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不顶用!

        这可不是个小问题。

        要是在从前,陆斐就能豪气云天地说一句:“坐下!我带你飞!”

        现在就不行了。

        这个时代灵气过于稀薄。

        陆斐也只能动用灵气做一些诸如之前简单操控程磊的那种动作。

        消耗再大,根本撑不起,更不要说日行千里的那种法术。

        “你的机甲怎么样?”陆斐充满希冀地看向陆玉签。

        陆玉签:“……”

        陆玉签气短道:“拆了。”

        陆斐:“????”

        陆玉签:“已经摔得差不多报废了,我又不会修理,就把之前的零件拆了。”

        为什么。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

        那头克洛薇瑟恐怕已经找到回去的路了。

        这头陆玉签的机甲已经残废。

        陆斐::d

        虽然知道陆玉签的机甲受到的直面冲击比克洛薇瑟大的多。

        她还是忍不住说:“真不顶用。”

        陆玉签:“……”

        陆玉签一把扯下藤蔓。

        威胁道:“你说什么?”

        陆斐梗着脖子凶他:“不顶用!不顶用!”

        陆玉签:“……”

        陆玉签被气笑了:“感情你变成原形也会降智?”

        他把藤蔓在空里甩来甩去,等陆斐哼哼唧唧地说“停停停”的时候,才又抓到面前,问:“你说什么?”

        陆斐光速屈服:“我是说,陆先生您真是深谋远虑,居然还能想到把机甲拆了,不浪费一丝一毫值钱的零件,真是勤俭持家!”

        陆玉签:“……”

        怎么感觉他被骂了。

        再看过去,陆斐已经机智地转移了话题,唉声叹气道:“这可怎么办啊。”

        该死的。

        现在把克洛薇瑟送的光脑从土里刨回来还来得及吗?

        不不不。

        应该是,为什么她之前没有直接跟着克洛薇瑟跑了?!

        ——陆斐瞬间给自己找好了借口。

        当然是因为她心地善良,不想把陆玉签这只傻猫一个人丢在这里啦。

        她果然是个好人。

        嘻。

        ……

        好人的痛苦之处就在于,她现在要为了生计发愁了。

        陆玉签真没用啊。

        。

        陆玉签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他眯着眼睛看陆斐。

        陆斐朝他眨了眨自己不存在的眼睛,以示真诚。

        陆玉签本身也看不出来她的情绪,狐疑地瞥了瞥,不说话了。

        陆斐就问:“那怎么办?”

        陆玉签也有些愁:“没信号,不知道定位能不能用……”

        定位隔着星球,估计是不能用的。

        先前克洛薇瑟给她光脑,也只是为了在自己重新回到这颗星球的时候,尝试能不能使用。

        不过他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不能抱有侥幸之心。

        一人一植物就这么跪了。

        他们深刻意识到一点。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没有机甲飞船,没有信号。

        他们总不能在这个荒星长期生活下去吧?

        ——啊,还是有希望的。

        克洛薇瑟。

        万一克洛薇瑟马上就回来呢?

        虽然这么想了,陆斐也就是想想而已。

        克洛薇瑟那种身份,出事以后必然大乱,就算她顺利回到了人类联邦或者西蒙帝国,处理这些火烧眉毛的事务也根本避无可避。

        一时半会儿估计是回不来的。

        “所以我们还是得去找什么当地文明是吧?”

        陆斐幽幽地说。

        她抱着希望想。

        万一人家就有高科技造物呢?

        “是。”

        陆玉签也无计可施。

        并暗自决定,回去就进修机甲制造或者机甲修理的实践知识。

        ………

        “这颗星球在人类联邦边缘,距离我的国家也并不很远。”

        克洛薇瑟说。

        “权衡利弊之后,我选择回到人类联邦而不是西蒙帝国。”

        这也是为了两国的外交形象考虑。

        很显然,她做对了。

        因为盛钺这边封锁了事故的消息。

        不然等她回到西蒙帝国,必然要面对关于高层的:“为什么你外交到一半就回来了”的尴尬质问。

        一个“权衡利弊”,立刻表现出克洛薇瑟特有的绵里藏针。

        听起来就好像是在说:“你们的安保真不给力,你们封锁消息的速度可比安保水平好多了。”

        哪怕两国即将达成友好外交,这些针锋相对那也是必不可少的。

        人家毕竟是在自己这里出了事。

        盛钺这边理亏,便光速道了歉:“务必尽快追查,抓到以后,真凶任凭殿下处置。”

        克洛薇瑟就不说话了。

        他们现在大概也就走了一半的路程。

        机甲并不适合长时间航行,克洛薇瑟拿出自己机甲的记录仪录像,便安安稳稳地坐下。

        两人是在保护严密的军舰内打机锋。

        除了针锋相对,也没什么共同语言,说完了就直接冷场。

        盛钺本身就不太擅长钻营,克洛薇瑟则是有能力,但她不想。

        她现在表面平静,实际上却在心急如焚地想着她的新朋友。

        她的手指在虚拟屏幕上滑动,试图捕捉到定位点。

        很可惜,失败了。

        不知道是因为距离太远,还是因为那颗古怪星球的磁场影响。

        克洛薇瑟并不气馁。

        她把锁定定位的实时地图摆在旁边,时不时扭头看看,自己则处理起使者团全军覆没的汇报材料。

        这件事对她来说也挺麻烦。

        毕竟是第一次带队进行如此重大的行动。

        盛钺看着克洛薇瑟老是去看地图,有些茫然。

        他摸不着头脑,但是克洛薇瑟不说话,他也懒得搭理。

        转而处理起先前陆斐同学交给他的论文。

        原本打算这两天就发布,开始计划第一步。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陆斐同学现在去向不知,盛钺就尽可能地把这件事的前期准备完善一些。

        以期尽量不出纰漏,尽量避免陆斐沾染上余火。

        等到找到陆斐的时候,也不用劳累她去为了这件事操心。

        盛钺下意识无视了“陆斐凶多吉少”这件事。

        舰船内一时无话,沉默地有些死寂。

        副官刚来时,就被这死寂冻了一下。

        他看着神色如常的克洛薇瑟殿下和他的元帅,唏嘘一声人家不愧是大人物。

        泰然自若,一点也不被影响。

        他就不行了,他搓着胳膊凑到盛钺面前,意有所指:“元帅,陆老爷子——”

        盛钺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不用顾忌克洛薇瑟,直接说就行了。

        这件事迟早也得让克洛薇瑟知道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