        她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她凭什么做一个母亲?

        果然,父母就是门槛最低的职业。

        什么牛马都有。

        陆文澜心里一阵冰凉,再一想陆斐的计划和陆渐白的去处,又开始糊弄。

        直到光脑振动了一下,陆玉签那边发出信号,这才住了嘴。

        陆文泠和许蔚华以及周围的人都有点不耐烦了。

        陆文泠更是,冷冷地瞥了陆文澜一眼,转身就要走。

        陆文澜没拦住他,因为陆斐已经走了过来。

        她怀里抱着个纸箱子。

        是和先前那几个一样的纸箱。

        许蔚华一看,忍不住心里颤了颤。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甚至不用装,声音颤抖起来,扑上去问:“这是什么?!这又是什么?!”

        众人被吓了一跳。

        陆斐也没想到许蔚华反应这么剧烈。

        不过正好,在她的计划之内。

        陆斐脸色苍白,指尖颤抖,面带不忍,把纸箱递给许蔚华,小声道:“堂……堂嫂,你自己看吧。”

        许蔚华眼前一黑。

        那种不祥的预感愈演愈烈。

        她掀开纸箱,就是一声惊呼:“渐青!!!”

        纸箱里是一张纸片和一个小皇冠发饰,今天早上她亲手给陆渐青戴上的。

        小皇冠上面全是未干的血迹,卡片上是熟悉的字迹。

        “两个孩子,赎金再翻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