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彼此彼此

        。

        不过夸得挺好听的。

        算了,勉勉强强放过她吧。

        陆玉签把陆斐提溜着放在自己右肩上。

        陆斐松了口气。

        她倒不怎么怕高。

        但是就那种只能依靠别人的感觉实在是不太美妙。

        肩膀旁边还挂着陆斐身体的手臂,她有些纠结地戳了一下。

        唉。

        这怎么进去?

        不过……原来灵魂出窍了,身体还会有呼吸吗?

        听声音看样子,还挺健康的。

        陆斐有些怀疑地琢磨了一下。

        ……该不会是,小陆斐(原身)的魂魄还在身体里?

        不应该呀,当初她招魂……

        卧槽,该不会是魂魄不离身,就招不到吧?

        她就是个半吊子,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只好先放放。

        转而应付起陆玉签的死亡凝视。

        陆玉签:“说说,怎么回事。”

        陆斐:“……”

        还真是开门见山啊,一点也不拖沓。

        她对陆玉签也有了一点了解。

        对方虽然看起来好像亦正亦邪的,但是本身应该没那么多坏心思。

        陆斐绝不承认是猫猫形态给陆玉签拉了分。

        她认真斟酌了一下,还是和盘托出道:“如你所见,灵魂出窍了。”

        陆玉签:“……什么灵魂出窍,你糊弄谁呢。”

        陆斐:“……”

        他皱着眉,狐疑地斜眼紧盯陆斐:“你最近读的书是不是不太对?你是不是看了太多网络小说?还是说是什么迟到的中二期?”

        陆斐:“。”

        你有本事问我,你有本事信啊!

        陆斐咬牙说:“我没骗你!也没中二期迟到!”

        “哦。”

        陆玉签收起光脑,关掉摄像机,微笑道:“知道了。”

        陆斐眼尖,立刻意识到对方刚才就是故意的。就是想录个她的黑历史。

        她:“……”

        她略有些无语地说:“你是不是太无聊了?”

        “彼此彼此。”陆玉签笑纳了这个戳。

        陆斐发现对方脸皮厚度见长。

        看看这面不改色的样子。

        真是厉害。

        “好了,说正事。”眼看着这马上就要生气了,陆玉签立刻正色道:“怎么回事?”

        陆斐一口气憋的上不去下不来:“……”

        什么怎么回事。

        反正我不想知道。

        :d

        陆玉签却自顾自猜了起来:“这么想想,你嘴里说的灵魂体就好像是一段数据流,平时安安分分地呆在电脑里,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跑到别的电脑上了?”

        还挺形象。

        差不多吧。

        陆斐被拉回注意力了。

        她点头,说:“可能是因为之前的爆炸,再加上我本身和“陆斐”就不是原装愿货,这么一炸,就炸出来了。”

        陆玉签评价道:“那你还挺惨的。”

        可不是嘛!

        陆玉签居然难得说了一句人话?!

        陆斐惊讶地看过去,就见对方语气急转直下,似笑非笑地问:“那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

        陆斐:“……”

        谢谢,人在外边,已经出轨了别的小猫咪。

        陆斐情真意切,诚恳地说:“我一直在找您啊!陆先生!像我这种娇弱无力的植物,怎么可能能在野外平平安安地生存下去?”

        “我怕的要命,当然只能尽快找到陆先生来蹭一蹭保护!”

        陆玉签狐疑道:“真的假的?你这种人还会害怕?还需要我保护?”

        ……

        我哪种人啊!

        陆斐蔫了。

        陆斐蔫哒哒地说:“好吧,那我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

        “展开说说。”

        陆斐就小声说:“我摔下来的时候,整个身体都扎进沙子里了,醒来以后又分不清方向,只能凭借着和身体的一点联系,一路追过来的。”

        其实也没怎么说谎。

        就是改了改小细节,并且把“寻找陆玉签”的时间段往前放了放。

        再加上她语气真诚地不得了,又看不清表情,话里还故意出了个丑。

        陆玉签眯着眼睛反问一句:“真的吗?”

        “当然啦!”陆斐拍着胸脯保证:“我对陆先生一片耿耿忠心,天地可鉴!”

        “哦……这样啊。”

        陆玉签低下头,按了什么东西。

        “我对陆先生……”

        熟悉的话从他手下流淌出来。

        陆斐僵硬着叶子看过去:“……”

        礼貌陆斐:你妈

        你怎么还带录音的?

        我们真的要互相伤害吗?

        ………

        “我们当时是在这里发生了剧烈撞击。”

        克洛薇瑟驾驶着简单修复过的机甲,在坠落点转了一圈。

        盛钺紧随其后。

        克洛薇瑟说:“老实说,我刚刚坠落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离开了原本的地方。”

        宇宙中的景象大差不差的。

        再加上当时克洛薇瑟正处于头脑不清醒的状态,过程她几乎没看到多少,换了个地方都没发现。

        意料之中。

        盛钺点头,道:“去给这片地方拉警戒线,方圆十米上上下下都拉上。”

        在没有调查清楚这玩意儿运行原理之前,他们得尽可能避免被不小心吸入。

        “走吧。”

        克洛薇瑟说。

        人类联邦这边之前封锁了她出事的情报。

        不管出发点如何,结果却切切实实方便了她。

        她也不需要再去做什么安定民心之类的工作,可以直接返回去看她的新朋友了。

        虽然这才分开不到一天吧。

        但是身边没有个劲劲的骚话满嘴的藤蔓,还真是让人觉得不习惯。

        ……

        “你是说,这里有可能会有当地文明?”

        “其实概率不大。”

        陆玉签说。

        他们不知道这颗星球具体是在哪里。

        但是按照常规来讲,所有有文明的星球,当地的自然生态都不太会是现在这样。一副没有任何开发痕迹的样子。

        但是这颗星球又确实是宜居星。

        这样就很微妙了。

        除非是没有被登记入册的边缘星球,或者是生活习惯特殊的土著部落。否则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是土著部落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登记在册的。

        好巧不巧,陆玉签有那个权限翻阅这种资料。

        他确定自己没有在资料里见过这么自然环境古怪的宜居星。

        “不过……”

        陆玉签看看植物,又看看他背上的身体:“你既然平安无恙,那我们也不需要执着于寻找当地文明了。”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