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觉醒来我让五个大佬俯首称臣在线阅读 - 099 你怎么回事啊小老弟?

099 你怎么回事啊小老弟?

        陆斐陆玉签和盛钺碰了头,就跟着他们这一队了。

        陆玉签从陆斐身后牵过来一小孩,道:“这孩子是我们在这颗星球上遇见的,能够得到这么多情报也多亏了他。”

        盛钺垂眸看去。

        小孩害怕陆玉签,也害怕盛钺。

        他欲哭无泪,被迫被陆玉签拉着手,又被迫和盛钺对视。

        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没穿鞋子的双脚一个劲儿往后推,手臂伸长,直到跌进陆斐怀里,这才安安稳稳地呆在原地。

        陆斐见他这样害怕,忍不住责怪地看了眼陆玉签,哄道:“别怕,他们都不是坏人。”

        陆玉签:“……”

        陆玉签松开手。

        怎么回事。

        怎么显得他像个拐卖儿童的怪蜀黍。

        陆玉签臭着脸,看在陆斐的面子上,回护那小破孩,冷声说:“我可以保证这孩子再不知道更多的东西,希望盛先生您不要插手进来。”

        盛钺收回视线,也觉得有些古怪。

        不是因为小孩那么害怕。

        是他总觉得,这孩子身上好像有什么熟悉的地方?

        他认真检索了一下记忆,没有发现能够重叠的片段。

        只好把这种情绪归结为错觉,听到陆玉签说的话,也道:“陆先生,我明白。”

        陆玉签点头,这才说:“辛苦了,还请给这孩子找一身更换的衣服。”

        盛钺吩咐人去做。

        然后道:“我们准备先行撤退,随后立刻组织武装前来探查,陆先生一起回去吧。”

        陆玉签颔首,一手抱过涟,一手紧紧抓着绳梯向上踏了两步,稳稳当当地停在半空。

        陆斐跟在后头,小媳妇一样一声不吭,假装自己没有存在感。

        两人被留守的人员拉了上去。

        盛钺等他们上去了,在空中踩着绳梯借力跳了两下,灵活地上了舱门。

        他拨通了克洛薇瑟的通讯:“殿下,我们已经找到了受害者,准备返航,不知道您是……”

        克洛薇瑟百无聊赖地转圈圈。

        非文呢非文呢。

        她的新朋友去哪里了。

        听到盛钺说的话,克洛薇瑟道:“不必,元帅阁下先行一步。”

        盛钺打通了视频,严肃道:“殿下,您需要如实上传您的机甲数据和定位信息。”

        克洛薇瑟看过去,发现他身后还有两人。

        一男一女。

        男的白发绿眼,面无表情。

        女的微微低头,看不清神色。

        克洛薇瑟随意一扫,也没有多加关注,直接道:“烦请阁下安心。”

        她一个他国继承人,当然不可能能在人类联邦自由活动。

        上传数据是必须的,哪怕他们两个国家之间处于友好外交状态。

        盛钺得到保证以后挂断通讯。

        他没有避着两人,那两人也没有看过来的意思。

        一个漠不关心,一个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低着头生怕克洛薇瑟注意到自己的陆斐:“……”

        有事没事,好端端的开什么视频。

        克洛薇瑟没见过她的人身。

        但是她自己心虚啊!

        尤其是听到克洛薇瑟说她并不会现在就回去……

        陆斐立刻意识到,对方可能是为了等她。

        顿时就更加心虚了。

        盛钺还在那里说:“克洛薇瑟殿下是你们的飞船坠毁的原因。”

        陆玉签:“……”

        陆玉签猝然看过来,问:“怎么回事?”

        盛钺如实相告:“事出有因,殿下遭到偷袭,逃跑途中偶然撞上陆先生的飞船,这才会出现如今的状况。”

        陆玉签的表情顿时就不好看起来了。

        敢情他们这是受了无妄之灾啊?

        陆斐倒是没什么感觉,仍然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直到她听到盛钺试探性的问题:“二位在星球这么多天,没有撞见殿下吗?”

        陆玉签奇怪道:“当然没有,坠落点又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哪怕是从宇宙中同一个点坠落,一路上遇到的障碍,云层甚至是气流的不同,最终的落点也都有可能相差千里。

        盛钺问完才发现自己问的问题确实有些不太好。

        他是想找找能和陆斐聊起来的话题的,最好是能够直接来聊那篇论文相关的事情。

        可惜实在是不太会找话题。

        屡次张嘴,要么问的问题笨,要么连开头的话都说不出来。

        次数多了,盛钺就有些气馁,抿着唇不再说话。

        陆斐丝毫没有感受到气氛的凝滞,她还在想克洛薇瑟到底能等多久。

        陆玉签倒是发现了,但他懒得多管闲事,也一声不吭,琢磨着自己带回来的土壤样本。

        一路无话。

        等到平安返回人类联邦首都星附近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盛钺表示:“日后二位应该可能还需要做一做笔录归档,还有星球相关情报我们也需要进行具体对接。”

        陆玉签不耐烦地点头,说:“我会将报酬送往盛……算了,直接送去你的办公点。”

        他说话不容拒绝。

        这件事也算是正常报酬,盛钺就点了点头。

        随后急匆匆地走了。

        以免那颗星球上发生什么别的事情,导致那些人发现他们部署的定位设施。

        他需要尽快去组织武装,以最快速度赶往那颗星球。

        等到盛钺带着人走了,陆斐长长地松了口气,头疼道:“演戏真难。”

        陆玉签看她一眼,冷笑道:“好好的大葱,非要装蒜。”

        明明累的是他!

        被推到前边应付盛钺掩盖陆斐的也是他!

        这人在说什么屁话?

        陆斐:“……”

        陆斐反唇相讥:“什么装蒜!我这叫随机应变!随机应变懂不懂?”

        陆玉签就说:“我看你这就是脱了裤子放屁。”

        陆斐:“???”

        陆斐:“你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刚认识的时候,陆玉签难道不是个一本正经道貌岸然的贵公子吗?

        怎么连这种话都学会了?

        陆玉签不怒反笑:“我怎么回事?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你者不要脸行吗?”

        陆斐震了一下。

        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陆玉签说完才回过味儿来,觉得好像哪里不妥。

        但是让他改口,那是不能的,那样岂不是显得他怕了要退缩了。

        陆玉签梗着脖子,冷哼一声,抬步就走。

        才走出两步,又凶巴巴地回头:“走啊!”

        陆斐这才满意了,拉起涟跟了上去。

        涟:“?”

        哥哥姐姐在干什么呀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