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觉醒来我让五个大佬俯首称臣在线阅读 - 100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在你食谱上

100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在你食谱上

        他们先回了陆玉签的家。

        陆玉签把聪玉尘身上拆下来的有用零件一件件整理好,陆斐在旁边看着,越看越心疼。

        “这得多少钱……”

        她喃喃道,拿起一枚零件打量了一下。

        “还行。”陆玉签看了一眼,语气平淡:“改天让人去那里把残骸都拖回来,打包也能卖钱。”

        陆斐:“……”

        真不愧是专属机甲。

        就连残骸都值钱。

        “别的不说,就那层涂料,也得刮下来一层才行。”陆玉签咂咂嘴:“啧,贵的要命。”

        能让陆玉签都说贵的东西?

        陆斐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犯罪的手。

        他们说话的档口,涟一觉睡醒,在管家的带领下,一脸懵懂戒备地走过来。

        等到见到陆玉签,涟更加害怕。

        对他来说,这个凶神恶煞的大哥哥给他的感觉简直跟下一秒就要吃掉他一样。

        可是他喜欢的姐姐又老是会和哥哥结伴。

        涟抿了抿唇,哒哒哒跑到陆斐身后,不动弹了。

        陆斐就笑他:“今年多大了呀?三岁还是十三岁?”

        陆玉签投过来一眼,插嘴道:“我看只有两岁吧。”

        不然怎么那么害怕生人。

        啊,也不是。

        是害怕他。

        陆玉签一说话,涟就受不了了,缩在陆斐身后怯怯地摇头:“不……不知道。”

        “他怎么这么怕你?”

        陆斐有些奇怪。

        从见到陆玉签第一眼起,涟就非常害怕他。

        或许可以用陆玉签第一面不太友好来解释。

        但……这瑟缩得陆玉签说一句话就要抖两三下的样子……好像有些过了。

        陆玉签自己也纳闷,回头一看那小孩。

        小孩正好探出个头来,看到陆玉签看过来,吓得连忙收了回去。

        陆玉签:“……”

        陆玉签指了指自己:“我长的很吓人吗?”

        陆斐摇了摇头。

        他长得当然不吓人。

        发丝柔软,面目精致,平时装得人模狗样的,看上去矜贵又傲慢。

        私底下一副小孩脾气。

        但是这张脸和表现出来的两个性格都不是能够上升到“吓人”程度的。

        正巧这个时候被叫来给涟检查身体的家庭医生过来了,听到他们说话,顺嘴道:“这小孩优势基因是什么?”

        陆斐茫然:“不知道。”

        陆玉签上下扫了涟一圈,也道:“没有显性,看不出来。”

        涟被带回来后好好收拾了一下,此时穿着小孩子可可爱爱的小睡衣,黑发黑眼,五官精致,就是有些营养不良,眼底也有黑眼圈,不过问题不大。

        “那还是查一下吧。”家庭医生半开玩笑地说:“万一人家是一条鱼呢。”

        陆斐:“!”

        陆玉签:“!”

        对啊。

        万一涟身上遗传的优势基因是鱼——

        陆玉签看了看自己。

        很好,很纯正的缅因猫。

        招人家怕也不是没道理。

        相比于天生猎手的猫咪和各方面都非常具有优势的狗狗等一系列走兽。

        鱼这种物种的优势基因就显得没那么泛用了。

        倒不是说他们不强,只是他们的能力太具有针对性,一切强横的表现只有在水中才能发挥到淋漓尽致。

        但是主流需要的又多是陆地作战和空战的优秀人才。

        因此身体内有鱼类基因的并不多,也就比植物基因好一点。

        家庭医生看着,就说:“既然有可能是鱼类,那先生恐怕不能继续和他相处下去了。”

        毕竟涟在陆玉签的食谱上。

        不怕才怪了。

        看现在这个程度,这种害怕甚至已经影响到了正常交流。

        “这不必担心。”陆斐道:“他今后同我一起住。”

        陆玉签摸着下巴说:“你年龄达标了吗?你有领养资格吗?你有能力给小孩上户口吗?”

        陆斐:“……”

        对不起,忘了。

        陆斐嬉皮笑脸地说:“这不是有你吗?陆老师?”

        其实陆玉签要是不帮她,她还可以去拜托盛钺或者谈老先生。

        毕竟他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友好的合作状态,帮合作伙伴领养一个孩子而已,不过举手之劳。

        陆玉签抿着嘴,轻飘飘地说:“既然你都这么求我了,那我就帮你一把——”

        “还有一个问题,小孩和你上一个户口?”

        陆斐的户口本上就剩她孤家寡人一个了。

        往日是挂靠在陆老爷子那里,后来陆斐成年之后,这种关系自动解除。

        她现在是孤零零的一家之主一个。

        陆斐对这方面还不太了解,问道:“有什么影响吗?”

        陆玉签说:“往大了讲,没什么影响,不过,他日后要是想读个好学校,有些学校那边会看户口本的主要成员的能力,以此来决定是否入学。”

        哦。

        明白了。

        二代占优势。

        这陆斐可真没办法,她有些发愁。

        早知道这世界是有钱也走不通多少的,还得有势有权。

        可惜她也是初来乍到一个,从哪里拿权力和势力。

        陆玉签看着她,不动声色地推荐道:“我可以帮你。”

        陆斐:“?”

        陆玉签说:“我自己也是一个户口本,小孩可以跟着我。”

        陆玉签和陆斐的地位简直云泥之别。

        他的身份放在哪里都吃香得很,就连盛钺这种地位的人也同他客客气气的。

        陆斐一想,眼睛一亮,先问了一句:“不会影响到你吗?”

        “这有什么。”陆玉签说:“上个户口而已。”

        “好哦!”

        陆斐抓住陆玉签的手,热泪盈眶:“谢谢陆老师!”

        陆玉签:“……”

        如果你把你的眼睛从我的零件上头挪开,或者手不要往我手心里钻找零件的话,这个感谢会更加具有说服力。

        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能看出陆斐很高兴。

        他不知道为什么陆斐高兴,挠了挠头发,傻乎乎地跟着笑起来。

        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茫然地看向这三个人。

        为什么他觉得……

        方才这两个大人简直跟为了给小孩更好的生活而殚精竭虑的家长一样。

        又是上户口又是考虑以后的学校问题前途问题……

        这小孩真不是老板的私生子吗?

        啊不是。

        一只猫怎么会生出一条鱼。

        家庭医生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咳嗽一声,走过去道:“我还是先给小少爷检查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