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他死了

        “检测结果出来了,优势基因确实是鱼类。”

        也就半个小时的工夫,陆玉签看到医生上传的报告。

        涟,骨龄13到15岁,身体里有鱼类的基因,应该是鲤鱼一类的。

        长期营养不良,生物钟颠倒,生活作息混乱。

        好在只是身体虚弱了点,没有什么致命的疾病。

        好好修养一下,还是能养好的。

        陆斐就说:“那你以后离他远点。”

        陆玉签:“???”

        陆玉签冷笑:“陆斐,你最近是越来越不见外了啊。”

        陆斐讪讪一笑,猛夸道:“要不是陆先生您大人有大量,我怎么敢的呀。”

        陆玉签:“我离他远点也不是什么好办法,最好是应该让他学会不要害怕。”

        一般来讲,尽管基因中会有什么你在他的食谱上之类的克制关系,但是作用在正常人身上,仅仅只是不习惯而已。

        没有哪个像涟一样,就连陆玉签说一句话,或者说看他一眼都会害怕。

        陆斐觉得此事可行。

        毕竟猫咪基因那么常见,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比如盛钺就是……

        “等等。”陆斐突然说:“为什么他不害怕盛钺先生。”

        之前在飞船上,盛钺还有一搭没一搭问了几句话啊。

        也没见涟像面对陆玉签一样瑟瑟发抖。

        陆玉签哼笑:“我,纯种缅因猫,天生血脉压制。”

        陆斐:“……”

        陆斐欲言又止:“三爷爷,你有没有觉得……咳,你好像被原形的你同化了。”

        她说的委婉又拗口。

        陆玉签还是听出来了,陆斐就是在嘲笑他幼稚!

        陆玉签勃然大怒:“去去去,去忙你的去!”

        陆斐摸着脑袋,嘟囔一句:“明明就是……还不让人说了。”

        没等陆玉签说话,抄起涟拔腿就跑。

        陆玉签:“……”

        .

        陆斐倒还真的有事要办。

        她失踪了这么多天,学院那里都没有请过假。

        陆斐去联系了e班的辅导员。

        “老师您好,我是三年e班的陆斐,这两天因为飞船失事旷课,改天会那证据材料去找您销假……”

        那头的辅导员随便嗯嗯啊啊了两句。

        挂断了。

        陆斐:“……”

        不走心也不至于这样吧。

        这也太明显了。

        e班一向不受待见,这点从小陆斐的记忆和e班其他人的表现那里就能看出来。

        陆斐耸了耸肩,回头看涟。

        小孩一件好奇又拘谨地在房间里转悠,眼神克制,哪怕再好奇也就只是看看。

        听话的要命。

        陆斐原本就挺喜欢这孩子,这时候一看,顿时乐了,问他:“在干什么?”

        涟小声回答:“姐姐,这是什么?”

        他指着投影仪。

        陆斐看了,帮他打开投影仪。

        映入眼帘的是一则新闻通报。

        “日前,卡洛夫共和国第二轮议长选举截止,三位候选人高票胜出,突出重围,下面是候选人之一姜汀姜先生的公开声明……”

        紧接着画面一闪,屏幕中西装革履的播音员变成一位白发白瞳,面貌诡丽的成年男人。

        噫。

        白色的瞳孔?

        陆斐定睛一看,哦,不是白的。

        是很浅的湖蓝色,非常浅的一层,乍一看仿佛半透明的纯白,给人一种病态的错觉。

        嘶,这可真少见。

        涟茫然地看着。

        陆斐心说小孩怎么看得懂这个。

        她没把那位眼睛颜色奇特的“姜汀姜先生”放在心上。

        很贴心地调了台,调到少儿频道,拍了拍小孩的脑袋,继续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小陆斐没有朋友,几乎没有社交圈,除了学校必备的手续,另外就只剩陆斐来了以后扯上关系的谈老先生。

        她准备给老先生报个平安。

        没想到人家先打过来了。

        老先生依旧是那副精神矍铄的模样,一双眼睛神采奕奕,略有些担心:“听说你飞船失事?盛钺那小子都不肯给我说实话,等你平安回来了才如实坦白……”

        陆斐其实不太习惯这种长辈特有的热情流露。

        她上辈子天生地养,无父无母,后来被那个狗仙师连根带走,面对的都是虚情假意,也从没有一天享受过亲情。

        这么算来还真是有些悲哀,活了几百年,没想到第一次感受到来自长辈的关心,还是在万年之后。

        陆斐有些不习惯,但也不会拒绝人家的好意,就笑着回了:“没事的,谈老师,我这不是平平安安在家里坐着吗?”

        “人没事就好……”谈老先生高兴起来,还没多久,情绪又很快低落。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不知道,这几天费尔学院发生了一件大事……”

        陆斐好奇。

        能让谈老先生用这种近乎唏嘘的语气说话,能有什么事?

        谈老先生摇着头,颇有些悲悯:“你记得那位,你的学长,四年级首席林明谈吗?”

        “记得,怎么?”陆斐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紧接着便听谈老先生沉声道:“林明谈死了。”

        陆斐下意识说了句:“什么?林明谈死了?”

        她实在是有些震惊。

        怎么会?

        谈老先生道:“是,就在三天前,费尔学院同卡洛夫共和国前来交流的学生代表团进行了一场友谊赛……林明谈……就死在这场比赛里。”

        “后续经过调查,断定对方是过失……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我就是听说这孩子同你有过婚约?……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去问问当天在场的学生吧。”

        陆斐的心提了起来。

        林明谈怎么可能会死在这种友谊赛里?

        怎么可能?

        费尔学院最优秀的那一批人才,被盛钺提前看中定下来的林明谈,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她的心其实挺硬的,往日里能把那狗仙师活活刮死也不手软。

        但是林明谈毕竟与她无冤无仇,那天聊的还挺投机,对方还对她有一点好感……

        这样的人突兀地死掉,让陆斐一时半会真反应不过来。

        等到谈老先生挂断电话,陆斐这才站起来。

        涟懵懂地看着她。

        她沉声哄了句:“乖,等姐姐回来。”

        接着便去找了陆玉签。

        “林明谈?死了?”陆玉签眉头一皱。

        他俩毕竟一起遭的罪,信息对等。

        陆玉签蹙眉想了想,半晌,突然问:“之前我们是不是还曾怀疑过林明谈动手暗害你的可能?”

        这么一来,林明谈的嫌疑就少了一大半。

        但是问题是……陆斐说:“我想去查查他到底出了什么事。”