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最爱自己

        许蔚华瘫倒在地,不可置信地喊道:“渐青……渐青……”

        她面色惊惶,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

        为什么会这样?

        他怎么会对亲生女儿动手???

        不可能,不可能!

        许蔚华下意识地动了动手心。

        那里有个联络设备,她耳中也放置了接收器,按下去就能和那个人通话。

        “嗒……滋——”

        没有任何反应!

        她不信邪,又按了两下。

        通讯器里只有沙沙的响声。

        他真的利欲熏心,要对亲生女儿下手了???

        不不不,不可能!他还要靠自己才能出陆家——

        万一他想到安然无恙远走高飞的办法了呢?

        许蔚华骤然被自己的联想击垮。

        她知道自己不能胡思乱想,但是根本控制不住。

        她无法承受渐青离开她的世界!

        许蔚华的声音骤然更咽起来:“渐青……”

        陆斐居高临下地看她,一点同情都没有。

        对大女儿,她倒是个好母亲。

        就是根本不把小女儿当人看。

        小女儿就可以让人随意带走,用来做戏,最后不管拿没拿到赎金,都可能还会直接杀掉。

        她心安理得地让人带走小女儿。

        然而等到自己疼爱的陆渐青跟着失踪的时候,许蔚华整个人都承受不住了。

        都是女儿,甚至是同时出生的双胞胎,为什么她的态度天壤之别?

        因为孩子父亲不同吗?

        陆斐不得而知。

        她只知道,自己要把那个可怜兮兮地抱着玩具熊的小女孩完完整整地找回来。

        她朝陆玉签看过去。

        陆玉签比了个手势。

        意思是一切顺利,周围信号全部屏蔽,客厅已经被暗中封锁,警察也已经悄无声息地从陆家各个门进入。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

        孩子在哪儿。

        幕后之人又躲在哪里。

        许蔚华联系不上暗中那人,陆斐也不担心了。

        她低下头,循循善诱道:“堂嫂,你想找到陆渐青吗?”

        许蔚华一刻不停地尝试打开通讯器。

        一无所获。

        她茫然不知所措,便听一道好听的女声:“堂嫂,你想找到陆渐青吗?”

        许蔚华骤然抬起头。

        陆斐睁着漆黑的眼睛,朝她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

        慢慢说:“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能找到陆渐青。”

        许蔚华心里一颤。

        不知道为什么,她打心眼里感到恐惧。

        仿佛现在已经面前问话的是什么魔鬼的化身。

        循循善诱,一步步带领她走向深渊。

        她本能地感到抗拒,连连摇头,不停退后。

        周围人则纷纷凑过来,问陆斐:“你说什么?什么意思?你能找到孩子?”

        “大堂嫂,你快回答呗!小斐说她能找到……万一真能呢。”

        “是啊,蔚华……”

        耳边传来许多嘈杂的声响,最清晰的还是陆斐重复了一遍的问话:“你想吗?”

        许蔚华打了个冷战。

        这一刻,她想不到自己有可能正在受苦的两个孩子。

        而是在想。

        为什么陆斐会这么说话?

        她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那她以后高枕无忧的陆家太太的身份……

        不行的不行的!

        她不能离开陆家!

        她不能和陆文泠离婚!

        否则这人上人的地位、优渥的生活……

        想到这里,许蔚华坚定地抬头:“陆斐,你不要在这里乱说话了,让开!我要去筹钱救渐青!”

        陆斐看着她。

        露出一个意料之中又有些失望的表情。

        许蔚华放弃自己的两个孩子,坚定不移地选择自己是可想而知的。

        她这么狠心,狠心到能这么对待十月怀胎的骨肉,

        还能指望她对另一个孩子有多好?

        恐怕心里确实是母爱满溢,但在她的价值观里,当然还是自己更重要。

        陆斐缓缓退后一步,问:“堂嫂,你想明白了?”

        许蔚华莫名瑟缩一下,但还是坚定不移地说:“滚!我要去救孩子!”

        此时就算是陆文泠也察觉到陆斐话里的不对劲。

        他没有冲动地过来打断两人,而是死死盯着许蔚华。

        陆斐朝旁边伸出手。

        陆文澜很有眼色,把手里的纸质亲子鉴定报告递给陆斐。

        陆斐掀开一页,提高声音,慢慢念到:“委托鉴定事项:亲权关系鉴定,样本……经本机构检验确认,陆文泠先生和陆渐白女士在生物学上的亲权概率大于99.99%,本机构支持二位的亲子关系。”

        许蔚华身体一僵。

        她面带惊恐,爬起来,伸手就要抢夺陆斐手里的纸张!

        被陆斐挡住了。

        陆斐斜睨她一眼,接着不带半点停顿地说:“……经本机构……陆文泠……陆渐青……亲权概率为23.47%……不支持二位具有亲子关系。”

        原本还云里雾里的众人顿时哗然。

        他们惊惶地看着陆斐,仿佛陆斐读出来的是什么惊天秘密。

        陆斐翻开一页,一手按着许蔚华,防止她抢夺。

        “……许蔚华……陆渐青……支持具有亲子关系……”

        “……许蔚华……陆渐白……支持具有亲子关系……”

        “闭嘴!”

        许蔚华色厉内荏地吼道:“闭嘴!!你给我闭嘴!!!”

        陆斐高高在上地看着她,眼里一点情绪也没有。

        她冷声问:“堂嫂——许女士,解释一下吧,为什么会这样?”

        “此外。”她高声说:“异卵双胞胎同母不同父的情况出现概率是百万分之一,真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边。”

        她这一句话像是什么定夺一切的宣言。

        直接惊醒了还迷糊中的众人!

        一时之间,客厅里仿佛炸开了锅。

        “什么???陆渐青不是我们陆家的种?”

        “许蔚华出轨?看着情况,她自己也知道陆渐青的身份?!”

        “八九不离十了,真想不到………”

        “嘘,小声一点……”

        说话的人指了指陆文泠,众人顿时噤声。

        陆文泠面色僵硬,肢体动作也有些不协调。

        他走到许蔚华面前,问:“你知道陆渐青的真实身份?!”

        许蔚华瞬间回过神来,大脑转的飞快。

        她必须做点什么!

        必须做点什么才能制止陆斐后续说的话!

        陆斐她绝对知道什么了……

        许蔚华眼睛一亮,连忙拉着陆文泠的手,解释道:“文泠……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当务之急是救出孩子!先不能管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